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大學學術評比發展與上海全球排名會議反思─如何建構世界一流大學
文‧圖/侯永琪
    輔仁大學全人教育中心副教授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兼任研究員

20世紀末,各國大學數量激增,促使全球高等教育正式邁入市場化的新時代。而在高等教育激烈競爭中,大學排名似乎是被現今許多高教體系運用來監督大學教育品質的一種重要方式。

各國大學排名的歷史發展最早源自於19世紀初歐洲學者開始統計各大學優秀學生的數目,若擁有愈多優秀學生大學則代表學校品質愈高。但真正將各大學依好壞高低來排序,則始自於1870年美國「全國教育委員會」每年所公布之各大學相關統計資料。

大學排名的興起

隨著愈來愈多的資料被公布,將各大學排序性列出的大學排名也因而慢慢形成。然而第一份正式被認為大學排名是1910年由美國心理學者James McKeen Cattell所公布的「美國科學學者」(American Men of Science)。Cattell是依據科學家獲得學位與任教之大學為主要排名指標。雖然Cattell只公布至1993年,但卻影響日後各項大學排名研究方法發展甚鉅。

80年代之前,美國已有相當多樣的大學排名,如1925年Raymond M. Hughes的「美國研究所聲譽研究」、1946年Chesly Manly的全美「最好10所大學、男女合校學院、男子學院、女子學院、法學院及工學院」、1966年Allan M. Cartter的「研究所品質評比」、1970年Kenneth D. Roose 與Charels J. Anderson所延續Cartter的「研究所品質評比」等。

1983年,「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公布第一份全美最完整大學排行榜,影響日後所有大學排名發展的方向甚鉅。1987年「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繼續公布「美國最佳研究所排名」。為了使大學排名更有效度,「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依據「卡內基高等教育學府分類標準」,先將所有被排名大學以辦學目的不同加以分類,但這也間接造成大學分類與排名兩者被混淆與誤用的情況。

1992年,美國紐約知名雜誌Princeton Review出版一本有別於「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的大學指南,介紹美國357所大學概況。90年代初,美國佛羅里達中心(TheCenter)開始關注美國主要研究型大學的學術表現,自2000年起,每年公布「全美頂尖研究大學」報告。

90年代初,各國開始跟進美國的作法。1991年,加拿大Maclean’s雜誌首先追隨美國「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腳步,也採用先分類後排名的模式,公布加拿大第一次全國公立大學排名。與美加相較,德國大學排名直至90年代末才開始發展,由教育智庫「德國高教發展中心」(The Center for Higher Education Development)進行非排序式的學門排名。緊接著瑞士、荷蘭、澳洲等國也開始參考各國的評比系統,發展區域性或本土性的評比模式。

受到各國大學排名研究發展的影響,90年代初,臺灣一些媒體機構,如「遠見雜誌」、「天下雜誌」、「中時晚報」、「1111人力銀行」等也開始進行國內大學聲譽排名研究,但因研究方法嚴謹度的問題,並未引起太多的關注。21世紀大學排名發展的國際化趨勢已來臨,這也迫使臺灣高等教育機構不得不加入各項學術評比的競爭,並開始正視如何發展出自己的評比系統。

大學排名國際化

進入了21世紀,大學排名出現國際化的趨勢,開始發展區域性或全球性的大學排名。2002年,瑞士國家「科學與科技中心」(Center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以期刊研究論文數目與影響力作為評比683所大學指標,並公布第一份最重要的國際評比排名「研究型大學排行榜」(Champions League of Research Institutions)。

但真正將全球主要研究型大學納入評比的為大陸上海交通大學在2003年6月所公布的「世界大學學術排名」(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 ARWU),其主要採用國際認可之學術成果與學術表現作為主要評比指標,對世界1,000所大學進行排名,此舉不僅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其中所採用的評比指標更成為各國政府追求學術卓越,造就世界一流大學的依據。

