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技專評鑑的成效與反思
文/林尚平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管理學院院長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兼任研究員
圖/張明華

近年來各界對技職教育評鑑之辦理,有著相當多不同的意見。先容我簡單綜合教育部技職司所持續辦理技術學院與專科評鑑各年結果,在這90幾所新舊技專校院之實際校務發展歷史中較明顯的成長:

評鑑大幅改善技專校院體質

一、財務不健全的、過度干預校務運作、甚或無法挹注更多資源提供辦學之董事會,逐年因評鑑被檢討而減少,加上生源日少之市場壓力,學生家長等選校有較公開資訊提供等,迫使許多私校董事會調整心態,甚至有些更主動調整董事會結構,吸納更多公益董事,以迎戰公立學校為目標。

二、公立學校間、私校間及公私立學校間,因評鑑資料與結果之透明化,以及競爭壓力,使各校在各種資源的努力爭取與各項教學資源之投入等之價值創造,明顯增加許多,而不再像以往多以「節源教學開支蓋校舍」之成本導向為主。

三、累積各年之行政類評鑑結果顯示,多數學校之各類行政程序(如教務之學籍與課務管理系統、總務、人事、會計系統等)與行政電腦化多已具備,各校間已不再是被動之有無或因應的差別,而是服務之主動性或預應程度之差異。

四、在鼓勵教師進修取得學位或取得證照及實務經驗方面,這十多來年更是所有技專校院共通的特色。教師主動參與國內外研討或業界觀摩研習等之比例高,更是對我國技職高等教育,注入源源不斷的求新動能。

五、這幾年幾乎所有來自各界之評鑑委員均一致發現,比較起一般大學,雖然多數技專學生並非來自傳統精英教育,但技專校院教師盡心對學生的教學與輔導投入,特別是在課程外對學生在實務經驗之取得與證照取得,那種幾近不計報酬的額外付出,是我國教育對產業人力培育重要之能量基石。

六、系所科之基本運作機制(如教評、課程、資源委員會議制等)多已建立,雖然在運作之程度與內容及成效上有些差異,但相關之團體領導及回饋模式已多有雛形。而配合多年來教育部政策所推之系科本位課程、跨領域學程、就業/最後一哩學程、實習/實作課程比例、證照輔導、提升英語能力計畫等,雖各自在執行之資源與內容上有所差異,但在各校系間均多已成為具體目標及師生可朗朗上口之教育共識。

對外界質疑技職評鑑問題的回應

雖然每年均仍有發現校務行政或專業科系等均需再努力的方向(如包括:財務更公開透明、強化共同參與管理之機制、系科定位與校內資源投入須更對焦等),但從前述三十年來技專校院在各方面累積成長進步後,是否也意味著下一波技職教育評鑑,須開始思考評鑑要扮演之功能與角色。

在歸納個人對未來技職評鑑發展之角色功能看法前,先針對過去技職教育評鑑辦理多年來,各界質疑過但仍存在的幾個問題,提出個人的淺見:

一.各界似乎總覺得實地評鑑之時間過短,無法充分了解學校或各科系之辦學。很多人覺得實地評鑑時間多才能讓來自外部的委員,從各種角度、資料、資料提供者(教職員及學生等)充分了解學校或科系之種種面向,這點不論是從「論斷」學校或科系的好壞或「回饋更多資訊以供後續成長改善」等目的來看,都是非常需要且正確的。

這也是目前在各公司行號執行人員績效評估上,目前最迫切需要之績效管理功能,「行為導向是績效評估—建立有共識且可觀察之行為指標,長期紀錄並據以成為回饋之具體項目」。但國外數據顯示僅有不到二成之付得起經費的大型企業嚐試去做,原因在於成本、時間與對效益追求之決心。

• 經費成本與委員機會成本應一併考量

先就成本來論,實地評鑑時間的多寡是與可投入資源成正比的。而資源亦不只是評鑑經費而已(目前科大加技術學院與專科一年評鑑成本就近二、三千萬以上,而且全數是教育部經費支應),尚且須包含委員之機會成本(一年20校,每校三天,一個委員就須將他一年可工作的200多天,讓出60天來投入評鑑;而技專校院有近90所,約分四年一輪,也就是沒有一年是可休息的)及其他的管理成本等之增加。

即使教育部能解決經費之籌措(或請學校申請付費等,目前只有專案評鑑是學校繳費或扣補助款),執行實地評鑑加長時間中,最困難且關鍵的應屬委員之機會成本。

基本上要全部是專職之委員(須包含各領域專家及業者且其專業能持續跟上新知者)勢必是有困難的,而解決方法不外:聘請退休人士或聘專職之評鑑專家(以現行一年20校技術學院評鑑,以最多科系之學校來看,行政加專業類科系近百人,可能嗎?);或仍以現行兼職委員為主,但打散讓前往各校系之委員較不重複的方式來執行(須更加強委員間之共識與評分基準);亦或綜合前兩種作法。當然這方面若真的努力花一些時間與經費進行溝通、整合、訓練、說服各校各界等,亦應可逐步修正達成。

• 評估拉長訪評時間的效益

當然成本不應是唯一的考量。接下來就效益面來看,那麼先須定位,拉長的時間(多一天、二天、一星期)要做什麼?更仔細查閱或比對資料?參與觀察教師上課及教材使用情形?深入了解各實驗或專業教室使用情形?實際參與學生校內外實習課程或實作課程?多與一些學生及教師個別深入晤談?多增加畢業校友甚或家長晤談?晤談產學及實習合作廠商或機構?

