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落實分類評鑑 邁向務實辦學—專訪前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
文/陳曼玲
圖/葉陶軒

隨著大學評鑑結果陸續公布,以及退場政策與評鑑結果的連動,學術界對高教評鑑議題也益發關注。本刊特地專訪長期推動教育改革的前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他呼籲,教育部應儘速修訂大學法,明訂大學分類並區分各類大學的目標、宗旨、理念,用評鑑與經費補助的競爭機制,引導大學分類後朝「務實辦學」的方向發展。

基於520之後內閣全面改組,李遠哲也建議新任教育部長,應公開撰文提出高等教育藍圖,付諸社會討論,修正定案後作為今後高等教育政策執行依據;同時回頭檢視行政院教改諮議報告書與高教宏觀規劃委員會報告書,將可行或重新修正之處落實推動,以健全教育政策形成的機制。

以下是訪談紀要: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近來教育部開始推動大學分類,這也是您多年前在行政院高等教育宏觀規劃委員會的主張,請您談談大學分類的目的何在?

修改大學法 明訂大學分類

李院長答(以下簡稱答):1955年我考大學那一年,18歲年輕人能進大學的比率還不到3%,現在則提高到60%以上,可見大學教育已經從菁英教育轉變為普及教育。當大多數人都能接受16年教育的時候,不同大學間也應該扮演不同的角色,在民主多元化社會培養不同的人才,實現各種不同的夢想,如此才能推動社會進步。

所以大學應該分類,某些大學扮演的角色應該與另一些大學不一樣。但現在最可怕的是,大學法把所有大學當成一種大學來管理,仍然停留在過去培養少數菁英的觀念上,看不出來這個大學的「分母」指的究竟是研究大學、一般大學、還是餐旅大學?

大學法不能再把所有大學當成同一類大學看待,應該具有方向性,明訂各類大學的目標、理念與宗旨,引導大學做好分類,明確知道自己歸屬於哪一類大學、有什麼理念、辦學達到什麼目的、應該培養哪些學生。大學如果不分類,辦學方向沒有抓好,則除了排名在前面的幾所大學之外,多數大學都會變成失敗的大學,學生都會變成失敗的人。

以教改報告書及宏觀報告書為本 健全政策形成機制

問:當初行政院高教宏觀規劃委員會建議大學分成研究型、教學型、專業型與社區型四類,後來教育部與大學校長另外提出新的分類主張,您認同嗎?

答:現在教育政策形成的機制不健全,也沒有花很多心血去做政策研究。教育的進步應該一步步累積上來,對於過去已經提出的建議,包括教改諮議報告書及高教宏觀規劃報告書,教育部應該集思廣益,廣泛蒐集社會大眾意見,公開討論後再決定哪些可行、哪些需要修正,而不是沒有看過以前的研究和討論,大學校長就可以公開主張大學部學生數少於65%屬於研究型大學。

我也不贊成僅以大學部學生數作為大學分類的依據。不見得大學部學生多就不屬於研究型大學,也不是研究所多就代表這所大學的研究力佳、是好大學。政府應該好好研究過去報告書的內容,針對缺失提出建議,不能在政策上自由心證。

分類評鑑 宜避免使用共同定量指標

問:之前教育部曾提出大學以後可以採取分類評鑑的主張,您認為該怎麼做?

答:政府應該訂出各類型大學的比例,做一個分配,尤其公立大學使用國家經費,理應由政府來規劃適當的比例,例如全國應有10%的大學生進入研究型大學就讀,則以競爭性經費及評鑑結果引導公立大學進行分類甚至整併,協助大學朝務實的辦學方向發展。而研究型大學與其他類型大學學生之間的轉學管道也應該更加暢通。至於私立大學因屬私人興學,辦學理念上則可較有彈性。

吳京部長在位時,曾邀請我參與化學學門的評鑑,我沒有同意,因為將臺灣各大學的化學系做一個比較,把名次從頭排下來,等於是把全國所有大學當成同一類型,以臺大化學系作為評鑑標準,來評量全國所有大學的化學系,既沒有意義也誤導大學的辦學。

因此,大學分類評鑑應該評鑑大學的辦學目標務實嗎?理念對不對?相關措施如課程設計、師資聘請,有沒有符合設定的目標與理念?辦學成果有沒有達到這個目的?對社會有沒有貢獻?這是評鑑的功能所在,而不是去評鑑與學校努力無關的項目,例如生師比多少等「定量」指標。

這就好像評鑑一個人,如果只用身高168公分、體重53公斤為標準來評斷美醜或健康,是不對的。評鑑不應該使用共同的定量指標,如果沒有好好深思,將會為大學辦學帶來扭曲。

分類≠分等 評鑑結果不宜排名

問:針對分類評鑑的方式,您贊成對同一類型學校的評鑑以排名區分優劣嗎?還是參考美國大學評鑑與現行系所評鑑採取「認可制」,只做自我比較,不做校際評比?

答:不要把評鑑當成分類的等第,說研究型大學比教學型大學好,其等級優於其他類型大學,這是錯誤的觀念,不是念臺大就比較了不起。像美國社會在政治上與藝術上有良好表現的人,往往是州立大學的畢業生,而不是來自研究型大學。

因此,不僅不同類型的大學不能排名,即使同一類型的大學也不宜排名,但同類型大學中區分出表現較好或較差的學校則是可以的。

分類評鑑應該以書面描述評鑑結果,包括學校是否有好的辦學理念、辦學目的?有無達成目標?有無改善機制?辦學品質與國際地位有沒有比從前提升等。而當學校評估無法達成預期目標時,政策也應容許大學變更自己的辦學理念與分類型態,重新轉型。

新教長應提出高教藍圖 博採眾議再實施

問:520之後內閣將有一番新局面,您對新任教育部長有何建言?

答:現在政府的弱點,就是政策的形成沒有上軌道,應該以過去提出的教改諮議報告書及高教宏觀規劃委員會報告書,當成走入下一步政策的基礎,據此形成教育政策藍圖。

我跟過去許多任教育部長建議過,上任後應公開發表一篇文章,提出對高等教育的看法,將現有的高教問題與未來的改進方向清楚交代,付諸社會討論:這樣的看法好嗎?大方向對嗎?經大眾參與討論後形成共識,並接受外界的意見修正才拍板定案。而不是像現在既不能提出有效的辦法,也不能接受別人的意見,導致好的案子有人反對就不敢做,沒人反對的案子才做,結果會做的往往是不好的案子。

改變招生方式 破除菁英迷思

問:您對大學的建議又是什麼?

答:在五年五百億與教學卓越計畫經費的引導下,大學分類已經漸漸形成,最近幾年臺灣的大學真的出現很大的變化,大學真的動起來了。我給大學校長的挑戰是:大學教育的目的在哪裡?升學在主導大學的教學,大學如果能改變入學與招生方式,就能影響整個教育體系,這是大學校長責無旁貸的工作。

對大學校長我還有一個期許,教改的理念就是「把所有的學生帶上來」,18分上大學該檢討的是國高中教育,為什麼沒有好好把學生教會就讓他們畢業?但既然進了大學也沒有關係,只要學校能好好教導,畢業後也能對社會做出很大貢獻。大學生選擇當計程車司機並沒有什麼不好,我們社會的階級觀念太深了,以為進大學的都是菁英,難怪許多大學生畢業了就失業,因為很多工作不肯去做。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