僅接著2004年10月,英國「時報高等教育增刊」也公布全球前200名世界大學排名,同年西班牙國家研究委員會(the Spanish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網路計量研究中心(Centre for Scientific Information and Documentation, CINDOC-CSIC)之網路實驗室(Laboratorio de Internet)也針對世界大學的網路學術表現進行「世界大學網路排名」(Webometrics Rankings of World Universities)。

發展至今,各具有特色的世界三大全球大學排名鼎足而立,也是目前最為全世界所關注的高等教育學術表現評比系統。但基於全球大學排名只展現出大學整體籠統的面貌,無法看出各大學領域發展的特色,英國「時報高等教育增刊」與上海交通大學又分別於2006年、2007年公布全球五大學術領域排名。

大學排名類型

目前全球大學排名的種類相當多樣化。以排名的性質分,可分為四大類:1.綜合大學排名(college ranking);2.大學學門排名(program ranking);3.大學學科排名(subject ranking);4.大學指南(guide book)。前三項屬學術聲譽評比,第四類則是大學資訊提供。

若以排名對象分,可分為三大類:1.單一國排名,如「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2.區域性排名,如Asia Week的「亞洲最佳大學排名」,荷蘭Leiden University「歐洲大學研究表現評比」;3.國際評比,如「上海交通大學」與「英國泰晤士報增刊」。但全球評比為了公平性,需考量選擇一些有跨國共識性的量化指標,是故性質較為單一,也只能反映出大學某一面向。以發展時間來分,學科排名早於綜合排名;各國排名也比全球評比有較長的歷史。

2007年10月上海交通大學
全球大學排名會議的共識

不論大學排名系統所採用指標、方式、目的為何,社會大眾對於上榜大學等於品質卓越有相當一致的共識,這也引起學術界的強烈關切及反彈,深怕不利自己的排名會導致高等教育相關成員負面的評價,而阻礙其未來發展。

為了能使大學排名者、排名研究者及大學本身有一良好的溝通平台,200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歐洲高等教育研究中心(UNESCO-CEPES)和美國高等教育政策中心(IHEP)等單位聯合發起組織大學排名的第一次國際研討會,會中強調,「高等教育機構的排名或排行榜是一個全球現象。這些排名或排行榜提供許多功能,如提供消費者高等教育機構之表現較易被懂的資訊,激勵所有大學間的相互競爭,作為經費分配的一種機制,鼓勵大學、系所發展特色等」。

但為了能更進一步加強大學排名研究,探討有關大學排名本身的品質與評比方法,UNESCO-CEPES與IHEP邀請德國高等教育發展研究中心與上海交通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等機構共同參與,並於2004年,在美國華盛頓成立了「國際排名專家團體協會」(International Ranking Expert Group,簡稱IREG),並召開了第一屆IREG國際會議。參加的人員包含排名者、大學機構及高等教育學者等約20人。

為了讓快速發展之五花八門的各國與全球大學評比,能在排名研究與發布上有可以依據的理論架構,以確保評比的品質與運用,2006年IREG在柏林召開的第二次會議公布了「高等教育機構排名柏林原則」(the Berlin Principle on Ranking of Higher Education Insitutions)。排名者可依據「柏林原則」所列出相關項目,進行自我檢驗:1.目的,2.排名對象,3.指標權重分配,4.資料蒐集管道,5.資料信度與效度,6.公開呈現方式等。排名評論者或各大學也可藉此了解各項評比的品質,並以此作為改進的參考,而不會迷失在評比遊戲之中。

2007年10月IREG繼續在上海召開第三次會議,所參與的全球學者超過百人,分四大主題-大學排名近期發展、大學排名研究、其他類型大學評比及大學排名運用與影響。兩天討論相當熱烈,發表論文約20多篇,最後並決議2008年將推動一個跨國性的「學術排名國際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on Academic Ranking, ICAR),持續關注全球大學排名的發展,並作為各國排名研究資源整合的平台。

會中美國、英國、加拿大、德國、中國、俄羅斯、羅馬尼亞、澳洲、臺灣、哈薩斯坦、西班牙等20幾個國家的大學排名者不僅報告其排名發展、所面臨問題與無法突破的限制,也不斷提出反思,並嘗試找尋解決方式。