以上有許多在增加了時間後,是實地評鑑可以去做的。但每個科系因專業領域不同,應著重在哪些項目?現行護理專業評鑑五天評鑑以著重增加對實習機構、實習與教學程序及內容等為主,可是工程類呢?商業或其他社科應用類?是否亦應先重各專業領域教學品質確保之架構差異,比照護理領域,請各專業學會組織先行研究設定,或許需增加之天數與著重項目,會有相當大之差異。

• 審慎處理與評鑑委員的對話

再者,多半所增加之時間,不外是希望增加委員與受評單位間對話之機會。而過去有限時間無法提供與受評單位充分對話之機會;就算有時間,可能亦無法充分展現對話帶來之效益:可能是畏懼委員權威,或受評單位(包含教師與學生等)只想揚善隱惡無法據實陳述事實,或委員未具備有「對話」之態度或耐心等。

而對話引發之內容究竟是以收集與確認資料作為「評價」用,還是作為回饋建立未來改善參考用,更須在評鑑一開始就有非常清楚的釐清與訓練,否則所增加之「對話」時間,更增添了後續評鑑結果公告之爭議性,需要非常小心。

二、外界反映所有該評鑑之事項均應可量化、客觀化。

有關這點應分為兩個部分來看:

•評鑑項目列之數據,應是定義很清楚(各校間不會模糊的)與可查核的。

有關這點在七年前校務基本資料庫系統建構時,就已面對並逐年從教育部、教育研究專家及各校座談間討論、確認、修訂。雖因教育指標有時在一些看法上會有所不同而不至於全面完善,但已建立回饋修正之機制與模式。學校針對所提供的數據,並應於評鑑前後準備好非常詳實的資料供確認。

• 評鑑是否應排除主觀部分,完全依賴具體客觀之量化資料?

或許有些學校會這麼認為,若是評鑑像聯考一樣,考前有明確之命題範圍,公告題型,考後題目有一定的標準答案,這樣就不會有爭議了;但評鑑是教育部向所有被鼓勵或被賦予「不同」定位學校之過去所做的「統一」成就考評排名嗎?所謂主觀的部分不就是在那些定位差異下,各校與委員間應有之對話詮釋的權力嗎?而放棄可包含對未來發展看法與預測之質性主觀的對話,與僅採統一客觀之題型與答案(量化)難道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這似乎不是一個用二分法去尋求「最佳解」的問題,應是需依賴評鑑利益關係人彼此的信心與信任共同尋求「最適解」。

三.有人質疑評鑑真的能反映技職教育與一般大學辦學之差異?

這可分為以下二點來探討:

• 一般大學教育與技職高等教育之評鑑架構與內容應有何不同?

目前評鑑似乎是將主要之差異放在:技職比起一般大學更應多著重產學案,課程應多證照/實務導向,追求學生畢業立即就業之比例要高等。在量化資料上,評鑑已明確要求出這些項目之數量區隔。

而配合質性主觀的部分,則透過評鑑指標與行前說明,依賴各委員進行以下之了解:教師普遍了解達成這些項目在教育/教學原理之差異嗎?還是表層之課程名稱與教學內容實務化?對實務化之方式了解嗎?認同嗎?當然有些較根本的問題是學校在評鑑上較難解答的,如:所有選擇進入技職領域求學之學生是否都認同應接納不同之教育原理嗎?這是學生對教育政策之選擇與政策傳播的議題。

• 各技專校院科系如何展現其與一般大學不同之教育/教學學理?

各系科經常需面對以下問題:高等技職教育之所有課程都應實務化嗎?還是比重問題呢?有比重就有孰重孰輕之爭?比例在各專業領域都相同嗎?誰有權利決定比重呢?還是各科系應在原理原則下,自行研究分析就業市場能力需求特性及學生來源特性後,自行訂定課程原理並發展出執行方案?

而未來是否能在各校之自主與自制成熟度都得到教育部信任下,科系之評鑑重點能夠調整為「各系在該方案形成分析之良否、方案執行之投入程度及產出等」,則有賴大家共識與努力。

一次性評鑑難以達成所有目的

歸納以上的觀察與淺見,個人覺得未來除非能依評鑑目的之不同,分別以不同型態之辦理方式加以執行,否則一次性評鑑要達成所有目的,其效果不但令人質疑,亦是不可能達成的。

就如同一般組織之人員績效評估一樣,要能作為過去所設定標準下之達成度的確認,又要作為能為未來持續成長而收集各方意見之績效回饋,其中廣泛涉及到績效評估時點(定時vs.隨時;系列vs.間隔)、方式(客觀vs.主觀)、參與人員之各種心態等,需要非常大格局之整體規劃分析與選擇。

國際認證能否取代技職評鑑
有待凝聚共識

再者,如目前已有國際工程教育認證、美國商管學院認證(AACSB)等,其宗旨並非取代教育部對各大學院系所辦學之督導權,而是民間各專業團體自身對教學品質認證之自我體認與要求。因此,如技職或高教之教育政策差異,是不會在這樣的認證系統中予以區分或強調的(各認證系統多半是由各院系所自訂研究或教學與服務之定位)。

這也就難怪目前政策上仍遲遲無法決定「通過國際工程認證之科系是否可以直接取代現行評鑑」之原因。畢竟現行教育評鑑中仍隱含著教育部必須對其教育政策執行情形負責之壓力。

因此,未來是否能根據「學校必須面對的教育督導(教育政策之配合及執行度)」、「參與全球同領域專業團體之教學品質要求認證(共同認定之教學品質確保過程與程序認證)」、「顧客/市場導向之自我成長(取得社會家長或學生之特殊認同與興趣等)」等,予以區隔出不同教育部與非教育部主辦但獲認同採認之各類型評鑑,則有賴大家的共識與努力。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