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Less more的評鑑理念
文/劉維琪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長

教育部近來因為7分上大學的爭議,迅速宣布許多補救措施,其中一項即要求評鑑中心研究,把學生評量、學習成效、畢業門檻及基本素質表現等面向,納入大學系所教學評鑑指標,再輔以畢業生流向平台追蹤辦學成效,希望藉由完善的評鑑制度,加強大學對於學生學習成效的評量。

四大重點看學生學習

事實上,目前評鑑中心所辦理的大學系所評鑑,是以「教學」評鑑為主軸,評鑑的重點就是放在教師教學與學生學習。評鑑作業雖然是根據五個評鑑項目來進行,但整體言之,教學品質要提升,評鑑委員應該看的不外乎以下四個重點:「教什麼」、「如何教」、「學習成效如何」與「未達到教學目標時如何改善」。

首先,系所應該確立「我要教給學生什麼?」也就是應該先訂出學生四年內必須達到的學習目標,以及該培養什麼樣的能力。

一、訂定學習目標與能力

以國外為例,美國哈佛大學前校長柏克(Derek Bok)在新書《大學教了沒?》(Our Underachieving Colleges)中,明確指出大學生最應具備的八項能力,分別為表達能力、思辨能力、道德推理能力、積極參與公民社會的能力、迎接多元化生活的能力、迎接全球化社會的能力、拓展廣泛興趣的能力與就業能力。這是柏克心目中理想大學生應該具備的能力,而國內每個大學與系所,也可以自行訂出學生應該培育的能力,做為教學指引。

二、改進教學方法

學習目標與能力確立之後,接下來就是教學策略:如何教。這一點,站在第一線的教師絕對是關鍵人物。近年國內大學在硬體設備的擴充上,都有長足的改善與進步,但在教學方法上則仍不夠重視。大學教師應該搭配學校提供的教學空間與圖儀設備,有效運用軟硬體資源來改善教學,並積極從事有前瞻性的教學方法的改革,力求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與成效。

三、定期檢核學習成效

再來為驗收成果的階段,也就是檢驗學生的學習成效,有沒有達到系所或課程所設立的學習目標與能力。現在各大學都有實施教學評量問卷調查,但問題絕大部分圍繞在老師有無準備教學大綱、有沒有提供office hour、講課是否認真等教學的「輸入」面,鮮少關注學習成果的「輸出」面,以致於教學評量的參考性,並不足以反映出學習成效。學校應該將教學評量問卷內容加以修正,納入例如「這門課你學到了多少?」、「幫助你提升了問題分析能力嗎?」、「會推薦給學弟妹嗎?」等問題,就會看到學生將傳遞很不一樣的訊息。

再就學生的學習成效而言,學習最重要的不在知識,而在能力,應該教導學生透過知識的學習來培養能力,否則多學易忘;但現在教師評量學生的等第或分數,能不能確實衡量出學生的能力?考試是否又真能評測出學生對這門知識的理解程度?這些都值得系所教師來討論。因此,系所應該發展更好的評量方法,來分析學生的學習成效,並對學習效果不佳的學生提供適時輔導。

四、檢視自我評鑑機制

最後,是檢視系所的自我評鑑。系所採取什麼程序來檢討教學活動?當學習目標與能力未能達成時,如何改善?是否持續進行教學創新與教學方法改進?是否在教師升等時,將教學成效與證據資料亦送外審?這些都是系所平日該做的功課,也是評鑑委員訪評時可以觀察的重點。

扎根教學軟體 學生品質提升

綜合言之,以教學為主軸的系所評鑑,所要檢驗的就是以上這四個重點。尤其當圖儀設備、空間、師資越來越不成為教學問題時,評鑑委員更應該重視教學的「軟體」,包括教學目標、教學內容、教學方法、評量方式與教學效果,了解學校與教師有沒有在教學改進上費心。

系所只要能夠從現有的五大評鑑項目中,確實做好「教什麼」、「如何教」、「學習成效如何」、「未達到學習目標時如何改善」這四個重點,學生的素質就能得到提升,畢業生的表現就不會差。因此,時值低分上大學的敏感時刻,現今最迫切需要的不在於加入更多的評鑑指標,而是如何把正在執行的評鑑工作,更紮紮實實的做好。

評鑑less more 更勝more less

過去我們經常犯下的錯誤,就是做得很多,但卻很少做好;現在我們應該回頭反思,是否應該「做得少」但「做得好」?系所評鑑應該選擇把少數幾樣基本的重點工作深入做好?還是設計出一大堆浮面的評鑑指標,但每樣都蜻蜓點水、做得不好?寧可less more,不要more less,似乎是比較正確的選擇。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