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突破大學排名困境的新思維―德國高等教育發展中心學門排名
文/侯永琪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兼任研究員
  輔仁大學全人教育中心副教授

二十一世紀高等教育的大眾化與全球化,促使各種大學、學門與系所國際排名的產生。然而,自有排名以來,學術界對排名方法之批評與質疑聲音就從未間斷。事實上,一些各國知名大學排名,如美國U.S. News & World Report,英國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與Financial Times,德國Der Spiegel等,早已存在許多無法解決的方法問題,如同儕評比客觀性、量化研究指標的公平性、缺乏教學評量指標等等。而在進行國際大學評比研究時,更加劇這些問題的嚴重性。

雖然如此,它似乎又被理所當然成為社會大眾用來了解大學現況的一種工具,Philip G. Altbach清楚指出這種矛盾的現象:「當大學排名被公布時,它對消費者、教育政策制定者與學術機構來說,仍是相當有價值的,因為他們可用其來與國內外各大學相比較」。德國高等教育發展中心(The Center for Higher Education Development)所發展的大學排名,似乎是嘗試著要為這些問題所產生的困境,提供另一種新的評比思維。

德國大學評比發展

與英美等國相較,德國大學評比的發展是晚了許多,直至90年初,才有相關的大學評比。其主要原因是,德國98%大學都是公立大學,每所大學在開課專業上有其特色,學生在選擇大學時多半是以學科為選擇考量。一些較為大家所熟悉的學校如海德堡大學、慕尼黑大學、科隆大學或是柏林自由大學,皆是因歷史較長、規模較大、學生人數較多或是地處城市的關係,並非是評比或排名的結果,事實上,在學術研究環境上,各大學並無較大的差異。此外,德國相當注重大學的學術自主,並認為每所大學品質皆是相當優異,無好壞之分,無需進行高等教育的評量工作。

80年代之後,由於德國高教資源逐漸緊縮,責任績效、學術競爭與品質管制等議題,開始受到社會大眾的關注。1989年,德國Der Spiegel周報首度提出「哪一所大學是德國最好的大學?」問題,緊接一些排名大學的出版品陸續被公布,但這些排名都只針對學科(subject),而非大學整體。1998年,德國高教發展中心在二年的準備期之後,與Der Stern雜誌合作共同發表第一份德國大學排名。兩個機構的合作模式為,高教發展中心負責資料蒐集、排名方法與分析,Der Stern雜誌則協助排名結果行銷與發布。

CHE與大學排名

德國高教發展中心是由德國大學校長會議(German Rectors’ Conference)與Bertellsmann基金會共同於1994年創立的教育智庫,為一跨黨派的非營利組織。主要的目標為與政府機構及大學共同合作來協助德國各項高等教育改革。在德國各大學的支持與默契之下,大學排名已是CHE的主要研究工作之一。

自1998年以來,德國高教發展中心對大學不同學科進行評比,化學與經濟是最早被排名的學科。為了加強歐洲整體高等教育品質的提升,2004年與2005年,CHE增加了奧地利、瑞士兩國大學之經濟、法律、社會科學、自然科學和醫學的學科排名,現今荷蘭與比利時正積極加入CHE的國際大學評比系統之中。至2007年,CHE已完成288所德國大學、四大領域35個學科排名工作,已有約75%德國大學學生就讀於被排名的學科領域之中(表一)。 

表一 2007年德國高教發展中心排名之大學四大領域與35學科

    

CHE顛覆傳統大學排序之排名方法

由於排名服務的對象是中學畢業生和在校大學生,非大學本身,因此CHE採用多元化排名(multi-perspective approach)方法來呈現學生所關心之相關學科的優缺點,以呈現教師教學與研究情況,反映學生學習狀況和學校設備,避免由單一總分數模糊各學科間差異和特點。排名指標共分為三大類:在學學生與校友態度、教師專業意見及學校現況;而每一分類包含數項分項指標,下列為分項指標的內容:

一、學生與校友意見調查:了解其對學科的學生結構、學習與教學、學習成效(學習年限、學業平均成績)、國際化、研究成果、電腦與實驗室設施、就業輔導及整體學習環境等之個人意見,近25萬學生參與問卷調查。

二、教師專業意見調查:指教師對學科系所整體學術表現的看法與評價,約3萬1千位教師參與調查。

三、學校現況:學校地點、建校時間、各項運動資訊等。

CHE學門排名結果是以「分層法」的方式,而非名次「排列法」呈現。根據各項評比結果,將被評比之學科專業分為綠標頂尖組(top group)、黃標中等組(middle group)和紅標低分組(bottom group)三大類。此種方法明確了各大學學科之間的差異,同時也避免諸多學科只有幾分之差,卻排序相差甚大而引起的誤導,也可避免大學對評比排名的不滿。如德國洪德堡柏林大學(HU Berlin)社會科學學士與碩士課程之評比結果為,13項為頂尖組、5項中等組及只有圖書資源屬紅標低分組。整體表現之呈現如表二。

