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技職校院教師研究評鑑之取向
文/耿筠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企業管理系副教授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兼任研究員
圖/張明華

我國目前有166所大專校院,其中93所為技職校院,在新成立、升格、轉型等種種因素下形成目前的局面。由於技職校院發展迅速,在就學人口銳減、口碑建立不易與資訊不對稱的狀況下,校際間競爭激烈。各種教師評鑑會影響學校的總體發展與資源累積,而總合性的評鑑制度結果的公布,往往會影響學校的聲譽與考生的信心。

目前對於大專校院教師研究評鑑,多半以期刊論文發表為基礎,並未對一般大學與技職校院加以區分。在此基礎上所衍生的教師聘用、教學發展與人才培育,是否能夠符合技職校院,成為本文探討的焦點。

評鑑指標偏重學術
壓抑技職校院產學合作

教師評鑑制度對於技職校院具有深遠的影響,其所採用的指標也在相當程度上改變了學校的發展。跟隨著評鑑指標,技職校院徵聘新進老師或是培育原有老師時,開始著重其學位與學術成就;能符合評鑑指標的老師,在學校獎酬系統中往往獲得正向的肯定,在其教學與研究中,樂於從事學術發表活動。此種氛圍非常可能在校園中壓抑了產學合作的活動,甚至影響基本的教學功能。

由於學生來源與資源分配等長期因素的影響,技職校院無法在相同的辦學績效指標下與一般大學競爭,如果再失去了辦學的特色,技職校院往往成為考生的次要選擇。

一般而言,評鑑以三種途徑影響教師的研究行為,影響力的由大而小為教師升等、學校升格,與學校評鑑等三種。以教師個人為考量基準,升等為職業生涯中的重要階段,絕大多數的教師全力以赴,以期刊論文發表為升等的慣例,已深植於各類型的大專校院,而以產學為升等依據的想法,則尚在討論的萌芽階段。

學校升格與評鑑雖然屬於全校的事務,但在校務政策與資源分配的引導下,對於新進教師的聘用、舊有師資的進修、成果獎勵等,當然受到評鑑項目的影響,進而影響教師的行為。這種行為的影響可能來自於自發性的認知,以著重學術發表所聘用或培育的師資,其本身就對於期刊論文有濃厚的興趣。也可能是被校務政策所激勵,或是來自於同儕的壓力,或多或少也投入學術發表活動。

目前的教師評鑑指標有利於學術論文的發表,但對於以實務為導向的技職校院確實產生了不良效果:第一、師資聘請與師資培育方向著重於學術成果,而非實務經驗的累積與傳承;第二、由著重於技能與實務教導的教學設計,逐漸轉變為學理的探討;第三、獲得學位之教師,逐漸往期刊論文發表努力,與產業實務日漸脫離;第四、科技大學與一般大學角色混淆。這種現象似乎悖離了技職校院的成立宗旨。

多數技職校院產學合作績效
優於期刊論文表現

被賦予實務導向的技職校院,其中部分學校已超脫了一般的期望,在學術發表上超越了高教體系學校。根據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在「近五年臺灣WOS期刊論文期刊影響係數權重積分統計結果」的分析報告中顯示,20個屬於自然科學類學門前十名的學校中,就有出現臺灣科技大學、屏東科技大學、弘光科技大學、遠東科技大學、嘉南藥理科技大學等學校。

而在評鑑中心「華人四地大學ESI論文之統計」的研究結果中發現,22所進入ESI任何學門世界前1%的學校中,就有臺灣科技大學與雲林科技大學。這顯示出技職校院也可以在學術論文發表上有傑出的表現,教師研究評鑑指標確實具有引導的效果。但是大多數技職校院在期刊論文發表的表現並不好。

然相對的,我國於民國96年正式完成了全國大專校院產學合作績效排名工作,由此項調查工作所蒐集的資料顯示,技職校院在產學合作的表現比一般大學好。國立大學與私立大學所爭取的研發及產學經費(包含國科會專題計畫),其中來自於企業的比例分別為4.43%與7.74%,而國立技職校院與私立技職校院分別為18.50%與20.24%。智慧財產衍生收入占總研發及產學經費比例部分,國立大學與私立大學分別為0.66%與0.39%,而國立技職校院與私立技職校院分別為1.97%與0.47%。很明顯的,在整體層次上,技職校院比一般大學的績效好。

這種現象可能解釋的原因至少有四項:第一、技職司在有限的預算下,持續資助技職校院從事產學合作,至少在政策上強調產學合作的重要性;第二、技職校院教師在爭取學術研發經費受挫的狀況下,唯有爭取產學合作才能獲取研究資源;第三、在評鑑制度實施與升格改制前,技職校院的教育方式與社會期待偏向實務操作,師資聘用與培訓著重實務經驗,原有老師比較習慣與企業合作;第四、職業學校培育的學生進入技職校院後,已經具備基本的實務操作能力,可以作為教師爭取產學合作的基礎。

提高技職評鑑產學合作比重

如同前文所描述,教師研究評鑑制度與指標確實會影響教師的發展與行為,從確實的數據上也可以反映出這種現象。然而評鑑指標的轉向,到實際行為的發生與成果的產生,可能會有普及效果與時間落差的問題。

目前產學合作的評鑑項目主要包括研發成果專利數、技術移轉、產學合作總數、產學合作總金額等,多位教育長官與學校校長認為已經可以涵蓋產學合作的重點;但其僅有約5%的比重,曾經有多位校長表示應加以提高。

除此之外,尚有校長建議,加入教師實務導向研究的質與量、學生實務專題的績效、學生考取證照的績效、學生海內外實習情況、學生就業情形、推廣教育績效、建教合作績效等項目作為產學合作之指標,可使評鑑項目更為完整。這些校長們的建議,正好與行政院的政策是一致的。

從評鑑引導技職校院研究
朝產學合作發展

然而,以產學合作為基準仍然存有許多實施上的疑慮,例如產學合作績效的產生,有時候與教師的努力並無關係,尤其是在經費爭取部分,不可諱言,從業界退休或是家族因素而熟識企業的教師,便非常容易爭取企業的經費。

另外,許多產學合作計畫與教師研究並無直接關係,例如工程檢測計畫數量與金額皆龐大,但是大多數為例行性的操作過程。還有就是產學合作的若干要素與教育系統根本上的不相容,例如廠商要求教師保密、承擔責任、爭取時效等,使得獲得之知識可能無法運用於教學。

以產學合作作為教師研究評鑑的依據,並非新鮮的事務,長期以來一直有這樣的聲音,對於技職校院尤其重要。儘管上述疑慮長期被質疑,但不可以此為藉口,反而應該廣徵建議,使得產學合作績效作為技職校院教師研究評鑑的制度更具有可行性。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