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從「評鑑」看日本的高等教育-本土架構與全球架構的糾葛及未來展望
文/米澤彰純
  日本東北大學高等教育發展促進中心副教授

中國有一個非常好的成語叫「百家爭鳴」,在日本也被廣泛使用。日本的大學評鑑(評價)體系本身的起源可以追溯至1947年大學基準協會的誕生以及之前政府對設置大學等機構的認可。但是,有關這個概念的討論卻是從1990年前後才開始升溫的(天野,2006)。此後的20年,關於大學評鑑應該如何進行,出現了百家爭鳴的狀態。當然,這期間大學評鑑的實踐一直在發展進步中,關於此一話題的討論,也似乎更加具體地圍繞在實際上如何進行大學評鑑(米澤,2006)。

日本高教國際化 兩種平台並進

但是另一方面,關於大學評鑑究竟是什麼概念、它的目的是什麼、大學是否真的可以進行評鑑等根本性問題之爭論,還很難說達成了一致意見。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之一,便是大學所處的環境發生了變化:第一,在全球化知識社會發展中,大學的評鑑從國內問題轉化成了處於國際化環境中的問題;第二,大學的學術共同體性質減弱,以知識和服務為財產的企業性性質增強;第三,大學的知識活動設計規劃原本是站在創造和提供知識的教師、研究者等「供給方」來進行的,而如今以學生或購買、利用知識的用戶觀點出發之趨勢越來越明顯。

Teichler(1999)在討論以歐洲為中心的高等教育國際化時,提出了高等教育國際化的四種類型。其中Teichler把日本歸為“internationalization in two arenas”(有兩個平台的高等教育國際化)一類。意思是日本把國內的情況向國外介紹說明這個意義上的國際化,和把國際情況引入國內這個意義上的國際化並駕齊驅。另外還有一個例子就是中國,中國高等教育體系的規模遠遠大於日本,也可以把中國看作這種類型的國家。

本文首先概述日本高等教育評鑑的現況及其歷史背景。其次,從本土的架構討論Burton Clark三角模型出現的大學、政府、市場是以怎樣的形式參與大學評鑑的,是否產生了力量均衡和變化。最後,參考Marginson and Rhoades的論述,總結當今高等教育的國際化和與之相關的評鑑的爭論,探討以不同於本土架構的形式出現的評鑑之全球架構的意義。

日本高教三種主要評鑑類型

日本的大學評鑑表面上接軌到國際水準,但是實際評鑑的方法卻非常的本土化。

第一種是2004年開始的認證評鑑,這也是目前日本大學最普及的評鑑。認證評鑑分為以大學、短期大學、高等專業學校為對象,以及以法科大學校院等專職大學校院為對象的機構單位。前者以七年為週期進行評鑑,後者以五年為一週期。主要的功能和美國認可制(accreditation)一樣,評鑑大學教育的品質是否達到了令人滿意的標準。

第二種是2008年正式實施的國立大學法人評鑑。其目的是以大學校院的研究科和本科為單位,六年一次對各個大學就公布的中期目標、中期計畫達成了多少程度進行評鑑,參考評鑑結果進行財政分配。此評鑑是文部科學省中設置的國立大學法人評鑑委員會對大學的經營、營運管理進行評鑑,同時每年也實施年度評鑑。另外,大學評鑑、學位授予機構接受國立大學法人評鑑委員會的委託,從專業的角度就提高教育、研究的水準和品質進行評鑑。

第三種是政府通過充實國/公、私立大學的教育改革補助方案,以對大學出色的研究及教育活動給予各種專案資金的評鑑。在研究方面,有21世紀COE計畫,以及其後續的全球化COE計畫。在教育方面及其他方面,則有「有特色的大學教育補助計畫」等以提高和普及各個大學良好實踐行為作為目標的專案資金補助。其他,特別是作為推動高等教育國際化、補助教職員國外教育研究活動的「海外先進教育研究實踐補助」以及補助和海外多個大學合作以增加國際競爭力的「先端性國際合作補助」等專案資金,也透過評鑑提供給各大學。

充實國/公私立大學教育改革補助方案

以本土架構為主的日本高教評鑑

關於這些評鑑的任何一種,都意識到了國際水準和國際通用性。2004年開始對所有大學、短期大學、高等教育專業學校進行的認證評鑑制度,其背景之一便是外界認為有必要構建一個由國家向世界保證日本高等教育以及學位、稱號的品質體系。對外,這將發揮作為品質認定的功能。

另外,21世紀COE計畫開始於為了培養世界水準的研究型大學之支援政策,其制度化過程中也很強烈地意識到了中國的211工程以及韓國的Brain Korea 21政策。教育的各種良好實踐也對改善日本高等教育的水準品質做出了貢獻,提高國際通用性成為一個很大的目標。

但如此從國際性的觀點出發提出目標,其評鑑過程的實際情況卻是非常本土性的。用日語製作評鑑材料,通過日語的討論實施評鑑,評鑑的結果也幾乎都用日語公布。用英語進行評鑑資訊的公布只是非常例外的一小部分。評鑑委員之中,也有外國人參與,但是也僅限於精通日語、熟知日本情況的人士。

考慮到日本的學術共同體規模以及已經確立的大學之間、高等教育機構之間的階層性秩序結構,這種對國內情況的強烈依賴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日本的高等教育學術在國際上的發展。各個大學在這種本土架構中,有必要在如何提高評鑑這一點上花費精力,得出的結果也有再生和強化已知的高等教育序列結構的傾向。

