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榜首普林斯頓的啟示
文‧圖/黃秉乾
    中央研究院院士
    美國約翰霍浦金斯大學公衛學院生物化學與
    分子生物學教授及文理學院生物物理學教授

百大的願景

教育部為推動臺灣大專院校成為世界一流大學,推動高等教育卓越化與國際化,將「以10年1,200億元投入『發展國際一流大學及頂尖研究中心計畫』,希望達成10年後至少10個重點系所或跨校研究中心,可進入該領域世界前50名,10年後至少一所大學進入世界百大的目標(註1)。主事者用心,行政和立法支持,足證臺灣認知世界潮流,重視高等教育,堪值肯定。

大學排名

大學排名有不同的版本,各版本所取觀點和標準各異,但抉擇不外乎以教育品質、師資素質、研究成果、建構的有效性、校友的成就和回饋母校的參與度等為依據。也有參照問卷而得的資料作出積分的調整,若干項目雖易於量化,但人為的偏差在所不免(註2)。

臺灣要一所大學進入世界百大排行之內的期望,是極有可能的。若依上海交通大學公布的世界大學排行榜(<世榜>),早在2004年,臺大的地位即已高居兩岸三地大學之首,列於155-201名之間。英國時報「時報高等教育增刊」(<增刊>)所列,臺大在2005年排名即為全球114名,2006年已提升為108名。距百大的門檻不遠,進入前100名,似屬指日可待。

若以研究中心作排行單元,新竹交通大學的資訊中心早已名列全世界前二、三十名之間。因此,我們當前的要務是如何落實評鑑的具體指標。

普林斯頓的啟示

今(2007)年「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報導>)最新出爐的全美大學排行榜,一反過去,列普林斯頓大學(普大)為榜首(註3),近幾年該校在<世榜>和<增刊>的排行都分別位於全球的第8至10名之間。相對的,歷屆榜首哈佛大學,今屆屈居第二,耶魯則升為第三(表一,A-D)。正如張忠謀先生所見:「我心目中二十一世紀的第一流大學是普林斯敦、哈佛和耶魯」(註4)。

且不論<報導>排名的準確性,其每年將全美高校按整體、按科系及按性質的排名,作為一般大眾用諸子女入學時的參考,更為受評學校作為宣傳及募款的主要資訊。因此普大榮膺榜首引人深思。

顯然地,普大的特色是小而精美;有極高的研教風格和理念;同時也是高教中較為富有的。這三個因素並未在排名中量化,但足以影響引用量化的指標。

小而美

普林斯頓大學部的學生僅4,815人,研究生2,306人,全校學生僅7千餘人。一般綜合性大學的文、理、法、商、農、工、醫、管理、音樂、教育十大學院,普大缺其半。說明了規模大並非成為頂尖的充分而又必要的條件。

在美國小而美的一流大學,尚有耶魯,其大學部的學生有3,333人,研究生2,306人。麻省理工的大學部,今年入學人數為4,666人,研究生6,140人。加州理工更為精緻,大學部共913人,研究生也僅有1,256人(表一,E-H)。

表一:近三年美國大學排行榜比較表

教育部在推動頂尖大學計畫的當初,曾有要求清大和交大合併,以增大規模和資源的構想,但兩校同質性高,又各有悠久的歷史和長足的表現。兩校的教授不贊成者居多,促使主事者作出了臨淵勒馬的智慧裁決。

在美國名校中,由合併以求生存或改進的成功先例不多,但也有如Carnegie和Mellon,Case和Western的合併,讓他們進入世界百大。Carnegie Mellon的電機一系,尚且是世界的頭名,這兩校都保持原來小而精的品質。

研教有理念

普林斯頓大學是一所講求菁英教育而又注重研究的完整大學。對教授的研究和教學時間保留著彈性的平衡,和一般一流的文理學院如:Amherst, Haverford, Wellesley, Swarthmore, Smith, Pomona, Bryn Mawr, Williams等,以培育大學本科人才為重,頗有不同。

普大歷任校長又各有獨特的教育理念,保存優越的傳統。現任校長Shirley Tilghman以優厚的待遇自史丹福大學延聘David Botstein,請他作出為二十一世紀學生學習及課程的新思維規劃。推行以基因體資訊學為出發點的系科整合,為生命科學引進或授與更多的數理化觀念和方法,將授課和實驗同步進行的教學方式,可謂開風氣之先,走在時代的前沿。

普大的生命科學主要是分子生物和生態及演化兩系。前者教授有50餘人,本科生(大學部)100人,研究生120人,博士後研究員是150人,助理100人,是一所名符其實的學系。普大的研究所如:Lewis-Sigler Institute for Integrative Genomics(綜合基因體研究所),則以分子生物系為主,集合了物理、化學、電訊、工程、生態、演化以及心理等學系的同仁,從事尖端的科研。

