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系所評鑑的標準在哪裡?
文/劉維琪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長

國內首次大學系所評鑑結果上(6)月公布,就像大學放榜一樣,結果讓幾家歡樂幾家愁;無法獲得通過的系所,都很想知道為什麼沒有得到認可,到底評鑑標準在哪裡?

勇於向標準答案說「不」的諾貝爾大師

這讓我想起報紙上看到的方塊文章。一位物理學教授出了份考題,要學生利用氣壓計來測量大樓的高度。有位學生寫道:「只要把氣壓計綁在繩子的一端,從樓頂往下垂,從繩子的長度就可以得知大樓的高度。」教授很不滿意,直接給他零蛋,要他用物理學的方式去測量。

學生想了一想,說:「從樓頂把氣壓計丟出去,根據自由落體的公式,從掉到地上所需的時間,就可測出大樓的高度。」教授還是皺緊眉頭。學生便改口:「不然就用氣壓計測量樓影的高度,透過三角幾何來推算樓高。」但教授仍然有意見。

這一次,學生的回答更妙了:「那就直接去找大樓管理員,把氣壓計當成禮物送給他,就可以問出大樓的高度了!」聽到這種啼笑皆非的答案,教授忍不住發飆:「你真的不知道利用氣壓計的算法嗎?」講了四種答案都不被接受的學生終於回答:「教授,我當然知道,我只是很厭煩您一再要求我根據標準答案來作答!」

這位勇於向「標準答案」挑戰的學生,就是物理學家Niels Bohr,他於1922年摘下諾貝爾物理學獎。這則發人深省的小故事讓我聯想到,系所評鑑的標準也不應該有所謂的「標準答案」,尤其現在社會鼓勵多元思考、追求創新,系所評鑑也應當採取「多元標準」,如此才能引導大學辦學多元化,滿足社會上各種層次的需求。

評鑑邏輯四部曲

或許有人不解:評鑑標準多元,系所該何所適從?事實上,評鑑標準雖然多元化了,但認可邏輯還是只有一套,就是依循四個步驟:「做什麼」、「如何做」、「結果如何」,及「如何改善」。

做什麼?
首先,系所必須告訴他人自己在「做什麼」、辦學標準在哪裡。過去大學習慣仰賴主管機關提供的標準來辦學,但現在應該倒轉過來,由評鑑機構反問系所「你的標準在哪裡」?各系所必須建立自己的標準,擬定自己的辦學目標與特色,自我檢視有無滿足專業發展的需要,而不該再由評鑑中心或教育部,用一把固定的尺、一套單一的標準來限制學校的發展。

如何做?
第二是「如何做」。假設系所的辦學目標是「培養國家棟樑」,則系所就必須明確指出衡量「國家棟樑」的標準在哪裡?系所的課程設計、師資陣容、教學方式與相關配套措施,是否真的可以培育出系所所認定的「國家棟樑」?達成系所自訂的辦學目標?

結果如何?
再來是「結果如何」。老師教學有無成就感?學生學習有沒有進步?畢業生表現如何?系所有沒有了解辦學成果的機制?這個機制不是評鑑中心來訂,而是系所自己要訂,自己去檢視辦學結果有無符合自訂的標準。
 

如何改善?
最後就是「如何改善」。若根據自訂的標準檢視後,發現無法達成預期目標,則系所有無自我改進的機制可以調整?在認可制評鑑實施的初期,系所評鑑的重心偏重在input與process,系所能否建立自我改進機制,將比辦學結果的展現更為重要。

清楚目標 自我比較

從「做什麼」、「如何做」、「結果如何」到「如何改善」,系所都要自訂標準、自我展現。評鑑中心關心的是系所有無辦學目標與自我定位,有無配套措施?有無自我改進機制?如果有,評鑑時就容易被認可通過;如果沒有,卻強調自己聘的教師數比他系多,發表的論文數比他系高,這是沒有用的,因為這些不一定是系所的標準所在。

多元標準 協助學校改善

我們社會經常犯的錯誤,就是明知不該有標準答案,卻又往往不自覺落入「標準」的陷阱裡,只想求取一個速成的、簡單化的答案。但系所評鑑必須避免重蹈相同的錯誤,唯有評鑑標準多元、大學辦學自主,我們的高等學府才能培育出各行各業的「諾貝爾獎」學生。

也期待所有評鑑委員,都能尊重學校的辦學理念,從諮詢的角度提供建設性的意見,協助學校自我改進,儘量避免主觀式的批評,這是評鑑中心對評鑑委員們始終如一的期待。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