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臺灣高等教育評鑑認證國際化
文/劉曼君
  中華工程教育學會國際關係處副處長兼辦公室主任
  陳延平
  國立臺灣大學化學工程學系教授
  兼中華工程教育學會代理秘書長
圖/中華工程教育學會提供

國內高等教育評鑑工作自21世紀初起進入嶄新局面,「專業化」是此一發展的重要特徵及訴求。過去評鑑多由教育部委託大學校院辦理,二、三十年來,此項工作是我國高等教育之所以能維持品質的磐石。近五、六年,因應國際高等教育品質保證趨勢,教育部鼓勵由專業團體執行評鑑(evaluation)及認證(accreditation),以強化審查結果的中立性,同時藉此提升評鑑認證的品質及專業性,這項改變實為臺灣高等教育評鑑史的轉捩點。

當今國內執行大學校院評鑑及認證工作的專業團體主要有台灣評鑑協會、中華工程教育學會(IEET)及教育部與大學合組的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經過幾年的耕耘,國內的評鑑認證工作已逐漸專業化,那麼下一個發展方向為何?當國內大學校院積極追求國際化的同時,評鑑認證團體是否也該朝國際化發展?

推動評鑑認證國際化的三大目的

國內評鑑認證制度實已逐漸朝國際化發展,高等教育評鑑中心於2005年成立,至今已成為二個國際高等教育品保組織INQAAHE及APQN之正式會員。另外,大學校院系所紛紛申請國際組織認證,如商管領域方面,多所大學的商管學院,皆已獲國際商管學院促進協會(AACSB International)的認證。再者,如IEET所執行工程及科技教育的認證機制現已獲國際工程教育協定Washington Accord所有會員認可。醫學方面,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MAC)也積極爭取美國教育部國外醫學教育與認可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Foreign Medical Education and Accreditation, NCFMEA)對我國醫學院評鑑機制的認可,謀求國內醫學院學生的權益。

據筆者觀察,推動評鑑認證國際化的目的可分為三點:追求評鑑認證卓越、監督評鑑認證團體、促使臺灣高等教育受國際認可。這三點可為獨立的目的,但也可被視為三個漸進階層。

追求評鑑認證卓越

我國已耕耘高等教育評鑑制度三十年,對高等教育的影響甚廣。這期間評鑑制度也歷經重大變革,例如高教體系評鑑結果近年來已由等第制轉為認可制。這些改變很多是因應國內高等教育的現況及發展而有所修正,但也有相當幅度是受國際趨勢影響,如美國已有超過百年執行認證的歷史,其經驗常為他國所借鏡。一旦臺灣評鑑認證團體與國際接軌,藉由參與國際組織的定期會議及與其他會員的交流,可以瞭解國際最新發展及趨勢。這些活動都是提升我國評鑑認證內涵、深度及層次,促進國內的評鑑認證與國際同步的重要元素。

從另一方面而言,評鑑認證是專業性的工作,執行此項工作的專業團體本身必須持續改進,以維持其專業,而持續改進的重要方式之一即是增加國際評鑑認證專業知識。對評鑑認證及執行該項工作的團體而言,與國際接軌,是追求品質卓越的必經過程。

監督評鑑認證團體

評鑑中心劉維琪董事長於2009年1月份的評鑑雙月刊<誰來監督評鑑中心>一文指出,「讓本國的高等教育品質認證作業能夠得到他國的承認與認可,不僅是國際間高等教育品質保證的必然趨勢,也是未來臺灣推動大學評鑑所面臨的真正考驗......評鑑中心......下一步就是推動整個評鑑認證機制能夠獲得國際相互認可。唯有達到這個目標,監督的效益才能真正產生。」

劉董事長的遠見指出,國內評鑑團體不僅以成為國際組織成員為目標,更應進一步推動我國評鑑機制取得國際認可,如此始能藉國際組織監督國內評鑑認證結果的公正客觀性,而這也的確是我國評鑑認證制度未來應發展的方向。除了教育部的監督外,專業評鑑認證團體一旦與國際接軌,無論是加入國際組織或與他國簽署國際協定,便受該團體監督。

任何具規模及歷史的國際團體一定有相關規章管理及監督會員,而為維持會籍,國內評鑑團體也須持續滿足該組織的要求,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彼此評鑑認證機制必須持續維持實質相當(substantially equivalent)。例如IEET如今已為國際工程教育認證協定Washington Accord之正式會員,因此每6年會有3個國家組成的觀察團,到臺灣觀察IEET認證制度是否維持品質。相對的,IEET也有義務監督其他會員國家的工程教育認證制度。有了這一層的國際監督,國內評鑑認證團體及其所執行的審查才更能為學校及社會大眾所信服。

