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檢視大學排名系統 校長提建言
文/張明華

在國際學府追求一流卓越的教育浪潮中,臺灣各大學究竟有沒有機會躍上世界舞台,搖身為與哈佛、史丹佛、劍橋、牛津等頂尖大學齊名的卓越學府?成為近年來備受國內關注的教育重點;而另一個關注面向則是用來評比高等教育競爭力的大學排名系統,究竟如何排名才能達到客觀公正?兩者間不只關係密切,亦引發諸多討論。

比較國際排名系統優劣 截長補短

交通大學校長吳重雨表示,在全球性的大學排名評比系統中,目前較為人所熟知的共有三套系統,分別是《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所作的「美國最佳大學排名」;英國《時報高等教育增刊》所作的「世界大學排名」;中國大陸上海交通大學所作的「世界大學學術排名」。這三套系統的評比指標各有不同之處,以「美國最佳大學排名」為例,就著重在學生入學成績、校友捐款等指標。

而英國時報「世界大學排名」則考量同儕評鑑、國際教師及學生人數比例、生師比、論文引用率、企業主管評鑑等。由於受到同儕評鑑與企業主管評鑑的指標影響,吳重雨認為評比結果相對來說會有不夠客觀的疑慮。

至於上海交大所作的排名則著重在優質論文的數量多寡(SCI/SSCI)、Nature & Science期刊發表論文篇數、高度被引用論文的教授人數高低等。吳重雨指出,除此之外,該項排名還特別注重諾貝爾獎的獲獎比例,而這項指標也讓臺灣各大學處於相對弱勢的位置。

吳重雨不諱言地說,若以嚴格標準來看,目前這三套系統仍無法完全客觀呈現評比結果,無論是哪套系統都有未臻完善之處,這也是為什麼到了今天,國際學術界仍在探討如何研擬一套公正確實的排名系統。

他主張,以臺灣來說,無論是要進行臺灣大學排名抑或世界大學排名,都應該好好檢視目前國際各排名系統指標之優劣,從中截長補短,將不客觀的指摽疑慮降到最低。而評量單位則可委由獨立且公正的機構來進行,像是高等教育評鑑中心等。

分類評比避免雞兔同籠 教學研究質量並重

對此,中央大學副校長蔣偉寧亦有同感。他表示,要讓排名客觀的前提就是先根據各大學的類型來量身打造適合的評比平台,建議可以用「類群」作分野,讓理工型大學與人文型大學各有適合的評比指標,才不會形成所謂的「雞兔同籠」窘況。而在評比面向上,則可依照「教學」、「研究」、「校園環境」、「通識課程」等面向來分門別類,再從中擬定各領域的評比細項,如生師比、博士教師比例、期刊論文發表篇數等。

吳重雨則認為可以從五個方向來考量,第一是大學學術研究是否對世界有貢獻;第二是衡量大學哪些研究領域在國際學術上名列前茅;第三是畢業校友的傑出表現;第四是研究與教學能量是否夠充沛;第五則是了解該大學的師生是否有追求卓越的共識與理念。他強調,第五項不只是決定一所大學能否成為頂尖大學的重要關鍵,也是帶動全校「更上一層樓」的原動力。

「即使是研究型大學,也不該只重研究而輕教學。」清華大學校長陳文村表示,所謂的一流大學應該是研究與教學並重,但很多評比系統只看重發表論文的「量」而忽略「質」,不但不夠客觀,也容易導致老師花很多時間埋頭寫論文而無法多投注心力在教學上,因而顧此失彼。

他強調,大學目的是為了培養社會人才,無論如何都不能為了研究而忽略教學,因此陳文村認為在制定評比指標時,一定要多考量「教學」面向,如此才能帶動臺灣高教往更健全的方向邁進。

納入非英文期刊評比 與校友社會貢獻度

對此,臺灣大學副校長陳泰然也有話要說。他認為除了衡量論文的「質」與「量」外,也要著重在衡量「非英文期刊」發表論文的篇數上,這樣才能兼顧華語等其他語系的論文成果,讓評比指標更為「多元化」。

