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正面或負面衝擊?美國大學排名角色衍生的爭論
文/Robert J. Morse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 World Report)
  數據調查中心主任(Director of Data Research)

每年公布的《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美國最佳大學排名》(U.S. News & World Report America’s Best Colleges)於廿五年前首度發行,並時常被美國學者關注,以研究其影響效應。除此之外,此項排名逐漸成為社會大眾針對績效責任及大學排名制度本身之效益所討論的焦點。

最近一項由兩位美國經濟學教授所進行的研究,探討《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所公布的大學排名是否正在影響高等教育政策。而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排名影響美國高教政策

這篇由馬里蘭大學與國家經濟研究局教授Ginger Zhe Jin及加州大學莫瑟校區教授Alexander Whalley所發表的論文「資訊的力量:排名影響高等教育的公共財政經費嗎?」指出:「即使市面上有超過一百本大學指南,《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還是具有獨占市場優勢。」此篇論文也探討「美國的公立大學(如密西根大學安納堡校區等州立大學,或是柏克萊加州大學等)是否應該回應U.S. News排名所提出的建議之一:增加每位學生的支出。」

此項研究的結論是,排名所涵蓋的資訊有效扮演一個使社會大眾(密西根、加州、紐約等各州之州民)更加了解有關學術品質持續被爭論的角色。此外,這篇報告也探討資訊的公開(大學排名)對各州政府(如密西根州、加州、紐約州)之高等教育經費編列所帶來之影響。兩位作者的結論為「傳媒會影響公共支出(如辯論公立高等教育經費),不僅讓社會大眾(州民)可更有效的監控政府行為,並可使之前未曝光的公共政策議題得到社會大眾廣泛的注意。」

排名增加政府對公立大學的經費補助

這篇報告的另一個結論為「進入排名榜,會使公立大學提升每位學生的教育及一般支出約3.2%。增加的支出是來自於各州增加約6.8%的每位學生補助,而非提高學費。我們的結論其實是更為呼應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排名會引起社會大眾對教育品質議題更廣泛的關注』的這項觀點。」

這項研究對未來的學生及家長有何意義呢?這意味著美國各州為了因應大學排名均提高了對公立大學的經費補助,但卻不直接調漲學費。這對學生來說是個好消息。

事實上,美國高等教育學界持續對績效責任的各方面加以爭論。主要被爭論的問題包括:「美國高等教育可以摒除相較性而達到真正的績效責任嗎?」「各校有權決定自己的學生學習成就指標嗎?」「讓納稅與繳學費的社會大眾獲益的,會是上千個、幾乎一校一個的學生學習及績效責任制度嗎?」針對以上這些問題,提供給未來就讀大學的學生、其家長及社會大眾的答案是很斬釘截鐵的「不可能」。

大學比較帶來真正的績效責任

因為績效責任若要成功,必須具有比較性。社會大眾必須可採用某些資訊來比較一校與另外一校。如果學校採用內部評量機制來了解他們是否有為學生全力付出,那麼社會大眾也有權使用同樣的資訊來選擇欲就讀的大學。申請者也需要即時比較哪些學校在學生學習成果方面的表現最好。要是學校之間沒有這樣的比較性,則不可能有真正的績效責任。

然而,根據一篇名為「要求大學重視學生學習」(Calling Out Colleges on Student Learning)的報導指出,美國高等教育似乎有走向相反的趨勢,其不斷強調的績效責任會使整個評比過程創造出單一的評量工具,並被使用於每一所大學之中,且不考量比較性的需求。

美國教育部長Margaret Spellings也加入這場爭論。Spellings部長於2007年12月在一場對高等教育認可專家的演說中,引用《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最佳大學排行榜的成功,明確指出社會大眾渴望透過使用該排名獲得有意義的資訊,以便選擇大學。

Spellings部長說:「如果你曾質疑這方面的需求,請參考《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的美國最佳大學排名。它被喻為是高等教育報導的『泳裝特刊』。每次在它公布結果的72小時內,《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的網站即被點閱一千萬次。這個雜誌那麼受歡迎是有原因的。如我之前所說,家家戶戶都知道選擇一個大學及支付大學學費將是這個家庭最重要、也最昂貴的抉擇。他們需要、也應該得到最好的資訊來引導他們。而他們資訊的來源應該是這些使我國高等教育體系能傲視全球的人。」

大學應以誠信面對排名

爭論「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最佳大學排行榜」之正面及負面衝擊,仍是美國高等教育研究學者最喜愛的話題。一位著名的學者最近提供了他的見解。華盛頓特區教育政策智庫研究員Kevin Carey,曾經是此排行榜的批判者,但最近卻轉換立場為大學排名的支持者,並發表一篇名為「為大學排名辯護」(In Defense of College Rankings)的文章。Carey此篇辯護的文章處理許多有關大學排名的問題,也批評美國U.S. News及高等教育學界。

Carey寫道:「外部排名奪走學校的主導權,尤其當排名是針對那些掌控學校財政命運的消費者時,情況更為混亂。如此一來,排名代表市場上嚴酷又激烈的競爭。許多人深深憂心市場的負面效應及消費主義會影響高等教育,並視排名為首惡。但這樣是沒有意義的。當我們一直在爭論,排名會使得學生逐漸將自己視為有經驗的消費者,既而產生的各種利弊時,事實上,排名並未造成這個趨勢。排名僅是反應這樣的需求,即使不是美國U.S. News,也會有別人來做。」

Carey並提出,有人質疑若是學校試圖透過一系列對學生不友善的入學門檻政策,來提高自己的排名,《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應該承擔多少責任。Carey說:「不需承擔任何責任。機構誠信的責任必須由機構自己承擔,也希望這應該是各機構須優先考量的。若是你放棄了選擇誠信作為優先的責任,你將也會喪失做選擇的能力。然而當學校選擇向美國U.S. News撒謊,排名批判者卻責怪美國U.S. News,而不責怪撒謊的學校。這真是很奇怪的事,高等教育本身竟然不賦予大學機構道德與榮譽。」

消費者有權透過排名了解學校資訊

無論如何,美國的大學排名最終仍然會是各方所研究與爭論的焦點,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大學排名已成為公共政策中具影響的力量,同時也是消費者選擇就讀大學時搜尋資訊所採用的有利工具。

(本文由許媛翔翻譯)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