大學、政府與市場的三角關係

另外,大學及學術界主張自我的專業性和複雜情況,協調同行進行的評鑑,政府則摸索明確的量化指標之公開說明和財政分配的關聯性,而市場則從學生的立場,或者為了追求眼前的利益,要求以區隔為目的的排名資訊。如上所述,日本高等教育的評鑑和其他很多國家一樣,陷於Clark所提出的,大學(教師)、政府、市場這三角關係的調整政治中,三者在互相牽制的同時,持續著對力量均衡決定的交涉。

同時,在大學之中就評鑑和財政分配也出現了不同的立場和主張。國立一流大學,特別是理工科大學等國際競爭非常激烈的領域的相關人員,強烈主張應該用更加明確的尺度進行評鑑,基於此評鑑進行集中性資源分配,使日本一流大學具有和世界一流大學平等競爭的強大財政基礎。

對此,地方的一般國立大學主張過度的資源集中分配會使日本大學的平均研究能力下降,結果會威脅到日本的研究基礎。另外,居前幾位的私立大學則從確保和國立大學公平競爭基礎這個觀點出發,主張應該糾正現有的國立大學和私立大學之間公共資金分配的不均衡。

在這種情況下,教育方面以少子化為背景的國內生源不足和中國等高等教育學生需求過剩,造成國內競爭力低下的私立大學中外籍學生入學比例升高,如此一來,高等教育的國際化在高等教育體系底層以不盡如人意的形式展開著。

日本國/公私立大學在國際化中面臨之議題與解決方法

日本高教評鑑的新全球架構

日本高等教育評鑑的爭論,是在這樣一種背景下的產物,即必須由本國培養學者,協助外籍學生適應本國的體系。在這種架構之下,與英語系國家(如英國和美國)能夠被動地進行國際化不同,對必須推動有兩個平台的國際化的日本來說,產生了很大的制約。

從為了符合期望在國際舞台上活躍的日本本國與外籍學生、教師之需求來看,人們不禁要問:為了創造一個有國際競爭力之優質教育與研究環境,政府和大學應該各自扮演什麼角色?

Marginson and Rhoades(2002)在重新探討Clark的三角模型基礎上,展開了討論,認為在全球化背景下各國的應對情況中,這樣的三角模型討論已經不被通用,政府、大學、市場跨越了全球、國家、地方等層級,成為了一體化的“glonacal” agency。也就是說,站在這個觀點的角度上,在高等教育評鑑中,超越了本土架構的政府、大學、市場的力量均衡政治,三者為一體互相合作的方式將會作為評鑑的新全球架構出現。

大學、政府與市場的三角關係

將國內架構轉化為全球架構的一種有效方法,便是聽取在日本的國外相關人員意見。在21世紀COE計畫的後續計畫國際COE審查中,各個大學必須用英語製作部分申請內容,以使該計畫從審查、評鑑國際競爭力的觀點,吸取外國研究者的裁判意見,從而判別研究活動的水準。另外,針對前日本首相安倍內閣希望日本能夠成為亞洲發揮領導作用的有競爭力國家,外界則認為,日本在亞洲要成為高等教育的中心,使外籍學生感到日本高等教育的競爭力並想要學習,就應該參考外籍學生的意見,努力實現站在外籍學生的視角提供資訊等服務。

評鑑朝全球架構轉向的趨力增強

與中國相比,日本的高等教育,特別是從大學評鑑這個角度來看,主要強調本土化的架構,有很多意見主張應更加重視本土學術圈的價值,許多大學教師與學者也抱持此一觀點。就這個意義上來說,在211工程和985工程以及大學之間的排名、大學內部的績效評鑑方式等方面,和中國以及韓國相較,日本的大學評鑑方式還沒有徹底國際化,容易給人一種落後的感覺。

而另一部分原因,則來自於在世界全球化的進程中,面臨兩個國際化平台的中型規模之非英語系高等教育體系所面臨的結構性問題。但是,正如大家看到的那樣,這兩個架構在並駕齊驅,但是主張應該轉向到更加重視大學評鑑國際化的壓力越來越強,或許在某個階段,日本的高等教育及其評鑑將會朝向日本版的「改革開放」急遽變化。

與中國相較,在高等教育的擴大及學術秩序的形成上,中國比日本更加新型與靈活地進行了國際開放,原因在於中國高等教育體系的規模很大,特別是國內一流大學的競爭非常激烈。這正是支持了中國高等教育上層的質和量兩方面強勁的發展。

另一方面,屬於非英語系、在國際化程度上有差距、本土架構與全球架構並行 等這些方面,中國和日本是共通的。日本將前往何方,中國又將何去何從,我們有必要關注今後的動向發展。

參考文獻

天野郁夫(2006)。《大學改革的社會學》,玉川大學出版部。

Clark, Burton R.(1983), The higher education system: academic organization in cross-national perspectiv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IDE(2007),《IDE現代的高等教育》(2007年5月號)。

Teichler, Urlich, 1999. Internationalisation as a challenge for higher education in Europe: Tertiary Education and Management, 5:5-23.

Marginson, Simon and Rhoades, Gary(2002), Beyond national states, markets, and systems of higher education: A glonacal agency heuristic, Higher Education, 43(10):281-309.

米澤彰純(2006)。《關於高等教育評鑑研究的回顧與展望》大學論集,第36集,廣島大學高等教育研究開發中心,315-329頁。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