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評鑑只是做體檢 不是萬靈丹-臺灣高等教育評鑑再省思
文/張善楠
  教育部駐波士頓文化參事兼組長

評鑑是促使大學能自我改善的重要機制,但評鑑制度要能有成效,首先要避免目標太過龐雜。只有當各大學了解並感受到,評鑑的目的是為了改善(to improve),而不是為了證明(to prove)或處罰,評鑑的功能是為了確保大學教育的基本品質,而不是要排名分出高下時,各大學才會正直誠實的來參與評鑑。

尊重市場機制
評鑑不應直接與退場掛勾

評鑑的機制是在確保最基本的品質(而不是最好的品質),如果有更高層次的目標(如世界級大學、卓越計畫等),應以其他的政策機制來達成,而不是透過評鑑機制來追求。評鑑也不需要直接和退場機制掛勾;退場,是評鑑結果公布後,讓社會大眾和市場機制去決定,而不必由評鑑機構或教育部來決定。

另外,教育部本來就有權限根據「政策需求」和各種「資訊」來決定經費分配,而評鑑只是資訊的一部分;況且有兩種不同的觀點;一是認為評鑑不好就砍經費,以資警剔;另一是認為評鑑不好必須協助其改善,所以需要多給予經費。在實務上,美國大部分的州都是先給予經費協助改善,並責成一定年限內改善。因此,如何陳述評鑑和經費補助的關係,也值得斟酌。

只有目標單純(確保及改善大學教育的基本品質),各大學才會正直誠實的參與評鑑;否則,在評鑑直接牽涉到退場及經費補助的重大利益之下,各大學為了搶錢和搶生存,不會正直誠實的執行評鑑的可能性大增,不接受評鑑結果的反彈行為也大增。

試想,當一個大學因評鑑不通過而要被迫退場時,單是安置學生和教職員以及處理學生家長和教職員及其家屬的反彈,可能就要花掉教育部幾年的時間;其實大學評鑑不通過,該被處理的應是大學的管理層級(校長或董事會),而不是全校的師生。(因此,宜考慮在大學法修正時,加上「如大學評鑑被列為察看或不通過時,大學董事會和校長應進行改組。」的條文。)

評鑑不必排名 自己跟自己比

美國的大學評鑑,是以個別大學自陳的目標任務(mission statement),和該大學執行其目標任務的情況來比,如運用哪些資源來支持其目標任務、運用資源的效率和效果、以及學生的學習過程和結果等;如此就不會有不同的大學擺在一起評鑑所生立足點不平等的問題。評鑑的結果只有通過、給改善意見(notice)、察看(probation)和不通過四種。

美國大部分的學校都是通過,少部分的學校被評鑑為察看,會被要求在一定年限內(從三年到五年不等)改善後再審查,如改善年限到了仍未達評鑑標準而被判不通過,就會失去聯邦政府的財政補助(至於退場則由市場機制來決定)。

評鑑,是自己的任務目標和自己的努力過程相比,而不是和他人比,因此真正的評鑑是無法排名的;如果硬加以排名,則各大學為了搶名聲,也可能會不夠正直誠實的來執行評鑑。在美國,沒有一個官方教育機關(不管聯邦或各州)或評鑑機構,對大學進行排名。大家所看到的排名,都是由商業雜誌所做的,譬如美國《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及英國《The Times》對一般大學和研究所的排名,以及美國《Business Week》和英國《金融時報》對商學系所的排名等。

勿將評鑑當處方
模糊大學改進的本質

另外有兩項評鑑施行的重要考量。第一,教育是長期改善的工作,所以評鑑週期不宜過短:美國大部分是十年一個週期,國內宜考慮文化及制度層面,訂定至少六年的週期,因為大學課程要四年,而經評鑑指出問題到提出改善對策並加以付諸實施,至少也要有兩年時間。

第二,每個大學的評鑑期程都是獨立的:即每個大學評鑑的起始年不一定一樣,相反的應將其分散才對,如此評鑑機構才能充分深入的評鑑各個大學;如所有的大學在同一時期內一起評鑑,會造成人力分配不均並影響評鑑的效度。

臺灣需要的是可長可久的大學「評鑑制度」,而不是陳義過高,把評鑑當做開各種處方的機會,除引發不必要的疑慮和反彈,也會讓認可制評鑑(accreditation)的本質失焦;評鑑不是萬靈丹,它只是為各大學做基本體檢的一項機制,並為大學的績效責任(accountability)建立基礎資料。

 

評鑑中心回應

 

文/高等教育評鑑中心

一、 目前評鑑中心執行的主要業務有兩項:一為系所評鑑,採取美國的認可制,不做排名與校際比較;另一為績效統計,根據各種單項指標進行擇優排名,但不對所有大學做所有指標的綜合加權排名。

二、 評鑑中心辦理78所大學校院系所評鑑,係以五年為一循環週期,每年評鑑約17所大學校院,並非所有學校安排在同一時期評鑑,各校受評的起始時間也不同,在執行上確已做到分散、獨立評鑑。

三、 針對評鑑結果不應與退場機制掛勾,而應由市場機制決定的建議,評鑑中心將提供教育部作為決策參考。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