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UCLA)自我評鑑機制初探
文/鄭勝耀
  國立中正大學課程研究所/師資培育中心副教授
  John Hawkins
  UCLA教育學院教授暨國際教育研究中心(CIDE)主任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簡稱UCLA)是一所相當知名的公立大學,其中教育、藝術、醫學與電影等領域在歷年的《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大學排行調查中一直高居前五名,而教育領域更多次與Harvard University、Stanford University等私立名校競爭全美第一名的桂冠榮耀。

UCLA的前身為洛杉磯師範學校,於1919年成為繼UC Berkeley之後,加州的第二所綜合型大學,原本沒沒無名,且在UC Berkeley強大的競爭壓力下只能慘淡經營;可是,自1960年加州著名的Master Plan實施之後,加上Charles Young等校長努力的經營,UCLA的學術聲望開始逐漸提升,到了1980年後,UCLA開始與UC Berkeley、University of Michigan及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等傳統公立大學,並列為美國頂尖高等教育學府之一。

為深入了解UCLA學術聲望迅速且持續提升的重要關鍵,本文擬以UCLA自2004年開始進行的機構自我評鑑制度,作為分析與討論該校發展的重要角度,並據以做為提供我國進行高等教育機構自我評鑑的參考。(註1)

UCLA機構自我評鑑流程

目前UCLA正在進行的機構自我評鑑開始於2004年,由當時的校長(Chancellor)與校務副校長(Provost)組成籌備小組(steering committee),以因應「西部各州校院認可學會」(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WASC)(註2)即將於2008/2009年,針對UCLA進行再認可(reaccreditation)的流程,並決定以「學校發展特色」(special themes),做為UCLA繼1998年通過WASC認證後的主要機構發展主軸與願景。

擬定校務發展特色主軸

Robin Garrell與Raymond Knapp兩位教授於2004年12月被任命為籌備小組的主席,而機構認證籌備小組最主要的任務,則在於針對WASC認可指標中「何者對大學發展最為重要?」(What really matters)進行深入的討論,並對學校提出建議。

經過一整年每月一次的討論後,籌備小組提出對UCLA發展學校特色主軸(special themes)的建議,並藉由參加2005年由WASC所主辦「高等教育機構計畫工作坊」(Institutional Planning Workshop)的機會,針對WASC評鑑指標(Criteria for Review, CFR)中的學校經驗基礎(foundation of institutional experience)、教授群的支持(grass roots faculty support)、對教授與行政的領導(strong leadership with faculty and the administration)、UCLA領導團隊全體參與(evident commitment of UCLA’s leaders)與適當的時間規劃(appropriate time frame)等面向,進行更為深入的規劃。

2005年夏季,籌備小組兩位主席、大學課程副校長與認證負責人(Accreditation Liaison Officer, ALO),開始針對機構自我評鑑構想書(Institutional Proposal)的初稿進行修正與再討論,並於2005年10月,由校長與校務副校長針對UCLA校務發展可能的三大主軸:「經由學習的高峰經驗重塑大學生教育」(Shaping undergraduate education via the capstone experience)、「促進跨領域的研究與教學」(Facilitating interdisciplinary education and research)與「使用教育科技來提升學生的學術經驗」(Using educational technology to enhance the student academic experience)等學校特色進行最後確認,並要求UCLA學術委員會(Academic Senate)主席、各院院長與學術長,針對上述三項主軸提供修正意見。

提出機構發展構想書

在經過多次的機構認證籌備小組會議討論之後,經由UCLA校長Albert Carnesale與行政副校長Daniel Neuman同意,於2006年5月正式向WASC遞交機構發展構想書,並開始進行最後一階段的機構認證程序。

展開C&PR與EER評鑑

UCLA因應WASC進行一系列的「容量與準備審查」(Capacity and Preparatory Review, C&PR)與「教育效能審查」(Educational Effectiveness Review, EER),都聚焦在學校發展的三大主軸,並提供相關的資料以供佐證。如針對C&PR,UCLA提供包含三大主軸、組織架構資料與針對1998年認可結果回應等九種相關資料:

1. 三大主軸

(1)主軸一:經由學習的高峰經驗重塑大學生教育。
(2)主軸二:促進跨領域的研究與教學。
(3)主軸三:使用教育科技來提升學生的學術經驗。

2. 組織架構資料

(4)教育效能指標。
(5)策略計畫與預算程序。
(6)學校委員會審查意見。

3. 針對1998年認可評鑑結果的回應

(7)通識教育。
(8)多元性。
(9)表現指標。

而EER則將重心放在如何達成三種機構發展主軸,特別是有關於學生學習、教學與研究的統整(integration of research with teaching)與學生學習成果(student learning outcome)等面向。

