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護理科評鑑採行學生成就進步評量的提議
文/曾淑惠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技術及職業教育研究所所長

為能提升各護理科之教學、發展與科務行政等水準,增進各護理科之辦學績效,繼續加強全方位護理教育,教育部技職司委由「臺灣護理教育評鑑委員會」獨立於技專校院其他類科校之評鑑系統外,著手規劃護理類科評鑑,首年以評鑑護理專科學校為主,其後再慢慢擴展至評鑑大學部護理類科系,期望藉由同儕檢視方式提倡護理教育的自我治理與追求自我成長,以更能切合護理科系之特質。

在護理科評鑑的期間,更逐年修訂評鑑規範,以回應對不同層級學校護理科評鑑的需求。由於護理單科評鑑關注於「學校全體教師與組織之不斷自我成長」,而不僅僅是每年的量性成果(像是考照率等),和學習成就進步評量所關注之「學生學習成長」在概念上相似。為因應此評鑑制度的變革,以學生「成就進步評量」(value-added assessment)作為護理科辦學品質的證明指標之一,或許為可行之策。

學生成就進步評量的概念

「成就進步評量」一詞,最初是從經濟學「附加價值」的文獻而來,原意是指:教育中所增加的投入,在控制某一個時點的成就下所產生的成效。將此概念應用至教育學領域,可詮釋為:歷經一學年之後,學校或教師對於學生進步的獨有貢獻,而非指總和的教育成效或學生背景因素造成的影響。

也有學者將學生「成就進步評量」稱之為學生「成就增值評量」、「加值評鑑」、「歸因增質成長」或者「學習成長評量」。由於傳統的學生學習成效報告,無法呈現出逐年的成長比較,為了得到學生個人長期的學習成就水準,並合宜的測量進步情形,而不只是得到每年的平均分數,而有了這樣的學習成就進步評量系統。

學生成就進步評量主要的處理原則,是將學生今年的進步和前一年的進步做比較,以學生每一年的學習成長情形,作為評鑑學校與教師對學生學習的影響的基礎,是一種借助統計方法,將學生學習成果於控制學生人口變項與學術準備等方面的差異後,對學校或教師的教學效果或貢獻做出判斷的評鑑方法,學校主管不但可以知道「各年級各科的學習成效」如何,也可知道課程設計對於「提升高學業成就學生和低學業成就學生的成長或進步」之成效。

評量學習成效 有助改善教學

在美國,學習成就進步評量已有許多州或學區等採計作為評鑑學校或教師效能的依據,例如田納西州學生成就進步評量系統(The Tennessee Value-Added Assessment System, TVAAS)、北卡羅萊納州學生成就進步評量系統(North Carolina model)、新賓州學校成就指標(New School Performance Index, new SPI)、湯普生標準本位評鑑模式(a standards-based model in Thompson, Colo.)、亞歷山卓績效評鑑方案(Performance Evaluation Program, PEP),均是極有制度與規模的評鑑機制。

當然這些評鑑系統有些是用來評鑑教師,有些用來評鑑學校,有些兩者兼具;用來衡量學生成就進步的關注焦點不同,所採用模式的公式與計量考量亦有所差異,雖然當前的相關文獻上可以看到各不同系統的特色,也有許多對各該系統問題與限制的討論,然而以長期性的電子化學生評估資料為基礎,多數社會大眾仍然願意相信,我們的老師辛苦的工作,同時學生也有很大的進步,藉由學生成就進步評量的分析,可以確認我們的觀察,也能提供更適切的效能資料,讓學校或老師來改進教學。

採行學生成就進步評量的利基

在國外,採行學生成就進步評量的評鑑系統,多以標準化測驗為基礎。由於五專前三年的課程多屬部定課程架構,且學生在就讀專科以前並無護理相關專業訓練,因此無論以共同學科或護理專業科目的學習成就進步情形來衡量教學的績效,都可符應以標準化測驗為基礎的評鑑需求。

再者,以當前各層級學校評鑑的現況,注重教育的產出與學生成就是共同的趨勢,以護理科評鑑為例,評鑑準則內容就包括「辦學目標與系(科)務運作」、「師資」、「學生學習與輔導」、「課程與教學」、「資源」,以及「教學成果」等六項評鑑指標,另外不同於其他科系所評鑑的慣例,在其中課程與教學方面更規劃出「一般照護技能」、「一般基礎醫學」、「問題發現與改善」、「尊重生命與關懷」、「敬業精神」與「自我成長」等護理專科層級的教育所應具備的六大核心專業能力與學養內涵,則是專科學校評鑑針對個別類科特質而設定規準內涵的創舉,而這也是專科學校評鑑標準的設計上可以且應有的努力方向。

