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大學如何分類?校長提建言
文/鄺海音

國內大學數量蓬勃發展,截至96學年度已經有149所大學,要求大學分類的呼聲越來越高。由12所頂尖大學所發起的「臺灣高等教育論壇」日前舉辦「臺灣高等教育發展策略:大學之分類」研討會,建議國內大學依大學部學生比例分為「研究型」、「教學研究型」、「教學型」三類,分別訂定各類型大學的評鑑指標。

研討會於去(96)年12月15日在政治大學公企中心舉行,由中山大學與中央大學合辦,邀請發展國際一流大學及頂尖研究中心計畫的12所大學校長、副校長、教務長、研發長,及26所卓越計畫大學校長參加,會中對於大學分類原則、大學分類後的責任及資源分配、大學分類後的績效評鑑與重分類等議題有熱烈討論。

分類無關優劣 彰顯自我特色

與會人士一致認為,大學分類無關優劣,而在協助學校自我定位,分類原則應以追求卓越發展為最終目的,依大學意願發展自我特色。

臺灣大學校長李嗣涔主張,無論大學分成幾類,對於歐美各國的分類,我國不宜東施效顰,宜考量國情及需求,訂定適當的類別名稱,而且分類不宜過多、過細,以使高等教育機構及利害關係人,包括一般納稅義務人,都容易了解;另外,各類別之間應有清楚的區隔,不宜過度重疊,且應彰顯各類別的核心特色。

李嗣涔進一步將國內大學依大學部學生比例分為三類:大學部學生少於65%屬於「研究型大學」;介於65%至85%之間屬於「教學研究型大學」;超過85%則屬於「教學型大學」;上述各比例可有加減5%的彈性。他說,目前12所研究型大學的大學部學生比例都符合這個分類,以此分類較貼近現況。教育部並應對每一個類型的大學都給予大量的競爭性經費。

這項提議獲得其他校長迴響,包括陽明大學校長吳妍華、長庚大學校長包家駒、中興大學校長蕭介夫等人都發言表示贊成;但中山大學副校長周逸衡也提醒,以大學部學生比例來分類比較恰當、簡單,並有助於資源適當分配,但千萬不要把「研究型」、「教學研究型」與「教學型」變成排名的概念,誤導研究型大學優於其他二者。

分類不是分級 同類中分高低

陽明大學副校長宋晏仁亦指出,有些人誤以為大學「分類」就是大學「分級」,但大學分類不應該區分前、後段,而是每一類大學都要有自己的前段與後段學校,「不是只有研究型大學才是好學校、才招收好學生」。

也有大學提出憂慮。包家駒呼籲,大學分類不應遺漏學生的觀點,應思考如何協助高中生選擇學校,要選研究型好還是教學型好?高雄大學教務長莊寶鵰說,現在教育部凍結研究所招生人數,若以大學部學生比例作分類,則第一次分類之後就很難再重分類到其他類型的學校,建議教育政策應配合分類加以鬆綁。

政治大學校長吳思華認為,大學分類應自然演化形成,不宜透過「機械性指標」,例如學生人數、博士班數量、論文發表篇數等來強制分類,以免忽略社會期待的回應。

創造各類型頂尖大學
評鑑採不排名認可制

至於大學分類與評鑑的關係,與會人士都同意,不同類型的大學應有不同的評鑑指標與評鑑標準。

李嗣涔指出,現在沒有大學分類機制,造成各大學紛紛朝向研究型綜合大學發展,全國140多所大學只能在唯一的金字塔上排序,一旦大學分類趨於多樣化,就可創造出不只一個金字塔,且每個金字塔都有其頂尖大學。

他具體建議,大學分類後應該根據規劃出的高等教育類別,訂定各類型大學明確、清楚的評鑑指標,以及每一類型大學中傑出、普通與退場的表現標準,讓高等教育機構知道努力的方向。大學評鑑時再依據各校類型進行評鑑,並對各類型大學表現傑出者予以獎勵,如此一來,各校可能都有機會成為各類型大學的頂尖大學,也有助於社會多元價值的建立。

宋晏仁說,大學分類不應以排名進行評鑑,否則將導致學校特色無法發展,應該採取不排名的「認可制」或「認可獎勵制」,導引大學設定合理目標與達成策略。

吳思華主張,各大學應對辦學目標有清楚的任務陳述,以此作為分類後大學評鑑的基礎,落實認可制的精神。他也期待大學分類之後,能激發出大學自我挑戰的勇氣,訂出與其他大學不同的任務,而不要每一個大學的辦學目標都大同小異。

大學分成三類 宜有配套措施

最後研討會達成共識,建議教育部以「研究型」、「教學研究型」、「教學型」三類作為大學分類基礎,推動時並應有配套措施,包括改變招生入學方式、學校建立自評制度與調整教師評估辦法、大學法人化的完善退輔制度與相應經費需求、人事員額鬆綁等,同時督促建立評鑑的可信度,加強審查委員會的嚴謹與專業程度。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