事實上,不管是C&PR或是EER,UCLA都提供了相對應的網頁資料與相關研究,不只是為了評鑑人員的審查需要,也為有興趣認識UCLA的社會人士、家長、未來有意申請UCLA就讀的學生,提供豐富的資料以供參考。UCLA機構自我評鑑機制的重要時間與工作項目,詳如表一。

表一 UCLA機構自我認證機制的重要時間與工作項目

UCLA機構自我評鑑機制的助力與阻力

擔任UCLA國際交流學院(International Studies Oversea Program, ISOP)院長長達15年,並先後擔任美國比較教育年會(CIES)理事長、UCLA教育學系主任、教育學院院長及SSCI著名期刊Comparative Education Review主編,且參與多次機構認可評鑑的John Hawkins教授表示,UCLA進行自我評鑑的助力與阻力各有兩項。

在助力方面,首先是包含「學習評估」(assessment of learning)、「系統性結構」(structural aspects)、普遍性的機構資料(common institutional data)與新興的資料來源(new data sources)在內的有效率資料收集與分析系統之建立,接著則是透過從認可籌備小組所主持一系列長時間的機構發展主軸會議來凝聚共識,形成高等教育組織發展的共同願景。

而在阻力方面,John Hawkins認為,美國高等教育學界常將大學教授比喻為「貓」,來說明大學教授不像「狗」一樣容易訓練與駕馭;「貓」很難控制牠行走的方向,所以大學教授間也很難形成共識,與齊心往一致的方向前進;其次,各領域間所共享的機構發展主軸很難在短時間內取得一致的結論,即使透過副校長、認可籌備小組主席、各院院長與各系主任在多次焦點團體討論中企圖凝聚共識,仍會造成大學部教育與研究所教育間目標的衝突、跨領域整合的侷限性,及研究經費充裕與不足科系之間的競和關係。

對臺灣高等教育自我評鑑的三點啟示

UCLA努力將八年為一個循環的program review,與WASC所主導十二年為一週期的高等教育認可評鑑做一結合,建構成2004年至2009年間,為期五年的機構自我評鑑機制,John Hawkins認為可以做為臺灣高等教育的借鏡:

●透過較長時間的願景,共築形成不同高等教育機構間不同的任務分野,也就是UCLA所強調的三大主軸(special themes),可以形成各所大學分工的重要關鍵;特別是2008年臺灣的大學錄取率已經逼近100%,如果臺灣教育主管當局還是不能如加州於1960年代開始所進行的Master Plan一般,將已經超過160所的高等教育機構進行功能分類,over-capacity可能會成為臺灣高等教育的另一重大危機。

●常設有效率的資料收集與分析系統。高等教育評鑑是確保大學品質的重要依據,program review、institutional evaluation與認可評鑑都將是高等教育機構所必須持續面對的議題,如何藉由常設性、有效率的資料收集與分析系統,來幫助提供評鑑與再認可時所需的佐證資料,便成為相當重要的支援系統。

●視認可評鑑為提升學校品質與凝聚共識的重要關鍵。每一循環的高等教育評鑑應具備有三種功能:第一種功能是針對上一循環評鑑結果的重新檢視與缺失修正;第二種功能則在於凸顯該機構現有的特色;至於第三種功能,則是提供學校未來發展的共享願景。

若能針對上述高等教育自我評鑑對大專院校教師與行政人員所產生的壓力,轉換為機構向上提升的動力,並藉由機構發展主軸的確認、有效率資料收集與分析系統的建立之協助,臺灣高等教育機構應會在國際化的標準之上,逐步建立屬於臺灣本土特色的大專院校。

註1:
本文為John Hawkins與鄭勝耀於2008年7月21日至25日,利用參與國立中正大學教育學研究所與課程研究所及美國東西研究中心(East West Center, EWC)共同主辦的2008年「亞太高等教育專家論壇」期間,兩人多次討論後所形成的初稿。

註2:
西部各州校院認可學會(簡稱WASC)為美國六大地區性高教認可評鑑機構,評鑑對象所及範圍包括加州、夏威夷州、關島及薩摩沙等美國所屬太平洋小島。

主要參考資料

UCLA(2006). Institutional Proposal to the 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Los Angeles: UCLA.

鄭勝耀(2008). John Hawkins訪談整理。2008年7月25日。嘉義:國立中正大學。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