在作者訪談專科學校護理科主任及資深教師時,有如下的看法:

「我非常認同這六大核心專業能力,假如妳有這六大核心專業能力的話,妳應該是個稱職的護理人員。這六大核心專業能力應該是在她整個課程裡面蘊含的,你要怎麼樣去呈現每個科目怎麼樣去蘊含到,可能要去想它的課程設計,應該是整個五專來看,所有的課程包含這六大核心能力。但是因為她自己也沒有很多的想法,只是覺得這個很重要而已。那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麼。就自己各自描繪。如果你們可以把核心素養找到,我覺得那倒可以是一個,……如果這個評鑑是一直在進行的話。」

以量化工具及評定價值指標進行評鑑

當前對於護理科特有的六大核心專業能力與學養內涵,多數評鑑關係人對據以衡量優劣的絕對或相對指標並無具體概念,也少有對可培養六大核心專業能力的課程統整措施或能力管考有具體作為,因此雖然受訪者相信這六大核心能力是應蘊含於課程的實施中,但量化的工具與評定價值的指標建立,將是下一步推展護理科採行學生成就進步評量以為評鑑系統基礎的重點。

有一位受訪的資深教師做如下的提議:

「現在評鑑又要求那個核心素養,所以我會建議你們乾脆從核心素養去看。那個,那個就是他們要的嘛!而且未來評鑑如果這樣走的話,核心素養就不會牽涉到學科的問題。」

四大策略建議

依據以上的論述,提出護理科評鑑採行學生成就進步評量可行策略如下:

建立六大核心專業能力及共同學科的年級標準化測驗工具

既然標準化成就測驗是以學生成就進步評量判定學校或教師教學良窳的基礎,因此年級標準化成就測驗工具的開發就是首先要處理的議題,針對並無專有課程對應六大核心專業能力培養的問題,受訪者有如下的看法:

「我們護理科做的是我們把課程全部抓出來,然後一個一個看,看一年級的課程設計,然後一年級要達到的目標,然後五年級之後她要達到的總目標,對,一年級的目標裡面,總目標包含六大核心能力都要達到,那我們還會去看說,指標就是六大核心能力嘛!我們會去看說,一年級可以達到六大核心能力的哪些東西?哪些沒有達到?」

建置標準化成就測驗及學生評量資料庫

受評主體價值或優劣的判斷,即使是仰賴專家的決策,也必須是植基於足可提供判斷的資訊,因此如何取得正確的評量資料及資料的維護與管理,甚至累積多年期的資料以供長期趨勢的分析,都是極富意義且可行的作為。

再者,資料庫中的資料應有一些統計上的考量,儘量蒐集能對應到每位學生的個人資料,如年齡、性別、校名、家庭社經背景等,以作為校正統計模型誤差的基礎。

初期應用先以學校或科系等單位評鑑為主,再推廣至教師評鑑

以學生成就進步評量作為評鑑學校效能或教師品質的基礎,當前持續受到政策制定者及評鑑研究者的背書,然而當前一些研究如Stevens及Zvoch在2006年也撰文指出,以學生成就進步評量對標準本位績效責任的意識型態具有心理測定學上的不安定性,如果再有如Bracey在2004年對田納西州學生成就進步評量系統質疑的,包括在個別學校中,以所有教師排名的常模參照測量來衡量教師績效、教室中與其他外部世界的影響是相互獨立的、教師被分派到高低成就班級的教學效果是一致的、教師會對同一班級中可能產生高增益學生與教授起來較具挑戰性的學生有同等的關注等等錯誤的基本假定,則學校教育的成果與整體學生的成就將是值得擔憂的。

因此建議採用學生成就進步評量作為評鑑系統的基礎時,先以評價學校整體效能為優先的應用,俟對應用於評鑑教師個人所可能產生的非預期性負面影響加以充分考量後,再逐步推展至個人評鑑,將是較為可行的策略。

嘗試以建置的資料套用於現有的學生成就進步評量模型,
並克服文獻中各模型的限制

文獻中多有對以學生成就進步評量為基礎的評鑑系統所遭遇的問題提出討論,包括Darling-Hammond及Post在2000年指出,成績與人口變項具高度相關,如種族、學生社經地位等;Andrejko在2004年撰文認為,有了精密的量化測量學生成就後,可能忽略質化要素的影響;學校也可能為了增加學校效能而提高了低成就學生的流動率。同時,Ladd及Walsh在2002年也認為會有如學生成就愈高的學校會吸引高效能教師、可能獲得較佳的資源、產生更正向的同儕效應,以及反之亦然的非預期效果。

而這些種種的問題是在文獻中呈現的,也是我國要採用學生成就進步評量來進行評鑑系統規劃時,應有先設計一些機制加以調控的考量。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