麻省理工的生物系世界一流,有教授70多人,另設有Whitehead和Broad(與哈佛合辦)研究所,均頗有規模,有異於臺灣的一系多所。臺灣的大學研究所向來以5員1工的編制著稱,有其歷史任務,對當代的利弊,值得檢討。

善用資源

排行百大的大學,多是校務基金雄厚;反之,基金雄厚而未克躋身排名前端的也有,如Rice是一所極為出色的綜合私立大學,創校後多年,都以免除學費招收極優秀的學生著稱,可是在研究方面,除若干學系外,仍較為遜色。至於基金不多而一流的大學,都屬州立,如柏克萊加州大學。

普林斯頓的學費是全美最高大學之一。如同排名一流的美國私立高校,除不斷調整昂貴的學費外,其運行必須依賴爭取研究經費和私人捐助。政府對私校也作有限度的補助(表一,I-J),但對各校的運作大多放任自由,不如臺灣教育部的嚴格督導。是以董事會和校長都將籌款作為主要任務之一,為私校存活和排行指標努力。

普大的校務基金不但在全美即使在長春藤各校中也可排名前茅(表一,K-L)。但它雖擁有112億美元的基金,卻不隨意擴充,如上所述,整個普大學生人數僅7,121人(大學部4,815人,研究生2,306人)。這是適當使用資源的法則。

大學另一資源是校友,一些有歷史且規模較大的學校如哈佛、加大柏克萊、哥倫比亞、賓州大學、紐約大學……的現存校友都在23萬人之多(表一,M)。全美大學校友捐獻比率平均約12.4%。普大校友則有70%以上給予母校捐獻,表示普大善用「人」的資源,而且這也是今年<世刊>評分的指標之一。

回饋的人多意味著畢業學生對母校的滿意度高。募款額尚且反映了畢業生的成就,臺灣高教的評鑑多少忽略了此點(註5)。進入百名的大學都以教授(現職和曾任)和畢業生的殊榮,列為該校的重要成就。如諾貝爾獎,芝加哥大學有79人,麻省理工63人(表一,N)。清華可稱有4位,臺大目前有1位。但這些美國大學都有百年以上的歷史(表一,O),自不可同日而語。

美國的稅收制度,鼓勵私人捐獻,因此大專學校以至於中小學都不遺餘力,除了每年訂出籌款目標(如約翰霍浦金斯今年目標為32億,耶魯40億),更設計多種策略如:返校日(Homecoming)、校區社會(College Town)、懷舊傳承(Legacy)、友情網絡(Friend-raising),更有以房屋或收藏實物捐獻等種種優厚的安排。籌款聘有專業人員協助其事。

業績達到億元層次的個人捐獻時有所聞,這些捐獻往往配合研教理念的特殊用途,例如:為耶魯音樂學院全部學生免除學費;為建立研究所。如史丹佛大學的Bio-X,麻省理工的McGovern,麻省理工和哈佛的Broad Institute,約翰霍浦金斯的瘧疾中心。

Fred Karli捐贈各校的目標是建立有特色的研究所,三所研究所都因而各產生了一位諾貝爾獎得主:加州大學聖巴巴拉的理論物理學David Gross,麻省理工的天文和太空物理Frank Wilczek,哥倫比亞的神經科學 Richard Axel。普林斯頓的綜合基因體研究所所在Lewis-Sigler大樓,即是校友Peter Lewis以35億美元的捐獻為紀念好友普大教授Sigler而建的。

他山之石

臺灣頂尖大學教改計畫的實行始於2006年秋,本年(2007)1月高教司即成立特別考評小組,前往接受輔助的12所公私立大學進行實地考核,並將以考核的結果作為明年度核定補助額度或終止補助決定的參考。如此緊湊評鑑步調固然說明了主事者對此計畫推動的認真,但教育改革並非一蹴可成,不妨稍假以時日,勿求立竿見影。

而且,此次考核的重點是架構、顧問、國際化延攬國際人才,著重於行政組織項目。此種議題似應在補助之前就有妥善規劃,達到要求的標準,執行才4、5個月的時間實難有具體成果。

同時,教育部在推動大學任務區分資助重點的原則之下,在評估時不妨給各校更多彈性自主,尤其私校在教授的延聘和研教時間的分配上,應促成各校的需求,任各校發揮傳承、特色和風格,肯定規模的取捨,達成資源的妥善運用。

進入百大固然有一定的意義,長久精優的教育體系更是臺灣需要的。規模、理念和資源三者如何有效互動,也許是評鑑5年500億、10年1,200億計畫的最大考驗。

註1 2006年2月23日,94學年度全國大學校長會議「臺灣高等教育未來十年之發展藍圖與目標」
註2 侯永琪(2006)。評鑑雙月刊,第3期:32-36;評鑑雙月刊,第4期:26-30。
註3 US News & Word Report 2007
註4 張甄薇。TVBS(2006/02/10)
註5 于宗先(2007)。評鑑雙月刊,第5期:58。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