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加強學習品質管控 落實以學生學習為核心-專訪教育部長吳清基
文/陳曼玲
圖/梁志明

今(98)年9月10日甫接下全國教育大家長的重擔,新任教育部長吳清基一上任便面臨大考分發門檻降低、大學生素質低落、招生缺額過多,以及退場機制等棘手難題,他如何接招?

民國79年即進入教育部服務,從司長一路做到政次,現又高升部長,個性圓融的吳清基不僅力求人和政通,對教育的專業與執著亦不在話下,他於接受《評鑑》雙月刊專訪時表示,教育部長只是「跑龍套」的,教育應以「學生」的學習為核心,落實學習品質管控,透過評鑑引導大學重視學生學習成果。

吳清基並透露,政府也將研擬跨部會修法,鬆綁大學人事相關法規可不受採購法限制,以利公立大學延聘國際級大師來臺任教,提高學校與學生的競爭力。未來公立大學可朝整併與轉型發展,私立大學則根據教育部所訂的退場轉型標準作業程序,解決缺額過多問題並提升品質;他更堅定認為,加速開放陸生與外籍生來臺,有助減緩招生缺額的衝擊。

以下是專訪紀要: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您出身三級貧戶仍能苦讀獲得高學歷與高成就,對照當今少子化的環境大學生卻素質低落,您有何看法?

以評鑑引導學校重視學習成效

吳部長答(以下簡稱答):教育是促進一個人向上流動的重要力量,儘管今天大學數量已經太多,進大學變得很容易,但開了入學的大門也要懂得關畢業的後門,不能讓孩子畢業出來卻素質低落,一定要做好品質管制與學習成效的管控。教育部會要求各校訂定新生入學標準與全校畢業門檻,同時建立學生核心能力指標、教學評鑑、學習評量機制與淘汰制,這些都將納入系所評鑑項目。

教育部也會根據師資質量考核指標,督促大學教師授課內容應與專長相仿、學術發展與指導論文的面向也應相符,最重要的是加強學生起點行為、學習過程與學習結果的掌握,並且建立學生學習檔案,甚至對學習不佳的學生做預警、輔導與追蹤,同時建立畢業生資料庫以追蹤其流向,再透過大學校務評鑑、系所教學評鑑及其他各類獎助計畫,引導學校進行學習品質管控,檢討自我定位、發展特色。

教育應以學生學習為核心,行政只是手段,教育才是目的,前教育部長毛高文曾說,「那怕你做到部長、廳長或局長,都只是跑龍套的,真正教育的主角是課堂上師生的互動。」教學可直接改變學生的學習成長,讓孩子受惠,透過校務評鑑與第二輪系所評鑑引導大學重視學生學習成果,是正確的方向,認可制評鑑並可進一步協助一般大學瞭解優缺點,進行改善。

進用國際特殊人才應修法鬆綁

問:除了教學,您特別將發展國際一流大學及頂尖研究中心列為優先施政重點,您認為國內大學的研究力還有哪些提升的空間?

答:臺灣教授的薪水只有香港的三分之一、新加坡的二分之一,以如此少的經費,臺大今年還能排進泰晤士報世界大學排名第95名,我認為很了不起。而且它在生命科學與生醫領域為45名,工程學與資訊科技領域為47名,自然科學51名、社會科學58名、藝術人文領域60名,成績都相當不錯,政府應該給予更多鼓勵。

儘管現在大學已經可以用校務基金發給教授高薪,彈性聘用人力,但大學多捨不得用,日前在一場總統與國策顧問、中研院院長、國科會主委、行政院政務委員及多個部會首長座談的會議上,曾討論到修改科技基本法施行細則的可行性,希望將預算與公務經費鬆綁,使大學聘用國際特殊人才可跳脫政府採購法的限制,並免除固定薪資的規範,以更有助於提升國家的科技競爭力。

研究評鑑應以「質」取勝
校友表現也可評鑑

另外,研究成果不能只以量取勝,應更重視質的指標,發表50篇沒有影響力的論文還不如鼓勵大學只發表5篇真正能夠廣被國際引用的高影響力論文。研究也不能只看論文表現,應多元評量,對社會與產業的貢獻度亦很重要。例如專利的數量有多少?能增進企業多少產值?產學合作成果能帶動多少經濟成長?高教體系與技職校院的研究評鑑重點也應有所區隔。

當然,大學還有一項任務就是社會服務。例如大學提出好的理念與思維,讓社會受到震撼與影響;或經由研究為社會把脈,做為政府決策的依據;或為產業界診斷,提出策略方案,這些都是大學對社會的貢獻。校友的社會表現也是學校好壞的重要指標,可以另外進行評鑑,但傑出校友的定義與標準、評鑑指標與方法等,都應該先協商得到共識。

系所評鑑成效佳
評鑑中心努力獲肯定

問:您對大學系所評鑑實施的成效滿意嗎?

答:評鑑就像健康檢查,可以幫助學校診斷問題,若診斷結果顯示健康情形良好,競爭力就會增強。我發現這幾年大學面對評鑑都很用心,還會先做自我健康檢查,這是正確的方向。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協助教育部所做的系所評鑑,在客觀性、公正性與效度上都很值得肯定,受到的質疑很少,所做的世界大學排名在國際上也逐漸受到重視,最近推出的大學選校互動系統亦是很好的設計,或許還會吸引大陸跟進學習。

減量以求質升
謹慎處理退場問題

問:大學教育品質與數量息息相關,您如何看待大學數量過多以及退場問題?

答:教育部即將推動各大學招生名額逐年調降百分之二的總量管制措施,目的即在減少數量以追求品質的提升,且不要讓缺額集中在少數學校,減緩退場的衝擊。憲法保障私人興學,所以教育部不會用強制手段逼迫任何私校退場,而會審慎處理,希望大家化危機為轉機,永續經營,但因大環境改變而退場是不得不面對的問題,學校也必須面對招不到學生的事實。

因此,教育部對於公立大學,可以靠著推動整併與轉型發展來減少學校數量,留下來的公立大學必須發展特色;對於私校則扮演監督、輔導的角色,針對有意退場的學校會訂定退場轉型的標準作業程序,並要求其提出維護教職員權益的配套措施。
 
要不要關門在自己
招收陸生與國際生是轉機

但我要強調的是,雖然臺灣的招生愈來愈險峻,但只要學校能好好經營有特色的科系,孩子即使愈來愈少,也可以創下招生佳績,像文藻外語學院就是一例。因此,學校要不要關門還是在自己,你不提升、不發展特色出來還是不行。危機就是轉機,就看怎樣去因應,如果沒有招生困難,學校就不會想要突破。希望大學校院面對少子化的困境時能夠絕處逢生,自己提出創意經營策略。

此外,我認為開放陸生來臺與招收國際學生對國內大學也會有很大幫助。臺灣的大學缺額一年頂多7、8萬人,但大陸一年有一千多萬名學生,只要一年有5萬、10萬個人願意來臺,大學缺額一下子就被填補掉了。因此,建議國內大學校院應擬定大陸交流計畫,主動出擊,教育部也會在立法院提出有力說帖,讓大家放心採認大陸學歷。同時,臺灣的資訊、光電、工程、機械、營建、生醫、農業、金融管理、文創產業等領域在國際上也都很有競爭力,如果大學可以多多開設全英語教學的課程,將更有助於招收國際學生。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