表二 洪德堡柏林大學社會科學課程之評比結果

CHE大學排名系統也提供讀者相互比較的功能,也就是可選擇2至3所學校比較同一學科課程之間的差異。由表三得知,洪德堡柏林大學、馬堡大學及慕尼黑大學3所大學在法律課程品質的比較,雖然非排名,但慕尼黑大學的整體表現是優於其他兩所大學(表三)。此外,CHE大學排名與加拿大Maclean’s大學排名一樣,有一相當特殊的個人化服務功能,即讀者可針對某一學科選擇5項排名指標做個人排名,每個指標可依據自己重視的程度給予頂尖組(top group)、中等組(middle group)和低分組(bottom group)三種不同的分級,最後排名系統會列出符合自己需求的大學學科,但是仍不做總分的排名,這是與加拿大Maclean’s不同之處(見表四)。

表三 三所德國大學在法律課程品質的整體比較

表四 CHE相關法律學科之個人化排名結果

CHE排名對德國高等教育發展的影響

CHE的大學排名不僅對學生的影響很大,對大學更加深遠。根據調查,約1/3的德國學生利用其作為選校依據,但學科之間比例仍有差異。相較於19%人文學科學生,有近50%工程學科學生會參考CHE排名作為了解學校依據,研究也發現,學業成就高的學生會比其他學生更善用CHE排名。對大學的影響方面,許多大學也開始將排名的結果作為了解與分析學校辦學成效的基礎,而CHE也逐漸接受到各大學系所正面的回應。

然而,德國學者Gero Frederkel就指出,CHE大學排名系統的未來發展,仍將面臨許多的挑戰。首先,CHE大學排名已包含大多數受學生歡迎的傳統學科,如物理、社會學等,但現今有許多跨領域學科產生,如何將其歸類於相似的原有群組之中,或另成立新的學科群組,保持學科間的可比性,是要立即解決的問題。

其次,德國高等教育正面臨大學學制轉型的時刻,大部分的系所保持雙軌制-學位學程制(Diploma)與學士學程制(Bachelor)。但一些已停止學位學程制,轉型為學士學程制的大學,卻尚未有畢業生。因此,研究發展出具有公平性可比指標,也是CHE大學排名持續為社會大眾認可與支持的關鍵因素。另外,CHE大學排名為其他歐洲國家大學所關心的是,在波隆那宣言歐洲高等教育進入整合之際,其是否可以加入國際化的元素,以作為提升歐洲大學品質的先驅。

排名或不排名?

CHE的大學排行重視學生不同需求,評比指標不僅限於相關學科之教授對研究教學品質的評價、指導博士生人數、研究經費和學術論文數量等,也包含學生所關心的實際議題,如校園圖書資訊設備、師生教學互動、未來就業輔導等。CHE也明白指出,其評比的最終目的旨在全面、客觀地分析各大學的現狀,重視各校多樣化發展,以學生為主要服務對象,反映出其真正學術內容和質量。從事U.S. News & World Report大學排名主持人20年的Robert Morse,就相當推崇CHE大學排名之個人化功能的發展。其次,為了增加排名結果的國際透明度與參考使用的方便性,CHE也將排行結果以德英雙語發表,這的確引起更多國外學者的關注與研究。

加拿大研究大學排名的學者Alex Usher與Massimo Savino就在其「世界差異-大學排行榜全球調查」(A World of Difference: A Global Survey of University League Tables)一文中評論CHE大學排名的務實性:「事實上,CHE是將決定高等教育品質的權力,交給了使用排名結果的消費者手中,而非如我們所知的一群長期主導大學排名的出版商。而且,CHE最特殊的一點是,從來沒有將所有大學做一簡單排序的想法」。Simon Marginson在2007年OECD之教育工作報告版的「全球化與高等教育」(Globalization and Higher Education)一文中也強調,「CHE大學排名之研究方法,可作為高等教育機構國際比較研究的標竿」。

高等教育未來發展中,大學排名勢必帶來如何提升品質的競爭壓力,但過度的競爭,卻可能抹去每所大學原有特質與價值。而在兩難之間,許多因排名所產生的問題至今仍未被解決。CHE大學排名雖未盡善盡美,但至少排名多元化的思維是值得其他大學排名學習的。未來各國發展大學排名應能有更多創新與包容,以達成Usher與Savino所期待的,「全球高等教育必須研究出用何種最佳方式,才能蒐集與公布各大學的確實資料與學術現況,以使得大學排名能更為成熟,與擔負起社會責任」。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