促使臺灣高等教育受國際認可

國際上對「認證」一詞已有明確的瞭解,若國內大學校院系所取得國際認證,對國內高等教育國際化將有加持作用。若沒有國際認證的區別證,國際人士則將無從瞭解,我們也就無法將國內高等教育推展出去,也因此具有實質影響力。國內通過AACSB認證的商管學院,有如貼上一正字標籤,在向國際宣傳時,其教育品質自然受肯定。

我國評鑑認證團體與國際接軌也攸關我國大學校院系所及其畢業生的權益。例如,IEET所進入的國際組織Washington Accord,目前有12個正式會員,5個準會員。Washington Accord的短程目的,在透過會員彼此認定認證機制所通過的認證系所之畢業生,以推展長程的目的,也就是專業工程師的流動(engineer professional mobility)。IEET成為Washington Accord會員,代表國內大學畢業生未來有機會取得他國專業工程師執照,以跨國執業。在全球化的世界裡,這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國內的大學校院系所畢業生若未通過IEET認證,其畢業生就無法享受相關權益,未來在謀求國際專業工程師執照及工作時將明顯受限。也因此,從學校、畢業生、甚至移民公司為協助其客戶取得技術移民,都相當重視IEET認證的資格。

評鑑認證團體須證明與國際同儕實質相當

國際組織/協定在審查新進會員過程中所著重的部分為評鑑認證機制的內涵及在其國內所扮演的角色。具規模的國際團體都有詳細的入會辦法及程序,基本上會要求各國評鑑認證機構提出詳細的自我評估報告,同時,國際團體也會派員來臺觀察執行評鑑認證的程序。這些過程是為確定我國評鑑認證機制不但具品質且與國際同儕實質相當。

更進一步而言,我國專業團體須能證明:評鑑認證機構之獨立性、評鑑認證機制之成熟度及評鑑認證結果之公信力。

評鑑認證團體須為全國性、非營利、獨立之民間機構

國際上執行高等教育評鑑認證的機構多為非營利之民間組織,且須具備營運所需的人力及資源。同時,此一機構必須為全國性的單位,其審查結果具代表性。另外,最重要的是,此機構必須獨立於政府、大學校院及公司團體。這一點在國際認定上可謂是最重要的考量,因為關係到審查結果的獨立性。若評鑑認證機構的審查結果受任何單位的影響,便無法建立其公正的形象。

甚至有些專業領域的國際組織要求申請者必須是其國內唯一執行相關領域教育評鑑認證的團體,以確認其代表性及避免造成認定上的糾紛。

評鑑認證機制須完整、公開、成熟及透明

國際上要求評鑑認證團體的審查機制必須完整、公開且透明,這包括高標準的專業、倫理及客觀性;自願性而非強制性參與;完整、適當且足以評估高等教育環境(及專業領域)的審查規範/指標;完整的作業程序,包括審查週期,書面審查及實地訪評及判定審查結果的程序;具專業領域知識及經驗的審查委員,且審查委員必須受過相關評鑑認證工作的研習。同時,評鑑認證機制亦須具成熟度;必須已執行過一定時間,且有相當數量的教育單位接受過完整的審查。

評鑑認證結果須公正客觀,且用於系所持續改善及專業認定

評鑑認證結果除須公正、客觀外,其用途也是國際組織/協定所相當關心的部分。整體上,評鑑認證結果主要是用於受評單位的持續改進。對於專業領域的評鑑認證而言,審查結果也與專業執照考試有關,通常是檢視考照者學歷背景的工具。也因此,相關領域專業人士對教育評鑑認證工作非常關心且積極參與,因為此工作攸關該專業領域未來人才的素質。

國內的評鑑認證結果與教育部政策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甚至可為社會焦點。不理想的評鑑認證結果有可能導致減班、學雜費調整受限等。這種情況與國外團體的常規不同。國情不同,對評鑑認證結果的使用會不同,但在與國際接軌的過程中,這恐將是一項考驗。

引領大學教育發展國際化 評鑑認證團體任重道遠

雖然評鑑認證機制不直接訂定課程內容,但評鑑認證制度怎麼走,大學教育便會怎麼改變。美國的大學校院系所在修改課程的過程中,也因而必須考量評鑑認證規範的要求。當然,評鑑認證機制也必須因應大學教育、專業領域發展而隨之改變,以維持其「適當性」(relevance)及與教育單位的關係。與國際接軌,並非單向地引入國際思維及作法,更重要的是,透過我國評鑑認證機構積極參與國際組織工作,臺灣也能分享我國的優勢、價值觀,帶領國際發展。也因此,評鑑制度若能與國際接軌,對我國高等教育的國際化及品質提升是有影響力的。

評鑑認證團體應該走在教育發展的前端,像雷達般,將國際高等教育趨勢傳送回國內,並擔任船舵,引領我國高等教育朝國際化發展。這是國內評鑑認證團體的考驗、義務、責任,更是機會!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