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以顧客為導向的加拿大Maclean's個人化大學排名
文/侯永琪
  輔仁大學全人教育中心副教授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兼任研究員

3千2百萬人口的加拿大擁有360所高等教育機構,並平均分布於全國的十個省份和二領地。加拿大憲法規定,教育是歸各省管轄,非聯邦政府,因此,大多數的加拿大大學是公立的,由省政府提供經費,但仍有少數教會創辦的私立大學。

由於教育權的分權化,使得各省政府能根據自己的地域需求與文化背景規劃出各自的教育制度,雖然不若美國高等教育體系龐大,卻也凸顯出與其相似的多元特色。根據OECD統計,年齡在25至34歲之間的加拿大人有53%擁有大學學歷,是全球高等教育人口比例最高的國家。

「大學排名」由美國U.S. News & World Report 在1983年正式拉開序幕之後,創辦於1905年加拿大多倫多(Toronto) 的資深媒體雜誌Maclean’s也於1991年跟進,加入大學排名的行列之中,瞬間點燃加拿大大學間的排名競爭賽。自此,加拿大Maclean’s雜誌約於每年4月向各校蒐集相關資料,並由McDougall Scientific公司協助資料統計,大約11月公布最新加拿大大學的排行榜,並在隔年3月左右出版加拿大大學指南(Maclean’s Guide to Canadian Universities),詳盡介紹50多所加拿大大學。

排名方式與結果

Maclean’s除了第一年(1991年)所公布的排名是依據46所大學回收資料,不分類的由1至46名依次排列外,之後每年的排名,是將所有評比的大學,依所提供學位的類型、研究資源與博士課程的數量為基準(大致是以美國卡內基分類表為基準)分為三大類,並分別排名。Maclean’s評比所有邦聯省份的大學,但人數少於1000人的大學不在評比的範圍內:

一、博士型/醫學院(Medical/ Doctoral):提供多元的大學與研究所課程,有強大的研究力與擁有醫學院,約15所大學歸於此類。

二、綜合型(Comprehensive):有一定的研究力,並且提供多元的大學與研究所課程,包含了專業學位,約11所大學歸於此類。

三、學士型(Primarily undergraduate universities):主要以大學部課程為主,但仍有一定少數的研究所課程,約21所大學歸於此類。

在指標方面,Maclean’s採用六大類分類指標—「學生素質」(Student Body)、「班級大小」(Classes)、「教授品質」(Faculty)、「學校財政」(Finances)、「圖書館資源」(Library)以及「學校聲譽」(Reputation),包含了22至24項分項指標—博士型採用24項、綜合型23項及學士型22項。「外籍研究生比例」與「總圖書冊數」是學士型沒採用的指標,綜合型只有後者沒有採用(見表一)。

請點圖片觀看原始圖檔

與其他大學排名相較,Maclean’s的指標數量相當多,且以學生為主體(見表二)。

請點圖片觀看原始圖檔

根據2006年「加拿大教育政策中心」(Educational Policy Institute)所發表的全球主要大學排行榜分析報告,將排名指標的屬性分為七大類來看,Maclean’s的指標是著重於是否可以提供學生一個資源充足的學習環境,由班級人數大小,乃至提供學生軟硬體的資源,都是以學生可獲得的學習資源多寡為最大考量。此外,Maclean’s也將聲望納入評比的指標之一,且權重是所有指標中最高。但與其他大學排名如U.S. News & World Report 或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不同之處是,除了學術聲望調查,校友捐贈也被歸納在此分類指標之內。學術聲望調查的對象分為四大類:1. 所有被評比大學的行政主管;2. 各省區之高中校長與輔導顧問;3. 全國與地方組織的領導者;4.大小企業高級主管。2005年排名共寄出一萬多份問卷,平均回收率只有11%,其中除了大學師長回覆率達40%以上,其餘皆不到10%。

除了聲譽調查、學生獲獎數與教師獲獎數三項指標外,Maclean’s是用問卷調查的方式,請各大學提供資料。Maclean’s在轉換所有原始資料為一標準化的分數並計算每個指標權重之後,即產生一個總成績,再依成績的高低依次排序。早期,Maclean’s只公布每項分類指標排名與總排名結果,並不呈現指標權重與原始資料,但在「加拿大大學協會」(Association of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of Canada, AUCC)的壓力與所有評比大學的抗議之下,才公開更詳細的資訊。

根據2002至2005年針對47所大學的排名結果,Toronto University與St. Francis Xavier分別在「博士醫學類大學」及「學士型大學」中每年蟬聯冠軍;此外,每類型大學排名名次的穩定度也相當高,並無太大變化(見表三至表五)。

請點圖片觀看原始圖檔

請點圖片觀看原始圖檔

請點圖片觀看原始圖檔

排名點燃了大學與媒體的戰爭

除了持續公布三類型大學的排名,2004年Maclean’s加入了「學生議題」(the University Student Issue)問卷調查結果排名,包含了在校生與畢業生對學校滿意度調查。但在2006年卻遭到11所加拿大大學校長以聯合聲明的方式強烈抵制,包含了University of Toronto,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等排名在前10名的醫學博士型大學。之後,共有22所大學相繼宣布退出Maclean’s 2006年的排名(見表六)。

