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對抗大學倒閉風暴 退場機制改走緩進微調政策-專訪教育部長鄭瑞城
文/陳曼玲
圖/林瑞慶

大學退場機制近來因為低分錄取與嚴重缺額的問題鬧得沸沸揚揚,有關評鑑結果與退場機制掛鉤的政策爭議,520之後接掌教育大位的教育部長鄭瑞城接受《評鑑》雙月刊專訪,強調會重新檢討政策,改用「緩進」、「微調」、「人性」的方式來執行退場機制,評鑑未通過的系所,減招比例應予以「鬆綁」,因為社會與學校師生都承受不起大學快速倒閉所帶來的風暴。

以下是訪談紀要: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大學評鑑制度已經上路,請您談談評鑑的功能與重要性?

鄭部長答(以下簡稱答):過去臺灣不太重視評鑑,高等教育評鑑中心成立後,才更有系統、更有規模的推動。抽象來講,大學的目標在傳遞知識、創造知識及提供服務,大學評鑑即在針對大學的使命與目標,檢視大學有無據以達成、有無進步,以維持某種程度的品質;具體而言,系所評鑑則從大學的教學切入,從教師、課程、畢業生狀況等面向,了解大學的目標有無落實。

評鑑的意義在接受批判與自我批判

問:系所評鑑實施至今已經公布三梯次的結果,部分系所在評鑑結果不如預期時心生抗拒,不願接受事實,您擔任大學校長多年,深知大學心理,能否建議大學與系所應如何正確看待評鑑這件事?

答:系所評鑑不做校際比較,而是檢視學校的目標,以及有無自我評鑑的機能,這種自我評鑑代表著知識領域很重要的自我反省與自我批判精神。大學不能只是高高在上的批判他人,也應該「自我批判」及「接受批判」,而評鑑就有這兩層意義在裡面。何況我們有許多公立大學,享用國家資源與納稅人的血汗錢,更應該自我課責(accountability),對社會負責任。

此外,評鑑還有知識分享、知識傳播的功能。評鑑委員可以將其他學校值得學習的地方帶回參考,需要改進的部分引以為戒。因此,我們應該將評鑑當成家常事、平常事來看待,回歸學習的核心意義。評鑑另一個好處是逼使學校將雜亂無章的資訊做有系統的蒐集和整理,公開化、透明化,大學彼此之間也能相互學習。

系所評鑑多元化 不以論文數為依據

所以,大學評鑑理念有很深層的正面意義,但如果執行不好或評鑑準則拿捏不當,就會造成教育的反效果。現在臺灣許多人對系所評鑑仍然一知半解,批評都是看SCI或SSCI;其實不對,那是教育部最早做研究型大學時搞亂了,自從評鑑中心成立以後,大學評鑑的目標就非常多元化,沒有再以論文數做為評鑑依據。

問:如何避免評鑑的反效果出來?

答:評鑑中心已經努力在做了,包括評鑑委員的專業態度與專業素養,有沒有辦法維持公正、客觀、中立;對於所評鑑的事情,有無充分的知識與了解;現在系所評鑑先將委員名單提供給受評系所檢視,系所只要提出充分的說明和事實,就可以淘汰刪除不適合的委員,這種作法是好的,可以讓委員思考:「我必須達到哪些專業態度和素養,才能在學術界被承認?不會被質疑?」

目前外界批評聲浪較大的,是針對評鑑結果與退場機制掛鉤的政策。現在大學數量增多,錄取率節節升高,正好可以透過評鑑這個大家足以信賴的機制,針對大學市場做一個處理,所以教育部去年才會有第一次評鑑未通過就砍五成名額的政策出來,同時也希望讓評鑑發揮效能、大家重視評鑑。這就好比老虎必須要有牙齒,所以我們就把牙齒放進去了。
 
評鑑結合退場 應有緩衝期

但是進一步思考,什麼時候才是退場機制實施的最佳時間點?我已經請兩、三個司的同仁好好去想,現在是否推得太快了?應該要有一年的緩衝期,不要第一年未通過馬上就大減名額。成立一年以內的新設系所,評鑑結果也不再評給「未通過」。而現在評鑑結果的發布方式,都是透過媒體來宣布,未來是否還要透過媒體、有沒有其他方式可以達到目的,我也請同仁們再研究,希望做出比較人性化的考量。

問:可是面對假考部隊的壓力與低分上大學的爭議,教育部若不因此加快腳步,反而多給學校緩衝期,這與社會意識是否背道而馳?

答:現在錄取率逼近百分之百,大學招生缺額太多,有人怪罪於當初的廣設大學政策。但行政機關都習慣用防衛的態度面對批評,到現在沒人敢站出來承認,當初廣設大學究竟有沒有錯?從何時開始會出現招生問題?既然我們沒有把握當初開放這麼多大學與系所設立做得對不對,現在我們對於淘汰系所的動作,是否就應該謙卑一點?這是教育應有的情懷。

市場機制並非解決大學倒閉良方

教育問題很難市場機制化,一旦用政策誘導或完全放任不管的市場機制加快後段學校的退場速度,則社會是否承受得起明年大學倒5家、後年再倒5家的衝擊?學校是否禁得住快速倒閉的狂風暴雨?教育部寧可採取較為緩進與微調的退場政策,讓一所本來規模不大、又有一兩個系招不到學生的學校先有心理準備,可能過了兩三年就要關門,如此是否比較符合社會的變革狀態,教育部與學校也能有充裕時間做好退場機制的配套措施。

因此,我已經請同仁將評鑑不過的退場機制「鬆綁」,給予一點緩衝期,不要第一年就馬上減招五成。教育部高等教育永續發展委員會也將退場機制列為優先議題,會檢討出比較合理的解決措施。

全盤調整大學評鑑系統

另外,我認為臺灣整個大學評鑑系統都有再調整與系統性思考的空間。現在到底有哪些評鑑在做?誰在做?怎麼做?多久做一次?並沒有整體規劃。而近幾年教育部推動的五年五百億頂尖大學與教學卓越等各種專案計畫,雖然名非評鑑,但實際上也派了訪視委員到校訪視,在意義上亦屬於一種評鑑。

整個評鑑系統對大部分的學校而言,就有如「大軍壓境」,而且經常發生,但因與經費、招生緊緊扣連,學校都敢怒不敢言。我已請同仁們把整個評鑑系統的picture做出來,希望能夠做系統性的調整,看是同一所學校集中在一次全部評完較好?還是分開進行、一次做一點?行政單位應不待民怨四起後才來檢討缺失。

大學分類應由下而上

問:去年教育部提出將大學分成「研究型」、「研究教學型」、「教學研究型」、「教學型」、「社區型」等五類,這個政策會延續推動嗎?

答:分類應該由下而上自然形成,不應由行政單位強行、獨裁的訂出類別,然後規定大學只能掉在這些類別裡,應讓大學自己設定辦學目標、自己提出想要變成什麼大學,教育部再予以調查,從傳播學上的「內容分析」找出大學的歸類方式,說不定到時會發現,國內大學應該分成8類或10類才夠,像美國卡內基大學基金會就將大學分成許多類。

未來按不同分類所進行的校務評鑑並不難,評鑑指標除了包含共同指標,還可再依據類別的不同,訂定不同的指標與權重,既兼顧了大學整體目標的發展,也尊重了學校的個別特色差異。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