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看問題:教師評鑑應有輔導改善期 目的不在汰劣 而在促進專業成長
文/劉月華、鄺海音

教育部這學期開始啟動大學教師評鑑機制,要求各校訂出辦法執行,令教師們膽戰心驚,擔心有朝一日飯碗不保,校園氣氛也出現緊張。多位大學校長與教務長建議,評鑑制度應建立在如何造成更大的「人和」,目的在協助教師專業成長及改進,而不是要教師「走路」,因此宜漸進實施,不宜「搞革命」。 

漸進實施 降低反彈

在今(2007)年4月舉行的教育部獎勵大學教學卓越計畫「大學教師評鑑論壇」上,多名校長反映,推動教師評鑑制度以後,校園氣氛確實有所轉變,首先衝擊到的就是人和問題;還有學校教師私下將「教師評鑑準則」戲稱為「施壓教師準則」。

但東吳校長劉兆玄認為,學校在執行上應有分寸,千萬不要用革命性的手法,而應漸進實施,給予輔導改善期,不能一次評鑑不通過就叫人離開,畢竟憲法有保障教師的工作權,「除非依法累積了很多證據,證明該名教師不適任。」他強調,「教改一定要微調,否則就會失敗!」

逢甲大學教務長李秉乾也說,學校不應在肅殺氣氛下推動教師評鑑,必須隨學校不同階段的願景來推動;臺灣師大校長郭義雄更直言,學校設計評鑑制度應「嚴明與慈悲相濟」;「評鑑應建立在如何造成更大的人和,而不是去破壞人和。」

升等取代評鑑 引爆爭議

而目前引發較多爭議的是將教師升等直接等同於教師評鑑。處理過許多私校糾紛的全國教師會大專委員會總幹事薛榮祥指出,部分私立大學校院並未進行「實質」的教師評鑑,而是將教師升等與評鑑掛鉤,在聘約上規定講師或助理教授於期限內不升等得不予續聘,這完全是從「等級」、「階級」來思考,而不是從「貢獻度」來思考,非常不合理。

他進一步表示,「不升等就不續聘」的限期升等條款,會使副教授以上的教師即使教學再差,還是可以得到續聘,但講師或助理教授不管書教得多好、輔導學生多盡力、對學生與學校的貢獻度有多大,只要無法限期升等,就被當成「不適任教師」不續聘,這種「形式主義」只會讓教師評鑑的爭議越來越大,遭到越多反彈及阻力。

教育部就注意到上學期有教學卓越大學與新設私立大學,要求學校三級教評會委員對正在進修、即將拿到博士學位的講師開鍘,從這學期起全數不予續聘,還有學校強勢主導已經通過續聘案的下級教評會重新開會變更決議,導致相關教師被迫請辭,引發師生不滿,又恐校方秋後算帳,校園失和。教育部已介入關切。

另有技術學院因學生人數下滑,開班越來越少,又面臨改制壓力,只好拿講師開刀,列出名單要求老師優退,造成校內人心惶惶;或者在新聘教師時,直接表明只聘五年,五年後就得走路,把教師當成約聘僱人員對待。

未限期升等≠不適任
勿以行政聘約考核去留

教育部高教司長何卓飛也認同教師會的看法,他指出,教師升等可以與教師評鑑相結合,但用升等完全取代評鑑的作法則「非常不妥當」,尤其是用行政式的聘約來考核大學教師好壞、決定教師去留,更是「很糟糕的事」,大學不能只因為老師無法限期升等就解聘老師,應同時考量學生對老師的滿意度、該名教師是否獲得同儕系所的專業認可及課程評鑑的結果。

而最近也有私立大學為了節省人事成本,除了逼辭無法限期升等的教師,還大幅解聘德高望重的講座教授,罔顧學生受教權益與教師表現,並造成國科會大型研究計畫被迫中途換手,也讓教育部為之不滿。

