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退場機制市場化 評鑑結果應脫鉤-專訪教育部高教司長何卓飛
文/陳曼玲
圖/張明華

低分錄取與招生缺額所引爆的大學存續及素質問題,是近來國人最關切的話題之一,教育部高教司司長何卓飛接受《評鑑》雙月刊專訪時,不但強調系所評鑑作為大學品質把關的重要性,也主張退場機制應該「市場化」,不再與評鑑結果掛鉤。對於出現經營危機的大學,教育部也已組成專家諮詢小組並編印「退場手冊」,希望協助大學度過難關。

以下是訪談紀要: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今年大學出現超低錄取門檻與嚴重缺額,外界多將矛頭指向大學設立太多,並憂心大學生素質低落,請問您如何解讀這個現象?

何司長答(以下簡稱答):高等教育從菁英化走向普及化,最大的好處是提供大量入學機會供民眾選擇就讀,比起過去只有30%的錄取率,現在的高錄取率讓後面70%的孩子有機會接受更高的教育,中下階級子女可以向上流動。從這個角度看,大學多難道是壞現象嗎?而且現在的學生必須學習更多知識和技能,我不認為前30%的學生素質會比從前差。
 
脫離指考分發
實用型大學宜改變招生方式

至於部分大學的錄取門檻太低以及低分學生的素質問題,就牽涉到大學的功能與定位。大學多元化的時代已經來臨,各大學必須根據功能與性質進行分工、分類,例如「研究型大學」強調研究,介於研究型與實用型之間的「教學型大學」可強調教學,學術傾向沒這麼好的則走「實用型大學」路線,強調學生的操作能力,不需要這麼高深的學問,也不需強化智育取向。

但目前大學指考成績是單一智育取向,當然對於具實務取向能力的考生不利與不公平,所以我們應該檢討現在的考試制度,實用型大學的招生考試應該多元化,針對所招收的學生特性去設計獨特的考試方式與考試內容,未必要參加指考分發。

問:教育部會要求這些缺額過多的大學改變招生方式或各自單招嗎?

答:招生考試本來就是大學自己做決定,只要把招生辦法報部就OK,但問題是很多學校連自己的定位都不清楚,也沒有分析自己學校在國內大學所處的地位,仍堅持走學術路線,則在少子化的趨勢下,當然無法與傳統大學競爭。

課程、內涵、師資配套應一併調整

且這不只是招生方式的問題,這些大學不能只改變招生方式,連整套課程都必須改,整個系所內涵都要轉型,包括系所名稱與課程名稱都要檢討,以及有無協助師資轉型的專長培育計畫,所有轉型的配套措施有沒有規劃好;這些都是一整套的,不是重新擬個招生計畫就可以解決問題。像今年有兩所大學重新辦理單招,結果分別只招到40人與63人,情況很不理想。因為大家都認為他們換湯不換藥。

如果系所課程沒有轉型,還是用學術走向的內容來教學,學生願意讀嗎?民眾與家長會去判斷個人所付出的教育投資值不值得,這類大學應該趕快成立危機小組,檢視學校的地位和定位,另外走出一條路來,否則若到了明、後年招生還是沒有改善,很可能就撐不下去了。

評鑑未過 學校應檢討辦學目標與教學措施的一致性

問:有大學將招生困難的原因怪罪於系所評鑑被評為「不通過」,批評評鑑對新設私校不公,您怎麼看?

答:學校評鑑結果不佳最應該怪的是自己,為什麼那麼多私校同時受評,唯獨幾所被評成這樣?評鑑委員不會無緣無故讓系所不通過。系所評鑑是根據系所自訂的教學目標,檢視系所的相關措施與配套有無符合目標、有無自我改進機制,是做自我比較,不與他校相比,所以評鑑結果欠佳的學校應該深自檢討,不應怪評鑑機制。

儘管評鑑對於新設學校來講,壓力或許大了點,但學校在訂定教學目標、措施與相關方案上有無一致性及落實自我改進精神,才是評鑑能否通過的關鍵。況且並不是所有新設私校都表現不佳,同一時期設立的私校,也有表現很不錯的,因為學校肯投入資源,聘請足夠的師資,學生都能感受得到學校辦學的用心。

評鑑結合退場 扭曲評鑑目的

問:大學招生已經嚴重不足,教育部將評鑑結果結合退場機制,要求評鑑不通過的系所減招五成的政策,是否需要重新調整?

答:我個人並不贊成評鑑結合退場機制。教育部當初推動評鑑,本來不是拿來當退場用,而是單純做認可,希望促成大學改善教學品質,讓學生能真正獲益,所以改進的目的是最重要的;但因近年大學數量增加,大學生畢業後未必能獲得社會認可或順利就業,民眾便開始質疑政府,為什麼要讓品質不好的學校繼續存在?教育部在兩難下才產生所謂的退場機制,將評鑑結果外加上退場機制的目的。

但我個人認為,評鑑最好還是不要外加目的,否則就失去讓學校改進的意義,扭曲了評鑑原來的目標,造成學校的不信任與質疑。現在這個問題蠻大的。而且評鑑結果一公布,市場自然就會有機制加速學校的退場,根本不需要教育部著力,像一些96年度上半年評鑑結果不佳的學校,教育部這次都還來不及減招,招生缺額就高達七成以上,比教育部減五成的幅度還要大、速度快且更有效。

所以,是「市場」在決定學校的退場,我個人傾向退場機制應該「市場化」,由市場決定就好,讓評鑑回歸評鑑,如此學校才能真正重視評鑑,教育部也不用兩面挨罵。教育部正在重新檢討退場政策與總量規定,高等教育永續發展委員會也在討論相關措施,我個人希望能朝評鑑與退場脫鉤的方向規劃,評鑑不通過的系所不用再被減招,預計年底可以訂出來。

專家諮詢小組 為危機大學把脈

問:對於這些缺額過多、瀕臨倒閉的大學校院,教育部有任何協助措施嗎?

答:我們已經聘請辦學有經驗的退休校長與財務管理專家組成諮詢小組,將逐一前往今年缺額超過五成的學校,協助診斷問題與病因,然後提出可行的建議及改進方向。教育部還會編印「退場手冊」,發給特定學校,當中列出大學可能遭「退場」的警示項目及評估方式,例如財務狀況、招生情形等,提醒學校若達到警示標準,就要特別當心因應,但最重要的還是學校應該組成危機小組,進行SWOT分析。

內控加外控 提升高教品質

問:為挽救大學生素質,教育部有何措施提升高教品質?

答:現在臺灣高教必須從量的提升轉變到質的提升,在內控機制方面,包括學校應建立自我評鑑制度、檢討系所的發展性與社會接受度、課程調整的適當性與師資專長是否符合課程所需。在學生層面,則應注意學生核心能力的培養與檢核及畢業門檻的訂定,如果入學容易,畢業就應該從嚴。

品質管控的外控機制,有很大一部分落在評鑑。教育部已擬定提升高中以上學校學生素質計畫,設定許多項目,但要如何檢核,又回歸到評鑑上,從入學的起點(入學標準)、中間的學習過程(學生核心能力、學生評量、學習成效)到畢業的終點(畢業門檻),都應有管控機制,並且透過下一輪系所評鑑來落實。這也和學校的教學有關。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