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大學排名的另類思考─西班牙世界大學網路排名
文/侯永琪
  輔仁大學全人教育中心副教授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兼任研究員

網路科技改變了全球社會運作模式,不僅是在經濟、政冶或文化層面,對教育的衝擊更是全方位,包含課程、教學、行政與研究等面向。而對於大學學術研究與交流的增進,網路更扮演著資訊蒐尋的最重要工具,這也使得許多大學希望能藉由網路的傳播展現其學術表現與研究成果,進而增加其能見度與發揮影響力。

因此,網路科技在二十一世紀大學排名研究的影響也逐漸地發酵之中,由西班牙網路計量研究中心(Centre for Scientific Information and Documentation, CINDOC-CSIC)之網路實驗室(Laboratorio de Internet)所發表的「世界大學網路排名」(Webometrics Rankings of World Universities),即欲突破傳統大學排名指標的限制,嘗試將目前大學的網路學術表現做一全球性的評比。

為發展中國家大學
提供全球資訊平台

但相較以往的大學排名大都是以大學學術研究產量為主要評量指標,2004年,附屬西班牙國家研究委員會(the Spanish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網路計量研究中心之網路實驗室,針對世界大學的網路學術表現進行「世界大學網路排名」(Webometrics Rankings of World Universities)研究,並每半年分別於1月及7月更新一次排行榜。主要目的為使「全球的大學與研究中心能展現其對電子期刊、科學研究成果與研究活動之國際化的學術責任」。

與其他強調世界級大學排名相較,「其目的為包含發展中國家大學,提供一個全球所有大學之各項的資訊報導」。計畫主持人Isidro F. Aguillo即清楚表示:「學術網路是一種專業的全球資源,也是一項彼此溝通科學與文化成果的重要工具」。因此,「世界大學網路排名」最主要是讓大學了解到,研究成果與資源的分享,是二十一世紀每一所大學最重要的學術責任之一,藉由網際網路的傳播功能,不僅可增加學術的競合,也可縮短發展中國家與已發展國家大學學術間的差距,這也是其與其他全球大學排名差異性最大之處。

自90年代中期,「歐洲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所支持的兩個計畫「歐洲指標、網路與科學科技經濟系統」(European Indicators, Cyberspace and the Science-Technology-Economy System, EICSTES)與「科學、科技與創新研究網路指標」(Web Indicators for Science, Technology & Innovation Research, WISER),已開始大學網路排名指標的相關研究,西班牙網路計量研究中心就利用兩個計畫所建立全球大學的資料庫及 Google, Google scholar, Yahoo, Live Search, Exalead 與 Alexa 等網路蒐尋器進行網路大學排名。

所有評比對象為大學本身,評比內容相當多元,並非只有期刊論文,包含大學在網頁所呈現各種形式的教學、研究及行政等的資料,如多媒體教學、工作坊、行政報告、研討會幻燈片、研究報告等(表一)。

表一 大學網頁呈現各種形式之資料

兩大類四分項評比指標
分析上萬所大學網域

整體來說,評比的指標包含規模(size)與能見度(visibility)兩大類,其中規模又細分為網頁數目(volume of pages)、學術檔案(number of rich files)及學術論文(number of papers)三項分項指標。排名方式為將每種搜尋器所搜尋出的結果標準化,並轉換為最高數值1,依序遞減,最後加總並排名。分項指標權重分配為50%能見度、25%規模、12.5%學術出版及12.5%文章數目與其被引用數,以下為各分項指標的內容與定義(表二)﹕

1.規模(size):統計四大網站搜尋器Google, Yahoo, Live Search 與 Exalead 所搜尋各大學網頁的頁數。

2.能見度(visibility):統計三大網站搜尋器Yahoo, Live Search 與 Exalead之各大學網頁對內外被連結數、次網域數目及被瀏覽數目。

3.學術檔案(rich files):以Google搜尋引擎搜尋不同的檔案類型,包含Adobe Acrobat(pdf), Adobe PostScript(ps), Microsoft Word(doc)與Microsoft Powerpoint(ppt)等形式檔案之學術出版品數目,計算其總數量。