請點圖片觀看原始圖檔

11位大學校長的聯合聲明中,反映出加拿大各大學長期對Maclean’s所採用排名方法與資料取得的質疑與不滿,並強調這些問題存在已久,但卻得不到Maclean’s任何的改善或解釋。如大一新生高中的入學平均成績,「不是大學所能提供的資料,而且Maclean’s也不可能計算的出來」,況且來自各省的高中生,無法放在同一標準評比。其次,聲譽調查回收率過低產生信度問題,更是大學校長極度不認同之處。University of Alberta大學校長Indira Samarasekera就指出,「這樣排名就像拿蘋果與橘子一起比較一樣」。University Windor大學心理學教授Steward Page與Ken Cramer也指出,Maclean’s排名過度簡化大學學術品質的表現,完全顯現不出其多元特色,如Carleton大學被公認為加拿大最好的新聞學院,但卻在Maclean’s 11所的第二類綜合型大學中只排名第8。

然而,Maclean’s大學排名計畫主持人Tony Keller卻也不甘示弱的回應,仍會將這些大學納入排名之中,並由其他管道獲取學生資料;他強調,「新聞記者絕對不會因為被批評,而停止報導任何事情」。其實,這場媒體與大學戰爭的戲碼在1994年已發生一次,在美國也早已上演過。但U.S.News & World Report 的「全美最好大學」大學排名與Maclean’s大學排名至今仍是屹立不搖,雖然大學皆明暸這個「排名遊戲」中有太多「陷阱」,而導致大學價值的扭曲,但卻沒人敢退出這場比賽。

顧客為導向的個人化大學排名

2006年,Maclean’s在網站首度加入了個人化的大學排名方式,也就是學生家長或大學本身皆可自己挑選被評比的對象,可以是全部大學或依類型、區域挑選,再由24項指標中至多挑選7項最重要的指標,並給予不同的權重,最後網站會自動產生出個人化的排名結果。假設讀者欲評比全部大學,且挑選的7項指標與權重分別為:大一新生高中平均成績(10%)、大一班級由終身職教師授課的比例(10%)、具有博士學位教師比例(10%)、醫學與自然科學研究經費補助(10%)、社會科學與人文領域研究經費補助(10%)、學校對每位全職生的所花經費(25%)及聲譽調查(25%),就會產生如表七中的排名結果,其中前10名中有7所為博士醫學類大學,3所為綜合型大學(Waterloo, Victoria, Guelph)。

Maclean’s很清楚的指出,其大學排名的主要目的是「為學生與家長們提供一個了解大學可量度的指標,以協助他們在選擇學校時,能比較加拿大公立大學之間的優勢」。因此,Maclean’s所發展個人化大學排名服務系統,是希望能真正反映出每位學生、家長的不同需求。另一方面,Maclean’s欲藉由線上的服務系統,來解決其排名方式限制與加拿大各大學的批評,這使排名結果有更多元化的呈現。

請點圖片觀看原始圖檔

大學排名是邁向卓越的必要之惡或商業化考量?

在市場競爭機制被引入高等教育機構,商業邏輯的思考也逐漸移入大學之際,大學也開始如企業組織一樣,被期待須對校內外相關成員交代其運作的成效與成果,也就是負起所謂的「績效責任」(accountability)。因此,在教育商品化與績效責任的雙重影響下,社會大眾期待大學能透過比較、排名方式,來證明自己提供的「產品」與「服務」是有品質的且值得投資的。不可避免地,高等教育全球化所帶來無遠弗屆的國際競爭壓力,社會大眾對大學績效責任的要求,都使得大學排名存在於這種提升品質、追求卓越與過度商業化的弔詭氣氛之中。

現今,雖然來自加拿大各大學強大壓力,Maclean’s大學排名仍如野火燎原般地燒向各大學,因為Maclean’s就是定位自己扮演著這個監督者的角色。這也是加拿大大學最後仍必須被迫有條件妥協,「假如我們能確定排名方法可以真正展現資料的效度與分析的信度,我們仍然希望在未來能有與Maclean’s合作的可能」。

McMaster University大學經濟系教授就明白指出大學的兩難之處,雖然他的研究已顯示,「Maclean’s大學排名名次的提升,有助於大學招收成績更好學生」,此刻板印象只有對「博士型大學」有幫助,對其他類型大學並無影響。但「加拿大大學仍需用Maclean’s排名結果來向學生推銷自己,並運用它作為內部政策制定的重要參考」。Harvard大學校長Derek Bok在「大學何價」(Universities in the Marketplace)一書道出所有大學的無奈:「雖然每位大學校長都可指出這些評比的一籮筐缺點,但這些評比卻也真的提供了評量教育『成功』的指標,而大學間競爭也藉由這些指標而被加速的進行,因為實在很難再找到更有效度的指標來評量大學的表現了」。這也是為什麼在這場與魔鬼的戰爭中,大學很難會是贏家,但媒體卻永遠不會是輸家。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