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對校務評鑑的四個期待
文/劉維琪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長

教育部預定2011年辦理大學校務評鑑,距離上次2004年實施的校務評鑑時隔七年。這七年之間,整個高教環境出現許多重大變化,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少子化的衝擊;而香港、大陸、韓國等亞洲鄰近國家的大學快速發展,使得大學的全球競爭日趨激烈;加上社會對大學生「學用合一」的呼聲愈來愈高,要求大學改變的內外部壓力紛至沓來,這些巨變促使大學評鑑再也不能以舊思維、舊方法來進行。因此,對於兩年後即將到來的校務評鑑,我個人有四個期待。

要聚焦 不要大拜拜

第一個期待,希望校務評鑑能夠有所聚焦,不要變成大拜拜。過往許多評鑑為了一舉達成各種不同的功能,涵蓋的指標既多且雜,甚至在民意代表與各種利益團體殷殷關切下,評鑑機構也一一呼應各方請求不斷擴增評鑑項目,導致整個評鑑失焦,形同沒有重點的大拜拜。

個人認為,要使此次校務評鑑擺脫大拜拜的窠臼,不妨聚焦在三個重點;一是學校應該強調自己的定位,根據定位做好策略規劃。每所大學都有它獨特的條件,包括地理位置、歷史背景、招收的學生等,應該根據各自條件與外在環境的變化,做好自我定位與策略規劃。這需要經過全校師生長時間的討論,此次評鑑應該檢視學校凝聚共識的程序與過程,而不是只呈現最後的表面文章,淪為一場作文競賽。

第二個重點是,校務評鑑應該集中在學生學習成效(Student Learning Outcome, SLO)的評量上。學校想培養什麼特質的人才、應該具備哪些核心能力、施以何種課程,才能培育出有競爭力又學用合一的學生,這些不僅僅是策略規劃的一環,學校還必須能訂出評量學生學習成效的標準,以及對於評量的結果如何處理有所交代。屆時校務評鑑應檢視學校有沒有建立這個評量機制,包括擬定相關辦法、所採用的學習成效評量方法以及執行流程等,都將屬於被評鑑的一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兩個重點又牽涉到學校的治理機制是否健全,在公立大學指的是校務會議與各種相關委員會有無發揮應有功能,在私立校院則另外包括董事會與學校之間的關係能否確實釐清。因此,大學治理機制也應是未來校務評鑑的重點。

要整合 不要只看功能別

第二個期待,期望此次校務評鑑要看學校的整合機制,不要只看功能別。大學確立自我定位與經營策略之後,學校應整合各部門資源,齊心齊力朝共同的目標努力;並透過教學、研究與學生學習成效,達成辦學使命與建立學校特色。校務評鑑應該綜覽學校經營的全貌,而不是切割成教務、學務、總務等一個一個的單位,個別去看單一功能做得好不好。

此外,並不是所有大學都需要全功能的發展,例如2004年校務評鑑項目中的國際化程度與推廣服務,就有它適用上的條件限制,若硬將相同的評鑑項目與權重套用在所有大學身上,等於是以同一把尺衡量不同特色的學校,強迫每所學校都要發展成一個樣子,這是值得商榷的。2011年的校務評鑑宜避免從功能別來評鑑學校,但可開放各校將值得受評的項目自行納入,如此大學將更易發揮自我特色。

要動員學校與學院 不動員系所

第三個期待,要動員學校與學院,不動員系所。校務評鑑與學校整體的教學研究有關,校方在策略規劃以及學生學習成效評量機制的訂定上,都應先以校為主體、院做配合,評鑑時也將著重在校方與學院間的互動,以及學校如何整合學院的力量,完成相關的策略規劃與評量機制。

也就是說,校務評鑑看的是學校到學院的層級,重點在規劃;而後續如何進一步落實到系所層面,則將留待第二輪系所評鑑再行檢核。

評鑑結果要有鼓勵性 兼具附加價值

最後一個期待,期望評鑑結果應該鼓勵大於責備。現在系所評鑑,認可結果分為「通過」、「待觀察」與「未通過」三種,但對以全校為受評單位的校務評鑑來說,應該可以容許用更鼓勵的方法來看待學校的評鑑結果。試想,若有大學只是校務行政被評「不通過」,難道就要全校停止招生、關門退場嗎?這似乎不是個合理的作法。未來校務評鑑雖然仍採認可制,但評鑑結果可改採其他呈現方式,例如改為「優良」、「通過」與「待改進」等,而不必再有「不通過」的結果。

至於評鑑報告的內容,我盼望2011年實施校務評鑑後,各大學不只透過評鑑報告得到評鑑委員的改善意見,高等教育評鑑中心還可進一步為受評大學提供加值服務,根據學校的定位進行質量分析與整理,為學校找出適當的標竿學校,以及未來可行的發展路徑,也就是建議學校應該透過何種努力,才能實現其自我定位的目標。期待兩年後,這個願望可以付諸實現。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