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學者疾呼:評鑑「大學評鑑與退場結合」政策
文/陳曼玲
圖/臺灣教育政策與評鑑學會提供

520新閣上任之後,學界對於未來高等教育評鑑政策的走向充滿了期待,日前在一場「教育政策與評鑑新議題—對新政府的教育期許」學術研討會中,與會學者呼籲政府儘速將大學評鑑與退場機制脫勾,並且建立教育政策評鑑機制,有憑有據的對教育政策提出改善建議。

這場研討會於今(97)年5月17日由臺灣教育政策與評鑑學會、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臺北市立教育大學教育行政與評鑑研究所共同主辦,邀請學者就各級各類教育問題提出建言。針對大學評鑑部分,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教授王如哲與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人文學院院長張鈿富均認為,大學退場與否應由市場機能決定,評鑑結果不應該與退場機制結合。

評鑑結果應與退場機制脫勾

王如哲指出,先進國家近年來無不引進大學評鑑機制,以提升其教育品質。美國採「認可制」,通過認可的大學,其學生可獲獎助資格;英國對大學則採教學與研究分離評鑑的政策,大學教學評鑑未通過者,須再評並改進之,研究評鑑成績的高低則為政府提供大學研究獎補助款的依據。

他分析,從英美的經驗顯示,評鑑應與退場脫勾,以持續不斷改進大學教育品質為評鑑目標,且從政府與高等教育機構的關係來看,世界各國的轉變方向是從「政府控制模式」到「政府監督模式」,再進一步到「市場模式」;但遺憾的是,我國政府卻將大學評鑑與退場結合,讓評鑑成為「政府控制模式」下的政策工具,以強勢介入來替代市場機能,這是一種違反趨勢的逆向發展。

張鈿富也強調,系所評鑑是為了改善,而不是為了證明自己「是什麼」或「不是什麼」;前往學校實地訪評是為要了解學生反映,而不是去看「作文比賽」;但現在與退場機制掛勾,逼使許多學校把評鑑當成第一件事,這是不好的。

建立政策評鑑機制

張鈿富直言,「評鑑與退場掛勾」的政策必須被評鑑,政策不應該像鐘擺一樣擺來擺去,該怎麼擺才有利,應有一群人去思考這個問題,才不會讓政策失掉焦點,價值取向產生偏離。

臺北市立教育大學教育行政與評鑑研究所所長劉春榮進一步表示,教育政策應在研究與規劃階段就建立起政策評鑑機制,或者由教育研究與規劃單位,建置教育政策的評鑑編組,對推動中的教育政策進行評估,逐年提出政策執行評鑑報告,有憑有據的對教育政策提出改善建議,讓教育政策得以調整,政策目標得以達成。

增加研究評鑑與機構評鑑

他並肯定目前實施的認可制系所評鑑有助於大學系所發展,也是最有法源基礎的教育政策之一,未來應該持續辦理,並且不斷自我改進;若有大學自認為自評做得好,已經建立起良好的自我評鑑機制,也可以免受評鑑。

劉春榮並建議未來大學評鑑可再擴及研究及機構部分,以確保高等教育品質達到一定水準。

技職評鑑應跳出研究績效評鑑的迷思

針對技職教育的評鑑與發展,中臺科技大學文教事業經營研究所教授林海清認為,評鑑績優學校可以改名為技術學院或科技大學的政策,誤導了許多學校在改名科大後陷入營造綜合大學的迷思,將如何建造一所「大」的大學作為學校經營目標,若干技專校院甚至利用獎金方式鼓勵教授發表SCI科學期刊論文;而教育部對技專校院的評鑑,也強調高階師資比例為改名科大的重要指標,於是造成各校一窩風的至國立大學挖角提前退休的資深教授,以改善師資結構的策略風潮。

林海清提出建言,期許新政府重新探討技專校院評鑑制度,強化評鑑執行機制,將學生就業力、學校產學合作、國際合作,以及學校教師進修機制納入評鑑重點,教師升等審查策略亦應徹底改變,讓技專校院教師以技術報告或執行產學的研究成果送審升等的比例,高於以學術論文送審的比例,以導引教師的研究方向於執行產學研究計畫。

建構大學動態分類機制

從高等教育分類來看人才培育,致遠管理學院研發長湯堯表示,我國大學校院有朝兩極化發展的傾向,亦即頂部區的「博士型/研究型大學」、「碩士型大學」及底部區的「專士型學院」,合計約占77.7%,中間的「學士型學院」則只占2.9%,比例極低。如此兩極化的發展傾向實無法滿足產業界各階段的人力需求。

因此,湯堯建議檢視現有大學評鑑、獎補助機制,平衡大學學術、就業導向發展力道,強化大學人力培育功能,並建構以創造、創意、創新、創投為導向的大學校院動態分類機制,以因應人力市場的需要,適時調整人力培育方向。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