美國高等教育政策中心董事長Jamie P. Merisotis指出:「高等教育機構評比的全球現象是過去幾十年來最令人感興趣的高等教育發展之一,雖然它也時常帶來爭議,但排名已是目前塑造高等教育應是什麼或應做些什麼的最主要部分之一」。「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全美最佳大學」計畫主持人Robert Morse就為上海全球排名會議下了四點結論:

1.排名已是成為一種必要的存在;2.排名現在已是全球的現象;3.排名將會持續以國家或區域為基礎的方式進行;4.排名已經在21世紀確定其在高等教育應有位置-作為消費者、評量、績效、同儕評比所使用的一種工具,當然它也會被當做一項作為各校之間教育表現比較與目標訂定的公開標竿。

大學排名與世界一流大學的建構

全球大學的國際評比帶領各國高等教育朝更國際化的方向發展,這不僅使得大學之間的競賽進入全球化的階段,也使得各國政府彼此的競爭,進入前所未有白熱化狀態。為了使自己國家能有多一點大學擠進全球大學的排名,如何「建構世界一流大學」成為現今各國政府在發展高等教育最重要的一環。尤其對於將擁有「世界一流大學」作為國力提升展現的許多開發中國家來說,其所採用的主要策略,即是將各項國際評比中名列前茅的大學,作為其模仿與合作的對象。由2007年三大世界大學排名的前10名皆為美、英兩國來看,不難理解為何這是現今大部分大學所採用的最直接策略。

此外,有兩項方式也是各國經常運用提升排名的策略:1.整併高等教育機構;2.設立新的大學。前者雖然花費不多,但會引發內部反彈與認同的問題;後者則雖無管理矛盾的問題,但建立一所全新大學的花費相當高,而且在短時間難獲得學生與社會的認同。

美國學者Philip Altbach在第二屆上海「世界一流大學」研討會中,所發表「知識帝國:發展中國家建構世界一流研究大學的挑戰」的演講中,就提出一個令人相當關切的問題,「是否每個發展中國家都需要至少一所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學?」而答案是肯定的。但他也明白點出各國政府在這波國際評比的趨勢之下,所顯示出的焦慮與矛盾:「各國都想有一所世界一流大學,但沒有人知道它是什麼,更沒有人知道應如何達成」。

這也使得發展中國家在追求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學時,往往將會比已開發國家面臨更多挑戰與衝突,如學術自治、世界級教授的聘任、基礎研究與產業發展的均衡、財務資源的穩定度,以及來自各國的國際競爭壓力。

事實上,大學本身皆了解到在建構世界一流大學時,不應流於過度短視的操作,須真正評估本身的實力,長期經營,就如世界銀行高等教育整合領導人Jamil Salmil所指出的,並無「速成的」世界一流大學,而唯有在擁有優秀人才(教授與學生)、充裕資源(豐富學習環境與進行頂尖研究)及良好治理模式(鼓勵策略願景、創新及彈性,使大學能學術自主與運用資源,而不受到官僚體制的制肘)三項的基礎之下,才能在未來有建構出世界一流大學的可能。

排名應朝多元化發展

現今已有許多學者呼籲大學排名者,認真思考多元化「世界一流大學排名」的分類與型態,以引導全球各國大學能更健康的發展,如世界一流文理學院、世界一流社區大學排名等,而非只是現今全球大學排名所展現出來的同質且單一類型的「世界一流大學」。

Philip Altbach就對各國提出他對建構一所研究型大學的衷心的建議:「對於發展中國家最重要的工作,不是錙銖必較其國家之大學全球排名的高低,也不是承諾給予大學多少資源的投入,而是如何尊重各大學,鼓勵建構具有本身文化的學術社群,留住最好的學者並培養自己的學術人才,如此才能永續高等教育的發展」。因此,務實的了解「世界一流大學」的特質,不要過於窄化「世界一流大學」的內涵,是現今各國在全球大學排名的競爭壓力之下,最需深思的問題。

表一 2007年全球三大世界大學排名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