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談大學評鑑
文/周昌弘
  中央研究院院士
  中國醫藥大學講座教授兼生命科學院院長

大學評鑑的目的是要提升大學校院的品質,使不符教育品質的系所有改進的機會。有公信力的媒體或評鑑機構,甚至將世界上的大學排名,以示其辦學良窳。在追求學術卓越與國際排名的過程中,評鑑工作自不能免。教育部遂在三年前籌設「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以評鑑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轄下的大專校院及師範體系下的校院。另請「台灣評鑑協會」評鑑技職體系的科技大學、技術學院及專科學校。

近三年來,評鑑的工作雖引起一些爭議,但教育部仍貫徹此政策,逐年修改評審之內容與程序,務使評鑑工作做到公平、公正、合理,及具可信度,進而提供教育部做為提升全國大學教育品質的依據。

學校虛心檢討
有助追蹤評鑑通過

個人雖未直接參與評鑑中心實地訪評工作,但也參與該中心的一些事務,對評鑑的過程也相當瞭解。有些大學能藉評鑑結果大力改革,但有些學校對評鑑的過程與結果卻大為不滿,甚至嚴加批評。有些批評有道理,有些批評則是相當主觀及情緒性的,有理者應虛心接受,力求改進。評鑑的結果分成三級:「通過」、「待觀察」及「未通過」。除「未通過」之級令人難過外,其他二級都被列舉缺失及其建議。若學校能虛心接受加以改進,被評為「待觀察」者,於次年的追蹤考核就很容易通過。被評為「未通過」者,還可以提出申訴,再由獨立運作的申訴評議委員會進行審議,我相信是相當客觀的。

個人對評鑑政策不予置評,但對評鑑的內容及作業過程則提出如下看法以就教學界。

為何要評鑑?

臺灣共有173所高等校院(含專科學校),這麼多的大學是全球大學密度最高的地方。然而,173所大學校院是否達到一定的水準,大家都心知肚明。個人認為至少有30%的系所是不理想的。過去,教育部對成立大學校院或改大之標準過於寬鬆。來自財團或某些政治及社會各界的壓力,國立大學、私立大學及技術學院遂普遍設立。大學普及化的目的達到了,但大學之品質卻隨之下降,浪費國家龐大的教育資源。

我曾任教過臺灣大學、臺灣師範大學、中山大學、屏東科技大學及中國醫藥大學,並曾擔任過行政主管多年,瞭解高教、中教及技職體系之學校結構及體質。國立與私立大學在教育資源的取得是不同的。臺大、清華、陽明、交大、中央、中山及成大等,接受五年五百億的特別補助,學校經費充沛。但其他大學則須靠各種評比才能獲得教育部或相關部會的補助。大學愈多,教育經費就愈被稀釋,當然教育品質就要低落。臺灣大學為進入百大之列,在十多年前就進行各系所之教師評審並做自我評鑑,在教師評審上很認真的實施,使表現不佳的教師能適時地退場或轉行。這對年輕人的生涯規劃是有幫助的。所以,大學評鑑的制度恐怕是時代潮流之趨勢。評鑑的重要性及意義早就有許多人撰文,我不再贅言。

大學評鑑做得公正、公平及合理嗎?

教育部為做好大學評鑑,請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及台灣評鑑協會分別執行高教及技職體系校院的評鑑工作。不管評鑑中心或台評會,教育部均要求他們要做到完全公正、公平及保密的程度。評鑑中心也要求所有訪評委員必須達到此要求。

舉例言之,本校(中國醫藥大學)在5月中旬完成三梯次的評鑑工作,弄得學校人仰馬翻,但看到全校各系所師生同仁團結一致為爭取榮譽而不辭辛勞、徹夜不眠,此精神難能可貴,也促進該系所之向上提升機會。評鑑過程之保密做得滴水不漏,訪評委員之名單也都當天才知道,保密之徹底,令人折服。訪評委員為達到完美,也以近乎苛求的方式來做深入評鑑。絕大多數的委員都非常仔細地讀完所提供的資料,並近乎以雞蛋裡挑骨頭的方式來找問題。有些學校主管要求系所全力以赴,詳細寫報告,並一次再一次的自評及預評,學校也盡量滿足系所提出的要求。

然而,某些學校卻相當不在乎評鑑事宜。評鑑資料太單薄、欠詳細。訪評委員所提之問題又無法釐清,加上訪評委員與教師或學生訪談時,教師大吐苦水與學生反彈聲四起,這些反應不乏國立大學。這些舉措,讓訪評委員很難過,要想讓他們過關也難。