4.學術論文(scholar):由Google Scholar網站所搜尋到之學術文章、報告與相關其他學術研究等之數目。

目前「網路計量研究中心」共分析全球13,043所大學的網域(university domains)和3,430所相關研究機構的網域(institutional domain),包含34億份資料,其中學術文章約1千萬份,學術檔案4千萬份。

表二 西班牙世界大學網路排名指標與權重

排名結果分析
資料數位化成關鍵

2007年7月的排名結果,前10名全為美國大學,第一所非美國大學為英國劍橋大學排名21,另一所為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排名28名(見表三)。以區域分,前100名的大學仍是以北美洲為多,其次為歐洲,亞洲只有兩所,其中一所為國內的國立臺灣大學。以國家分,美國為最多、加拿大次之。前500名大學數目,歐洲超越了美洲,但美國數量仍是最多的(見表四)。

表三 2007年7月西班牙世界大學網路排名前10大學

表四 西班牙世界大學網路排名同區域與國家排名在前100、200、500及1000名之數目

在臺灣部分,臺灣大學首次在全球大學排名進入前100名,亞洲排名第2,僅次於日本東京大學。整體來看,臺灣有88所大學進入前1000名,其中排名前500名的有16所。與2007年1月相較,我國排名前10名的大學皆進步相當大,有多所大學進步在100名以上(見表五)。

其次,由前100名、200名、500名及1000名大學所上傳之五種檔案的型式數目中得知,以PDF檔為最多,DOC檔次之,而且也有相當多的學術資料是由Google Scholar蒐尋而來。這顯示出,國內大學未來若欲提升其網路學術排名名次,將學校所有相關學術或行政資訊轉化為PDF檔或其他型式的數位化資料,是一項需立即進行的工作(見表六)。

表五 2007年世界網路4000大學排名前10名的國內大學及各分項指標名次

表六 前100名、200名、500名及1000名大學之五種檔案的型式數目

另一方面,西班牙世界大學網路排名也針對全球研究機構進行排名,前10名研究機構,美國占了7所,前100名中也以美國43所為最多,但低於大學數目;名列第2的法國有16所之多,相對的是,並無一所法國大學排名前100名,這也顯示出各國在進行教育機構與研究機構資訊化的過程中,資源分配的差異性。其次,我國有一所名列前100名,為名列全球第16名的中央研究院(表七)。

表七 2007年7月世界網路4000大學排名前10名之研究機構及各分項指標名次

由「柏林原則」檢視網路大學排名困境與問題

200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歐洲高等教育研究中心(UNESCO-CEPES)和美國華盛頓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IHEP)等單位,發起組織大學排名的第一次國際研討會。為了進一步加強大學排名研究,探討有關大學排名本身的品質標準與評價方法,在UNESCO-CEPES、IHEP、德國高等教育發展研究中心(CHE)、上海交通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等機構的參與之下,2004年在美國華盛頓成立了「國際排名專家團體協會」(International Ranking Expert Group,簡稱IREG),並召開了第一屆IREG國際會議。IREG的成員包括排名機構代表、政策研究人員和高等教育學者等。

根據「國際排名專家團體協會」2006年所公布的「高等教育機構排名的柏林原則」(Berlin Principles on Ranking of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ions),大學排名研究除了須確立目的、對象、指標權重等之外,資料蒐集與正確性是所有大學排名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這也是「世界網路大學排名」計畫主持人Isidro F. Aguillo承認其所面臨最為困難之處。

由於網頁資訊是西班牙世界大學網路排名唯一的評比重點,但因現今全球大學網域仍有名稱尚未統一、共用或是合併的問題,這使得統計各大學網域網頁數時,難以判斷。目前全球仍有5%-10%的大學或研究機構在網路上查不到或沒有自己的網域,但也有很多的大學或研究機構有多個不同的網域。

其次,也因為語言的因素,導致不同機構擁有相同的網域,如某些法國的大學與「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CNRS(National Center for Scientific Research)有相同英語網域名稱。因此,Michel Zitt與Ghislaine Filliatreau在評論現今全球大學排名時就很清楚的指出,如何確認資料蒐尋的途徑,是未來西班牙「網路計量研究中心」面臨最大的問題。

