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金永植:韓國大學評鑑 朝成果導向及特性化方向改革
文.圖/王貿

韓國大學教育協議會(Korean Council for University Education, KCUE)金永植事務總長(如圖)今(2007)年7月底應教育部之邀來臺交流,並於臺灣師範大學發表精彩演講。他指出,未來韓國將致力於成果導向(output)評鑑,並且朝特性化為主的大學綜合評鑑為改革方向,以增強韓國整體的競爭力。

金永植同時參訪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與中心研究員進行座談,雙方針對兩國大學評鑑業務交換意見。透過這次的國際互動,可使臺灣高等教育評鑑制度更能與世界接軌。

韓國大學評鑑亦採認可制

他表示,韓國大學教育協議會設立於1982年,由政府與各大學捐資成立,並依各大學學生人數繳交會員費,會員包括全國201個四年制的大學校長,成立目的是為加強各大學之間的相互合作,並且向政府提出建議,加強大學的公共性任務。

但在韓國,大學教育協議會並不是唯一的大學評鑑機構,政府、新聞界及民間機關也會進行評鑑,只是評鑑目的及評鑑結果運用並不相同。就大學教育協議會而言,評鑑目的主要可分為以下五點:(一)提高大學菁英教育的發展;(二)促進各大學的特性及差別化;(三)引導符合時代、社會所要求的教育;(四)推動大學教育的國際化;(五)對大學教育形成信賴氛圍。

而在評鑑結果的運用是採認可制,亦即品質保證的精神。但特別的是,通過認證後還會再進行等第排名,提供企業及社會大眾更有效地運用評鑑結果,只是對於未通過認證的單位,並無像臺灣教育部採行減招、經費裁減的後續措施。

分為綜合評鑑及領域系所評鑑

金永植說,韓國大學教育協議會是大學與教育部間的橋樑,並透過協議會下的大學評鑑認可委員會核發認可,主要的業務範圍包括大學綜合評鑑及學術領域系所評鑑。

大學評鑑推動程序則可分為:(一)規劃並公布評鑑制度;(二)開發並分發評鑑手冊;(三)各校提出自我評鑑研究及報告;(四)書面審查;(五)訪視評鑑;(六)收集並整理評鑑結果,並通知受評學校暫訂結果;(七)受評學校提出異議及申訴;(八)送交認可委員會審查;(九)公布結果;(十)重新認可評鑑。

大學綜合評鑑系統從1994年以前的機關評鑑修改為認可評鑑,並於去(2006)年剛結束為時六年的第二期大學綜合評鑑,共有161個大學接受評鑑。綜合評鑑類似臺灣的校務評鑑,範圍包含大學經營及財政、發展策略及遠景、教育及社會服務、研究及產學合作、師生數及職員數統計、教育環境及支援組織。面向涵蓋學校本身的定位及發展,更強調學校與社會的接續,也是值得各大學努力的方向。

另外,學識領域系所認可評鑑每年持續進行,從1999年至今,已完成28個領域系所評鑑。其評鑑範圍包含教育目標及課程、師資、學生、教育環境與支援組織、未來發展計畫等面向,以期達到大學教學及學習品質的提升、各領域人才培育及對社會貢獻度的增進。

評鑑機制受肯定 支持率過半數

金永植亦提到,雖然大學評鑑已在韓國施行多年,但仍被許多大學批評,不過從韓國大學報紙的調查顯示,協議會所進行的大學評鑑已獲得相當程度的支持與肯定。透過問卷調查的方式,調查對象為近三年曾擔任大學評鑑的委員共525名,以及大學自我評鑑委員共176名。

結果有高達七成二的受訪者認為,大學綜合評鑑有其必要,並且在提高大學教育品質及研究水平兩個項目上,有最顯著的成效;學識領域系所評鑑則有六成八認為有必要,略低於綜合評鑑。金永植認為,主因在於現有評鑑標準可行性不足,以及大學系所的本位主義,故此將會是未來亟需克服的關鍵。

從input轉換為output的評鑑方針

為因應上述問題及國際趨勢,協議會訂出大學評鑑實施方針的改善方向,從以硬體導向(hardware)評鑑,轉變為以軟體導向(software)評鑑的核心概念,內容包含:(一)從輸入導向(input)轉換為成果導向(output)的評鑑;(二)考量大學特性、遠景、策略的大學評鑑;(三)為大學提供國際皆認可的大學評鑑;(四)大學為評鑑籌備的負擔降到最低。

此外,更將未來大學教育品質保證系統聚焦於診斷、諮詢、競爭力、教育品質四大目標,透過學校自我檢討,經由增強補弱的過程達到大學特性化,且持續在功能特性化及領域特性化方面加強其競爭力,使認證效果得以彰顯,並促成教育提供者品質管理和消費者對於大學信賴的良性互動。

改革大趨勢 特性化為優先

金永植分析,韓國大學評鑑未來改革方向,將朝特性化為主的大學綜合評鑑為核心,重點放在認證、國際化、特性化及諮詢評鑑,同時整合大學發展方向與國家政策方向,並且研議新的評鑑方式,打破過去單一標準,建立五大評鑑領域:(一)經營創新領域;(二)教育領域;(三)研究領域;(四)社會貢獻領域;(五)特性化領域。各校可依其發展,選擇適合的評鑑領域及指標,真正達成引領大學特性化發展的目標。

他強調,大學也不該只是學術的象牙塔,需要與政府、企業、社會一同發展。所以大學須具備特性化並提升品質,以確保政府預算、企業捐款、擴大畢業生的就業機會;企業則運用特性化研究結果,捐款支援特性化大學,確保企業所需的人力資源;政府支援大學特性發展,合理分配預算;學生、家長選擇最適合的學習環境,以利其生涯規劃。因此,大學評鑑的結果,應秉持公開、透明的資訊分享,才有助於國家整體的提升。

臺灣可參考韓國成果導向及社會貢獻評鑑

金永植認為,在評鑑的同時,亦須反思究竟大學評鑑需要評鑑什麼?以韓國經驗所發展出來的大學評鑑,著重在人才培育、知識產生、與社會接軌並導引社會發展等三方面,強調的是將個人、社會、國家串聯起來。

主持這場演講的臺灣師大教育評鑑與發展研究中心彭森明主任表示,韓國大學評鑑制度先進,有兩點值得國內大學評鑑制度參考:(一)重視學生學習、發展,即為output的重視;(二)納入社會貢獻評鑑,可重新定位一流大學。

金永植最後提到,大學評鑑是無法避免的社會責任,雖然協議會所進行的大學評鑑不具官方強制力,但企業與社會大眾都會將此一結果當成重要的參考依據。因此,社會整體「評鑑文化」的形成與否,有時更是決定大學評鑑的關鍵因素,非常值得國內借鏡。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