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美國大學生學習成果評鑑模式分析
文/呂威廉

所謂大學生學習成果評鑑,旨在系統化蒐集整合學生學習成效證明,以改善校方辦學方式及教學品質。

發展二十餘年
分為意見調查及測驗兩類

在美國,其濫觴約為1980年代中期,該期間大學入學率逐年提高,但其素質與競爭力是否相對提升,令人質疑。此外,美國學者開始探討投資報酬率議題,如高漲學費有無帶動學習成果的正向成長。為此,學者施壓力於高教認可機構,強烈要求績效責任制透明化,迫使他們盡力完成更高品質的教育評鑑。

同時期,許多擲地有聲的大學教育改革報導也陸續出爐(NIE 1984, AAC&U 1985),為符合社會期待,校方當然也得適時做回應,他們被要求蒐集並運用學生學術成果以改善教育結構。其後,更有些州政府開始針對公立大專校院進行評估,部分人士僅要求進行一般的學習測驗,但多數人卻希望校方對於學習成果建立清晰陳述,並公諸於大眾。

2002年,美國伊利諾、肯塔基、內華達、奧克拉荷馬與南卡羅萊納等五州更首度合作召開大學學習全國論壇(The National Forum on College-Level Learning)。該論壇旨在蒐集多樣跨州性的比較資料,讓各州有機會尋覓較佳之教育方針,提供有用資訊以建立更完善的政策與規劃,增加校方資金運用效率,同時評估美國教育仍有何改進空間。

美國大學生學習評估機制發展至今已二十餘年,儘管內容各異,但仍可分為「意見調查型」與「測驗型」二大類,分別以「全國學生參與度調查」以及「大學生學習評估」為代表。

意見調查型的NSSE

有鑑於多數受歡迎的大學排名指南都將焦點集中於入學學生的SAT分數,以及結盟學校聲譽,因而「全國學生參與度調查」(National Survey of Student Engagement, NSSE)試圖藉由學生參與課業以及與校方互動情形,重新權衡大學教育,並從中了解他們究竟從所繳納的學費中獲得了什麼。

自2000年第一份報告出爐後,已有將近1,200所美國大學院校參與NSSE計畫。該調查於每年2至5月,由美國印第安那大學大專教育研究中心與調查研究中心共同執行。接受評估之校方須提供完整的大一及大四生資料,再由執行單位從學生中隨機抽樣,進行調查。

初期,多數學校仍將該調查作為內部評估工具之用,但由於國會壓力以及越來越多學校對於《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 World Report)每年所公布的全美最佳大學排行(America’s Best Colleges)調查有所不滿,因而NSSE正鼓勵參與計畫的學校,將調查數據公開,供民眾自由運用。

三種版本 五大分類

NSSE可分為「網路版」、「紙本版」以及「網路搭配紙本」等三種版本,調查問卷並區分為五大類:1.學術挑戰程度(level of academic challenge);2.主動與合作學習(active and collaborative learning);3.學生─師長互動(student-faculty interaction);4.支援的校園環境(supportive campus);5.豐富的教育經驗(enriching educational experiences)。

調查結束後,校方也會得到評估報告,供學校自我改進。民眾也可藉由連上《美國今日》網站(www.usatoday.com/news/education/2007-11-04-nsse-how-to_N.htm),點選目標學校並取得五項調查結果數字。

然而,許多在《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已獲得高排名的學校,如哈佛、耶魯等長春藤盟校,根本不需接受NSSE調查,來驗證自己的學術實力,以吸引更優質的新鮮人,因而未加入該計畫。

NSSE調查執行長George Kuh強調,NSSE並非傳達一種校際等級排名或百分比的訊息給大眾,而是希望學生能夠依自身興趣、優劣勢與需求,去挑選最適宜個人的大專校院。他也同時建議,NSSE只能當作參考,並非大學選擇的唯一指標。