何卓飛強調,教師評鑑制度既然已經上路,教育部將要求私立大學全面檢視教師聘約,刪除聘約中不合理的條文,包括限期升等與上課準時、每周應到校天數等行政面的考核規範。

薛榮祥表示,教師聘約屬於定型化契約,教師法第27條賦予教師會與學校協議教師聘約的權利,但許多私立大學校院並沒有組成教師會,以致教師失去基本保障,將自己放在不利的位置,令人憂心。

尊重三級三審體制
嚴守程序正義

何卓飛並呼籲,大學建立教師評鑑制度,應特別注意制度設計的周延性與「程序正義」原則,尊重三級三審教評會的體制與決議,勿以行政力量干預,而且應注意法律的信賴保護及平等原則,所訂相關法規適用對象應從新聘教師開始,對既有教師宜有落日條款,訂定數年的緩衝保障期。

薛榮祥回應,目前教師評鑑出問題的大專院校,幾乎都起因於校長或行政單位不尊重教評會審查制度、不執行教評會的決議,不然就是私下干預或把持教評會意見,讓教評會淪為學校的橡皮圖章。高等教育不應流於個人弄權或鬥爭異己的工具,他呼籲教育部應予正視,「否則將是全面推動教師評鑑最大的絆腳石」。

「輔劣」非「汰劣」
多元評鑑更公平

前臺南大學校長黃政傑則建議,教師評鑑的出發點是為了幫助老師,而非解聘老師,學校應有協助老師的配套措施;輔仁大學副校長陳猷龍、新竹教育大學教務長蘇錦麗亦認同,教師評鑑的目的是「輔劣」而不是「汰劣」,是在促進教師專業成長。

成大校長賴明詔指出,教師評鑑標準應有彈性,國外許多大學是根據教師的才能與興趣,為教師訂定個別的評鑑標準及比重;交大校長吳重雨主張,部分教師評鑑成績不好,可能是制度面的問題,評鑑制度的設計應盡量多元化,人文領域與理工領域應有不同作法,教師升等前與升等後的評鑑方式也應有所差異。

何卓飛亦再次疾呼,教師評鑑不應只偏重研究力或學歷等單一面向,應進行多方面的整體考量,尤其可與全校教師的定位做配套,即使是同一系所,也可以由學校個別授權教師,根據自己的發展重點,自訂教學、研究、服務、輔導等項目不同的比重。

學生問卷調查利弊
各方意見多

在不易量化的教學評鑑部分,成大校長賴明詔直言,國內最常使用的學生意見調查不夠客觀,信度、效度頗受質疑,應將國外實施已久的新進教師同儕評估納入,以免冤枉了要求嚴格的好老師。淡江大學教學資源中心主任徐新逸認為,國外大學對於教師教學評鑑,還採用同儕評鑑、授課大綱與教材評鑑等項目,值得國內參考。

另有部分私校教師質疑,學生如果經常蹺課,不認真學習,如何能正確評斷老師的教學表現?應將成績不及格或出席率太低的學生所填答的樣本抽離出來,與全體學生所打的分數交叉檢視,如果有明顯落差,就可推斷經常蹺課或成績低落的學生,其意見反映分數可能有所偏頗,該份問卷的評分結果就不宜納入正式的教師評鑑分數計算。

東吳大學則是針對學生課堂反應問卷平均得分低於3.5分(滿分為6分)以下的教師,交叉檢視其課堂反應問卷、考試試卷、評量成績、授課大綱、教師學年度紀事(e-portfolio)等資料,以判別是否因考試太難或給分過嚴,導致學生評分過低,如果確實是上述因素影響學生評分,校方將不會把這名老師列為不適任教師。

而在量化評鑑之外,臺大校長李嗣涔與政大校長吳思華均肯定學生意見調查中,文字評語等質性資料,對老師教學有很大的回饋及改善效果,建議學生意見調查應著重在教學回饋與師生的互動溝通表現上。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