而在內容方面,「網路計量研究中心」也牽涉資料取得限制與偏頗、各大學之資訊透明性仍不高,也有一些相關產學合作研究報告牽涉商業機密,是否可以公開至網站等問題。但無論資料的豐富性如何,最為大家所質疑的仍是內容的品質。

大學網站各種學術或非學術的資料相當多元,也五花八門,但也很難有一標準來檢核內容的信度與深度。其次,許多大學網頁的主要語言仍是用當地語言,這也使得西班牙世界大學網路排名之原本可以與全球學術社群資源分享的目的不易被達成。

三大全球大學排名比較

與目前全球兩大最有影響力的世界大學排名─大陸上海交通大學的「世界大學學術排名」(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 ARWU)與英國「時報高等教育增刊」(The 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相較,西班牙世界大學網路排名在屬性、目的、排名對象、採用指標等皆與其不同,而其對高等教育影響的層面自然也有差異。

整體分析,三項排名在機構屬性、目的是較不同的。「西班牙國家研究委員會網路計量研究中心」屬於政府機構,著重學術分享;「英國泰晤士報增刊」屬媒體,「上海交通大學」是高等教育學術機構,後兩者皆強調學術品質競賽。但三者在歷史發展、方式、指標數目、公布方式,甚至在名次的分布上則較為一致(表八與表九)。

表八 「上海交通大學」、「西班牙國家研究委員會網路計量研究中心」 與「英國泰晤士報增刊」三大大學排名特性分析

表九 各國之全球三大世界大學排名前200名大學數目

綜合來看,指標內容仍是為三大排名差異性最大之處,「西班牙網路計量研究中心」完全以網路學術表現為主,「上海交通大學」則強調學術研究成果產出,「英國泰晤士報增刊」則著重研究、教學與國際化三個面向(見表八)。Joao E. Steiner在其「世界大學排名─主成分分析」(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A 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一文中,分析三大排名的13指標面向發現,48%的指標屬於學術成果,14%為國際化,8%為師生比,但其三者的相關性相當低。包含「國際化」與「師生比」兩項分類指標之「英國泰晤士報增刊」大學排名,與一所大學整體學術表現的相關性最低,其次為評量學術網路表現的西班牙世界大學網路排名。

網路在未來大學排名發展的角色

作為網路排名的先驅,西班牙世界大學網路排名已逐漸引起學術界的注意與討論,但其未來仍有許多問題需要解決,尤其所採用排名指標的定義與內涵能否評價大學真正學術品質,至今尚未達到學術界一致的共識。

「科學、科技與創新研究網路指標」計畫主持人Andrea Scharnhorst,在其2006年發表「網路指標─科技指標的新發展」(Wed indictors–a new generation of S&T indictors)一文就指出,「任何測量指標都是建立在科學研究的模式之上。而網路指標發展須建立在如何建構出一種評量學術界在網路各項學術活動的目的與功能模式。但目前為止,對於這種模式應該為何,尚未有一共識」。

雖然如此,西班牙世界大學網路排名所強調的網路學術責任仍是每一所大學所不能忽視的。因此,大學若想在大學網路排名中有最佳的表現,除了統一學校的網域是少數大學的當務之急外,Aguillo也建議不斷充實網頁內容,以PDF或DOC檔案模式上傳資料或文件,定期資料的更新及保存、增加校內外網路連結、各項資料的英語版本建立等,都是現今各大學可以進行的。

在大學排名的未來發展中,大學網路學術表現會扮演何種角色呢?U.S News & World Report 美國最佳大學排名之計畫主持人Robert Morse就認為,大陸上海交通大學的「世界大學學術排名」與英國「時報高等教育增刊」所做的「世界大學排名」是目前大學排名的主流,但也贊同大學網路學術表現必定會是二十一世紀大學排名必要考量的因素,但未來會如何發展卻是有待觀察的:

「未來一段很長時間,如大陸上海交通大學的『世界大學學術排名』與英國『時報高等教育增刊』的『世界大學排名』之教育資訊比較研究,仍會持續扮演促進全球教育進步的重要角色。而我認為網路排名仍會繼續存在,但不會成為大眾的主要目光。至目前為止,學術界仍對其有所保留,只把它放在次要的位子上」。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