成功大學校長賴明詔則認為「畢業校友的社會貢獻度」也是不可偏廢的評比指標,但目前的評比系統卻很少納入其中。他表示,正所謂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畢業校友是否對社會有貢獻,不應只著重在學術範疇、只觀照是否有得到諾貝爾獎等重大獎項,而是應該「一視同仁」,將金融、科技、人文、藝術等多元領域的校友表現也一併考量進來,才不會「厚此薄彼」,對產學合作成果傑出的大學來說,也會有更好的評比利基點。

評比目的在協助大學發展特色

「評比的真諦應該是幫助每所大學變得更好,而不是淪於惡性競爭!」身為國內人文社會科學重鎮,政治大學校長吳思華指出,評比的首要宗旨應該是幫助大學發展出自身的特色領域與優勢專長,而不是讓各校為了爭排名而擠破頭,弄到最後反而變成惡性競爭、效果適得其反。

而在評比結果的呈現上,蔣偉寧則認為應該以「優、良、普通、劣」等方式來取代傳統的「名次」,才能避免「以排名定江山」、「以名次論英雄」的情況出現。

蔣偉寧語重心長指出,一般人對名次的印象很難抹滅,一旦排名結果出來就很容易「根深蒂固」,這也是為什麼很多校長或教授都不贊同大學排名的原因所在,就是擔心學校名次從此就只能在「原地踏步」。更何況,很多大學的研究成果無法馬上立竿見影更不容易被量化,一般的評比系統可能無法真實反映出研究與教學成效。

提升競爭力達到評比成效 而非迎合評比指標

對此,賴明詔亦表認同。他表示,與其一直追求如何躋身世界頂尖大學排行榜,不如先思考如何提升自身競爭力,才是正本清源之道。他強調,所謂的「好大學」不只要有好教授,還要有好學生相輔相成,身處全球化時代,國際化已是不可避免的態勢,但相較於麻省理工學院、柏克萊加州大學等校,國內大學的國際教授與國際學生人數卻是「少得可憐」,無形中也影響師生的「高度」與「視野」,因此他認為,如何提高國際教授與學生的比例,也是各校在提升學術競爭力應關注的重要環節。

「一味追求評比指標的績效,只會讓高等教育發展陷入本末倒置的窘況。」陳泰然直言,臺灣為了躋身世界一流學府,常會落進「評比迷思」,甚至為了達到指標而「刻意選擇」強化某個研究領域或提升某方面績效、淪於投機取巧。然而,要蛻變為一所真正的「頂尖大學」,國內大學要做的不是「迎合」評比系統的指標,而是要藉由提升自己的競爭力來達到評比成效,如此一來,才是根本作法。

「世界上沒有一套大學排名評比系統是十全十美的,唯有提升自身競爭力才是根本之道!」陳泰然說,儘管評比機制已行之有年,但不可諱言,目前常用的評比系統指標仍有不足之處,還有不少指標需要改善與審慎思考,而這也是國際評比單位未來要再努力的地方。

提高排名 首要增加高教經費

除此之外,最讓每位大學校長心有戚戚焉的就是「教育經費」問題。陳文村有感而發表示,隨著高等教育多元開放,這些年來大學數量不斷往上攀升,但教育經費卻沒有明顯增加,在「僧多粥少」窘況下,就連「巧婦」也會有「難為無米之炊」之感。為了提升臺灣高等教育的競爭力,激發出各大學更多的教學與研究能量,他強調「增加高教經費是幫助國內優質大學邁向世界一流頂尖大學的第一步,最起碼要比現在的高教經費多出一倍,才能讓國內大學與國際學府分庭抗禮。」

因此,如何透過評比全面提升臺灣的學術競爭力,除了從研究、教學、國際交流等面向著力,「經費」問題也是大學校長們認為當前應思考的當務之急。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