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當系所評鑑遇到SCI論文
文/劉維琪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長

自從大學系所評鑑實施以來,學術界即對是否應將SCI論文納入評鑑指標充滿了疑慮,議論之聲不曾間斷。回想國內開始重視SCI論文,可追溯到數年前教育部無意間公布了SCI論文排行榜所引發的後遺症,致使許多大小學校都開始要求教師出版SCI、SSCI論文,而且教師升等也以此為標竿。

究竟何謂SCI、SSCI?它是美國湯姆笙(Thomson Scientific)集團下的ISI公司所出版的兩大引文索引資料庫(另有人文藝術學科的A&HCI),最早是為了進行引文檢索而建置,由於其將符合評選標準的期刊收錄進來,收錄內容具有一定公信力,加上又能提供論文被引次數,並可和期刊影響係數相結合,後來便逐漸被廣泛應用在學術評估上。

論文統計≠全部學術成果

由於ISI資料庫建立得相當完整,因而世界上許多新興國家,就以此資料庫作為統計大學學術論文發表情形的工具,但除了ISI之外,世界上還有很多資料庫,包括荷蘭Elsevier公司出版的Scopus,以及Google Scholar等,也都可進行論文篇數及引文次數的統計。然而,無論使用哪一個資料庫,都無法描述學術研究的全貌,資料庫論文統計充其量只能代表某部分的研究成果。

例如社會科學領域的研究有其本土性,非英語國家的研究不容易刊登在SCI、SSCI期刊上;另外如資訊等領域,一篇發表在學術研討會上的論文,其影響力可能比SCI期刊論文來得更及時與重要;一本影響深遠的本土學術專書,其價值也可能遠勝過一篇短篇的英文論文。而人文藝術領域更必須考量它的創作與展演。

再如ISI資料庫所收錄的非英語期刊比Scopus資料庫少,這也因此造成屬於ISI資料庫的SCI、SSCI論文統計結果較有利於英語系國家的大學,對非英語國家則較吃虧,今年英國泰晤士報高等教育增刊就特別改以Scopus資料庫作為世界大學排名統計,可看出泰晤士報考量更完整學術出版文獻的企圖。

統計結果≠學術目標

由此可知,使用SCI論文統計來「推論」大學教師的學術研究成果是有限制性的,對於理工醫農等領域而言,或許論文評比結果在「某種程度」上仍能推論該校的學術研究成果,但這終究只是個「推論」,只能代表對學術成果的概估。更遑論對以人文社會領域為主的大學而言,用SCI、SSCI論文來推論該校學術成果,可能不具有代表性。

既然如此,為什麼世界上仍有許多機構喜歡用SCI論文篇數去推論一所大學的學術水準?說穿了只是因為它便於統計。甚至為了重質不重量,除了統計論文篇數外,在論文品質的推估上,學術界還採用許多品質指標,譬如被引次數、期刊影響係數,以及最近頗受重視的H指標等。

但無論如何,這些指標只是一種統計,統計有其必要,但也有其限制性。只有了解其限制性,才不會誤用統計結果,學校也不會把統計結果當成學術追求的目標。

SCI論文≠系所評鑑必要條件

在分析了SCI論文的本質之後,我們再回頭探討大學系所評鑑,該不該評SCI、SSCI論文,答案就已經呼之欲出。評鑑中心辦理的系所評鑑是以教學評鑑為主,雖然評鑑項目有一項為「研究與專業表現」,但其評鑑指標係開放系所自訂,評鑑委員只會根據系所自訂的指標進行評鑑。

更詳細地說,系所評鑑實施計畫中所列的「研究與專業表現」項目,其參考效標除了教師的研究論文數之外,還包括參與學術研討會、國際學術交流與合作、產學合作、出版教科書、個案分析、各種創作作品與展演活動,以及根據教師專業所從事的社會服務,例如解決環保問題、參與公共政策制訂等,甚至教師的研究與專業帶給學生什麼收穫、是否因此讓學生與產業界更接近等,都是「研究與專業表現」項目可被評鑑的範圍。

在此原則之下,我們認為,SCI、SSCI論文固然有其重要性,若表現良好可以視為系所評鑑的優點。但對國內大多數非研究型大學而言,SCI、SSCI論文表現結果不理想,並不能當成系所評鑑的缺點,評鑑委員在評鑑非研究型大學時,也不應過度強調SCI、SSCI論文發表的成果。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