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如何看待大學排名
文/劉維琪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長

自有大學排名以來,它就是個不受大學歡迎的事物。只要一提起大學排名,大學就會有許多理由告訴你它的壞處,以及為何他們反對排名。可是相對的,這社會上卻有另一群人非常喜歡大學排名,排名資訊對這些人來說非常方便使用,對大學排名的好惡形成兩極化的對待。這實在是個很奇特的現象,其中的癥結在哪裡,值得我們細細探究。

排名與評鑑互有不同

讓我們先釐清「排名」與「評鑑」的差異。目前無論是採取「認可制」的一般大學系所評鑑,或是「等第制」的科技大學與技術學院評鑑,其結果最後都會有一份文字的描述性報告,說明受評學校系所現況、優缺點與建議,再加上其「通過與否」或「等第為何」。

至於排名,則是先有一套共同指標,根據指標進行調查或蒐集資料後計算出分數,再透過加權平均等運算方式得出總分,最後依總分高低依序排名。

排名資訊雖簡化 結果卻一目瞭然

經過上述簡單的說明,就可知道為什麼大學排名歷經二、三十年發展仍流行不墜了。因為以文字敘述來呈現績效結果的評鑑報告,只能讓大眾窺知該校情形,難以比較校際之間的優劣差異,且形式上較為複雜,需花許多時間研讀,不容易消化;排名則以簡單的分數與名次清楚分出學校高下,訊息一目瞭然,讓外界非常容易參考。

尤其進入21世紀之後,高等教育更加強調大學的學術責任與透明化,上至政府專家、下至年輕學生,都需要知道大學的學術表現,作為分配資源或選填志願的參考。因此,大學的學術表現不只專家要能清楚掌握,連一般學生也想看得明白,以致於較為複雜難懂的評鑑報告無法滿足各方人士的需要,而以「數字」代表學術表現與優劣,雖然有資訊過度簡化的問題,卻也正是其價值所在─讓各界可以輕而易舉的判別學校的學術表現與相對位置。

排名效度與信度 需要再加強

既然無法去除大學排名,大學不如共同努力解決排名所產生的問題。大學排名主要問題就是效度與信度。所謂效度,是指排名方法是否正確衡量出大學的學術表現?大學從投入到產出是很多元複雜的過程,目前幾乎沒有一套有效的排名方法能把大學各部分的表現完整呈現;例如上海交大的「世界大學學術排名」偏重研究面向,以及《時報高等教育增刊》的「世界大學排名」著重學術聲譽調查,二者都無法反映出教學表現。

而排名的信度,指的是排名方法是否具有一致性?換言之,一個高信度的排名系統,當兩校的學術表現一樣時,排出來的結果應該一樣;或者使用同一個排名工具調查不同對象有關同一所學校的表現時,得出來的結果應該一樣。但以聲望調查為主的排名,在此方面就不容易做到結果的一致性,以致於信度經常被人質疑。

當然,一個排名系統若能使其效度與信度都達到「完美」的境界,外界對於大學的了解就可以正確無誤,排名的存在也不會招致非議;可惜檢視現有的排名系統,在效度與信度上往往都難以做得周延,甚至衍生出一些問題:包括在外國有學校為求上榜,一味針對排名指標做加強,抹煞了大學的多元發展;或者資源配置錯誤,將經費大量投注在指標項目,例如花錢作公關,只為了讓聲譽調查的成績好看。

最糟糕的則是可能誘導學校投機化;例如若以產學合作計畫數當作評比指標,可能會有學校設法多爭取小型計畫以衝高計畫件數;若評比項目為產學合作的總金額,也難保不會有學校將訓練課程與推廣教育經費一併納入產學合作經費計算。為了擠上排行榜,大學的「誠信」開始面臨考驗。

以多元分項分類排名 提高效度

該如何解決排名的效度與信度問題?在效度方面,若以「瞎子摸象」的故事作比喻,既然沒有一套排名系統可以完整呈現學校全部的辦學表現,則大學不妨以寬容的態度,容忍分別摸到「象鼻子」、「象耳朵」、「象尾巴」……等各種不同角度的多套排名系統同時存在,再由社會大眾綜合判斷、共同參考以拼湊出全貌。如此即可解決使用單一排名系統會有以偏概全、效度不高的問題。

此外,排名機構不宜將不同的評比項目綜合加權為一個排行榜,而應根據個別評比項目(如教學、產學合作、學術論文、畢業生雇主滿意度等)的特性,將評比結果依「大學性質」或「學術領域」分類排名,評比結果更應「擇優」公布,不要從頭排到尾。如此分項評比,且分學校或領域擇優公布,既可提高排名的效度,又能鼓勵大學針對各自的「強項」努力,凸顯學校多元發展的機會,避免資源錯置。

使用客觀資料庫以提高信度

而要解決信度問題,則應儘量使用客觀的數據或資料庫,尤應避免使用主觀的聲譽調查,同時公布評比目標與方法,以使信度提高。

既然大學無法不面對排名,不如讓排名能夠更健康的發展,並促成大學間的良性競爭,才是學校、學生與社會之福。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