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迎接以SLO為中心的評鑑新時代
文/劉維琪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長

拜網路科技發達之賜,現在的學生隨時可以上網取得大量資訊,因應此一新趨勢的轉變,過去以老師教學為本位的教育已逐漸演變成以學生學習為中心,教師的功能開始蛻變為輔助學生學習的角色。

學生學習成效評鑑 國際正夯

這樣的潮流影響了當今的評鑑模式。過去的評鑑傾向以教師教學為中心,較為重視投入面與過程面,臺灣目前實施的大學系所評鑑即是以此為主;現在世界的高教評鑑趨勢則逐漸走向以學生學習為中心的評鑑,更為注重產出面的評量,有關以學生學習成效(Student Learning Outcome, SLO)為主流的評鑑議題,在歐、美、亞等先進國家都引起廣泛的討論。第二輪的系所評鑑預計亦將追隨此一趨勢,改以學生學習的成效為評鑑重點。因此,或許我們可以這麼說,以SLO為中心的評鑑新時代即將來臨。

然而,在迎接SLO評鑑的到來之際,吾人必須先正視一個事實,就是以學生學習成效為主的評鑑其實難度頗高。1999年,歐洲二十餘國主管高等教育的部長共同簽署波隆納宣言(Bologna Declaration),宣示到了2010年時,各國大學都要根據學生學習成效來決定是否承認其所頒授的學位;結果10年後的今天,就在今(2009)年召開的部長會議上,與會諸國卻坦言一年後(2010年)將無法達成此一目標,只能彼此加油繼續努力。

歐洲高等教育品質保證協會(ENQA)副執行長Achim Hopbach最近來臺時亦坦承,德國是最先實施學生學習成效評鑑的歐盟國家,但運作至今仍遭遇相當多的困難。另一方面,美國自1980年代中期即開始強調學生學習成效評鑑的重要,然20餘年下來也無顯著成果。去(2008)年美國「全國公共政策與高等教育中心」出版的報告便指出,美國每年投入數千億美元的高教經費,卻沒有一個州可以提出可信的數據,證明大學生到底學了多少?學得好不好?

學習成效評鑑四大困難

認知差距

由歐美國家的經驗顯示,以SLO為中心的評鑑勢必有其困難之處。個人歸結困難點有四:一是認知問題。SLO到底是什麼,大家的認知有落差。根據臺灣某媒體的調查,大學生自認為最重要的三種競爭力依序為專業知識、外語能力、敬業及負責的態度,然企業界最重視的三大能力卻是學習意願、可塑性及抗壓性。可見雇主與學生之間的認知不同,而學校內部教師之間也可能存在互異的看法,不易形成共識。

如何衡量

二是如何衡量的問題。一般認為SLO可分成四大類:廣博與專精的知識、強健的體魄、良好的品德及應用知識的能力。大凡通識與專業知識學到多少,體格是否強健,或可建立明確易衡量的檢測指標;然品德與應用知識的能力如何衡量,確實令人傷腦筋。儘管已有不少大學嘗試推出不同的衡量工具,但即使是針對知識的檢核,各衡量工具基本上仍有其侷限性,並不能全國一體適用,更遑論品德或應用能力的檢測了。

教授支持度

三是教授不支持。過去許多大學教授認為,評鑑是學校的事,與自己無關,教師只要負責教書就好;所幸經過第一輪的系所評鑑之後,錯誤的觀念已在轉變,許多教師都深切感受到,唯有師生共同投入評鑑,才能有助於系所辦學品質的提升;而將來也唯有師生共同參與SLO的評量過程,才能解決前述的認知差距與衡量問題。

行政支援

第四個困難則是沒有足夠的行政支援,以致無法進行相關資料或數據的蒐集,難以發展出適切且有效的、以學生學習成效為主的評鑑方法。

破解困難的兩大解決方案

誰訂標準?

儘管橫阻在眼前的挑戰不少,個人認為SLO評鑑並非不可行,若要畢其功於一役,宜先解決兩大問題。一是誰來訂SLO標準?二是誰來評鑑?針對第一點,個人主張學生學習成效的定義與標準,不必由評鑑機構統一規範,而應由學校教師、學生、業界共同參與討論,逐步形成共識。此非一蹴可及,剛開始時不必為了追求完美而訂得過於複雜,不妨先確立大方向,再逐步精緻化即可,評鑑機構則可在過程中給予必要的資訊與協助,但應以尊重學校建立的共識為最高指導原則。

誰來評鑑?

至於誰來進行SLO評鑑,除了評鑑機構出動評鑑委員同儕訪評之外,個人認為雇主與學生代表亦可參與。雇主可以從就業市場選才的觀點來看,學生則可從學習本位「主人翁」的觀點來評之。目前歐洲已有國家邀請學生代表擔任評鑑委員,據說成效不錯,頗值得國內學習。

另一方面,大學亦可組成自評委員會進行SLO自我評鑑,如果組織與制度面運作良好,成效亦佳,或許主管機關就可授權該校自評,免再接受外部評鑑,評鑑機構僅需負責監督即可;但若大學尚無法建立完備的SLO機制,則仍應藉由評鑑機構的外部引導,直至逐步建立SLO特色為止。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