測驗型的CLA

測驗型的大學生學習評估(Collegiate Learning Assessment, CLA)同樣始於2000年,由美國教育補助委員會(Council for Aid to Education, CAE)所執行。參與CLA測驗的學校在每一學年須挑出100名大一及大四生進行90分鐘測驗,旨在改善學生學習情形。CLA測驗具備三大特色:

組織(Institution)評估

CLA測驗非以個人,而改用學校作為主要分析單位,這意味焦點會放在各校對於學生的整體貢獻。

附加價值(Value Added)

若僅將學習的品質擺在學生分數與入學考試這個點上,民眾無法了解學生在入學後,究竟學習吸收多少。再者,若我們以畢業率來衡量學生的能力,則不能評估他們在入學後的相對成長。因此,CLE相當注重學校給予學生入學後所增加的價值。

比較性(Comparisons)

CLA能整合評估出爐後的數據,以決定提升學生學習與成長的因素,並提供校際間整體附加價值的比較。

此外,CLA測驗著重於四個核心領域:1.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2.論證分析(analytic reasoning);3.寫作溝通(written communication);4.問題解決(problem solving)。

不同於一般考試,CLA包含二項特別的測驗工具。第一項是表現任務(performance tasks),該項目類似情境模擬劇,如考官交付學生公司財務資料,並要求學生針對數據內容提出疑問與建議。其次為分析寫作任務(analytic writing tasks),用來評估學生是否擁有整合複雜概念、證據與論點,並能夠運用標準流暢的英文寫作,陳述一個連慣性主題討論的能力。

測驗完畢後,校方能得到CAE所提供的組織報告,以及分別為大一生及大四生量身訂製的報告書。若評量結果與預期不符,校方可改善其缺失,進而提升教育生產力,使得教育目標更加明確。各州大學也可依據CLA,改善教育責任績效,提高弱勢族群的畢業率。最終,透過CAE所提供的跨校比較基礎平台,各校更能進行學習成效交流,絕非手中握著自身數據而閉門造車。

雇主滿意度應納入成效考量

根據美國2006年發表的《A Test of Leadership: Charting the Future of U.S. Higher Education》,美方教育部開始建議大專教育機構公布更具意義的學習成效數據,以改善學生之學習品質。而聯邦政府也需提供更強烈之動機(如財務補助)給各州、高教機構、大專校院機構,並建立以成果為中心的績效責任制(interoperable outcomes-focused accountability systems),以利學生、政策制定者、大眾,甚至是校方內部管理者方便運用。相對地,立法者也可透過跨州間的比較,找出該州高等教育的優缺點,並要求聯邦政府提供財務上的支援。

而今,單一指標的學習成效評鑑已顯不足。以問卷進行意見調查易受學生的主觀感受影響,而非評估自身成長;測驗形式題目不盡相同,是否確實反映在學習成效上,也令人質疑。近年來,雇主滿意度調查也開始作為學習指標之一,以補強學習成效評鑑。校方應體認到,畢業並非意味與母校斷了聯結,該如何追蹤學生畢業成就與職場發展,建立完善校友資料庫,反饋至校方教學,並同時提升品質與改進教學方式,如此一來,輔以其餘項目,訂定一套整合性的機制,對於學生學習成效評估,才有動態性的實質成效。

參考文獻

Council for Aid to Education(2008). Collegiate learning assessment institution report 2006-2007, New York: Council for Aid to Education.

Mary Beth Marklein (2007). Beyond rankings: A new way to look for a college.〔Online〕Retrieved 10, July 2008, from http://www.usatoday.com/news/education/2007-11-04-nsse-cover_N.htm

National Survey of Student Engagement(2008).〔Online〕Retrieved 10, July 2008, from http://nsse.iub.edu/index.cfm

Peter T. Ewell(2008). U.S. accreditation and the future of quality assurance, Washington DC: Council for Higher Education Accreditation.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2006). A test of leadership: Charting the future of U.S. higher education (pp.16-27), Washington DC: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