有的訪評委員為「愛之深,責之切」,對受評學校做出相當嚴格的要求並提出改善系所的意見如師資結構、設備及環境。因此,該系所雖被評為「待觀察」是有道理的,逼使學校必須面對問題加以改進。爰此,個人認為評鑑是提升系所最好的機會。相反的,學校當局反而對通過的系所不特別重視,而忽略再進步的可能。有些評審結果雖然通過,但報告書內容卻有不少希望學校繼續改善該系所的建議。個人認為,訪評委員大多是做到公平、公正及合理的境界,若偶有出現極少數的訪評委員被人非議,評鑑中心宜特別注意,加以調整。

系所發展目標及特色
未能配合學校發展目標

評鑑中心訂出的五大評鑑項目之一是「系所發展特色與目標」,它是否與學校發展目標吻合。有些學校成立或改大以後,其目標並不明確,更罔論系所須具有目標與特色。

在延攬的教師方面,也沒依該系所之發展目標以建立特色,而是東拼西湊以達到教師人數,甚至還達不到,生師比也過高。這些系所被評時,當然很難過關。有些學校自主性較強,朝向一系多所的目標及特色發展,這是一個很好的制度。但在現階段,該系所之教師結構及分配卻難吻合一個獨立系所運作所需要的師資人數。在此方面,建議教育部修正,以使某些優質學校能自主性的發展該系所,使其特色彰顯出來。

系所專業師資之資質良莠不齊

某些學校系所之師資是不足,且專業未盡理想。以一流國立大學而言,有一些少數的系所其專業師資不足,因此做校內合聘或校內外合聘,或借調的方式。這固然可以解決一時之困難,但應在二、三年內尋合適的師資以補充之,否則成立三年後,再不能聘到專業的師資則難以教人信服。這種系所若發展有困難,學校也可以藉評鑑之結果加速該系所之整併或轉型,甚至停招、停辦。學校碰到這些系所則必須積極地輔導、改善,使該系所能站起來。

尤有進者,師資之不足也直接影響生師比,影響學生的權益。學生一年繳那麼多的錢,不能接受好的教育,學校是要負責的。

課程內容直接影響學習效果

大學校院各系所之課程內容是依據系所發展目標與特色而定,如果前項(師資)不足,怎能發展出好的課程內容。教師的專業與課程內容環環相扣,有好的師資都不一定能教出好的學生,沒有好的師資是絕對教不出好的學生。

最近國內有些大學的董事會,非常努力且相當支持學校,學校也力爭上游,因此這些私校已直追國立大學。這是好的現象,美國最好的大學大部分都是私立大學,如哈佛、史丹佛,及約翰霍普金斯等。我也希望教育部多多鼓勵那些努力辦學的私立大學得到國家經費的支持。

教師研究之表現非系所評鑑重點

本次大學評鑑並不太著重教師之研究表現,主要是著重教學及畢業後學生之發展能力。有些一流大學沉醉在他們SCI之數量及研究表現上而忽略到教學之品質,致使在與學生的訪談中,學生屢有抱怨,當然會影響評鑑結果。

學生的反應雖只做參考(大多數的評鑑委員不會以學生的反應做為重要依據),但如果學生意見不能在學校自評之建議上改善時,則委員們也會將意見考慮上去。

畢業生的就業與母校的聯繫

委員們對此評鑑項目不是非常重視的,因為畢業生的表現資料很難詳細取得。有些成立很久的學校,畢業生的去向很難掌握。有些剛成立的系所更無法評鑑。然而,此項評鑑之目的,無非是要求學校對畢業生的就業輔導及未來能有所瞭解。

近年來,大學生數目增加,大學畢業生在就業上困難,有高不成、低不就的情形。失業人口遽增,尤其是全球金融海嘯來襲後,許多大學生謀職更為困難。雖然大學教育不完全是職業訓練所,而是培育大學畢業生將來具備面對任何艱難環境時的適應能力,大學所訓練的技藝,並非未來謀職的工具,反而是未來謀職的基本能力。在大學普及化的教育政策下,個人認為學得一技之長的大學教育反而不是最重要的。適應時代潮流,培育適時轉行之能力,洞悉世界潮流,走向人群,與人相處,學習共生共榮及誠信為人的態度,才是大學教育最重要的培育工作。

自評機制完善的大學
建議可免受教育部評鑑

總之,大學評鑑的過程,評者與被評者都相當辛苦,也惹了許多教師的反彈,但評鑑目的是正確的。任何人做任何事,在現今的社會不經過評鑑或評審是很難提升的。當然有少數精英,他不必接受評鑑也可以自己進步再進步,但這畢竟是少數。這些少數的精英或少數的學校有自己完善的自評或自審機制,本來就不必勞駕他人來評。但教育部有一個好的獎懲制度比沒有的好。某些優質的學校自己辦好校內自評或自審,不必依賴教育部的評鑑,以節省國家的資源,希望這個建言教育部能參考。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