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學者觀點:糾正學習歪風 評量方式與教授心態成關鍵
文/曾美惠
圖/唐紹航

教育改革幾年下來,大學如雨後春筍般成立,考進大學非難事,卻成為教授們頭痛的來源。

許多教授抱怨,學生素質下降,對學習提不起興趣,常達不到教授要求,最後變成教授降低標準配合學生,以免學生挫折感太重,部分大學還要求教授不能當太多學生,否則會影響學校生計,更助長大學生學習成就低落。

該如何找到最好方式評量學生的學習成就,一方面可提高學生學習興趣,一方面又能準確評量學生的學習表現?

目前任職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評鑑與發展研究中心的彭森明主任,曾在美國大學及美國教育部服務多年,對學生學習成就評量相當有研究。他指出,美國對在學學生的學習成就評量方式與臺灣相去不遠,多數採測驗及繳交報告,全由教授視情況選擇不同評量方式,有時不僅有一次考試或繳交一份研究報告而已。

美國經驗:重視學生參與

此外,美國的教授特別重視學生獨立研究報告。彭森明說,研究是知識的彙整,除思考問題,還要整合、運用所學,完整論述。研究報告不是用來評量片段的知識,而是評量學生學習後內化、分析、整合、組織所呈現的觀點與論述,了解學生是否具有組織、批判、分析能力,研究報告也被視為是一種良好的評量方式。

除了上述測驗與研究方法外,學生參與課堂討論程度也是評分重點;參與課堂討論可表現學生積極學習,並促進思考,與學習成果高度相關,彭森明在美執教時,即非常重視學生參與。不過,臺灣學生參與課堂討論較為被動,不如美國學生熱烈。

除課堂學習參與外,彭森明說,美國越來越重視學生主動參與學校課外活動的程度,因為參與活動能增長人際溝通、領導、團隊合作等能力與知識,學校開始營造教師與學生互動的機會與環境,積極舉辦學生參與學校、各系、所或宿舍活動,提高學生參與程度。

重視學生參與活動,最初由美國印第安那大學一位教授提出,之後有越來越多的大學引用,設計各種問卷,填寫各種量表,以便了解學校狀況。現在,美國很多大學設有「校務研究單位」,負責替學校進行此類評鑑調查,並提出改進方法。

商管類科評量 實際調查很重要

美國大學評量方式與臺灣相去不遠,各類科的評分方式也差不多。中山大學企管系教授周逸衡說,商管科系的評分方式視各課程的教學目標而定,一般課程屬於「傳遞知識」教學,多採考試方式,若中階以上課程屬於「形成觀念與態度」的教學內容,則由學生提出書面及口頭報告。

另外,商管類科有管理課程如市場調查、企業管理等訓練學生實作的課程,便會要求學生撰寫小論文,將上課所學實際應用於研究與調查,表現上課學習成果。

不過,大學教育逐漸受到挑戰,周逸衡指出,社會改變,學習型態也跟著改變,過去,商管類大學畢業生多數立即進入職場就業,學生對中階管理課程相當認真,希望進入職場成為優秀管理人才,但近十年,考研究所風氣盛,四成以上的大學畢業生都繼續念研究所,影響大學教育。

周逸衡說,過去大學入學考試影響高中教學,現在研究所考試也影響大學教學,很多大學生三、四年級開始補習考研究所,回頭念基礎課程,對三、四年級重要的管理、行銷課程等中階課程興趣不大,反而選擇上輕鬆課程,全心準備考試。他說,大學四年教育,其實已經縮短為兩年半,對臺灣培育高等教育人才影響很大,令人憂心。

分析原因,周逸衡認為,因為學生覺得學費便宜,所以不認真,加上大學淘汰率低,對大四學生,教授們也不想為難,更造成學生的偏差心態。

理工科系 評量重實驗

前國科會主委、交通大學電子系教授魏哲和表示,理工類科因科目不同,評分方式也不同,基礎科目通常採取考試與交作業,由教授決定考試與作業繳交次數。

實作部分,工程科系多數採專題研究及口頭報告,可看出學生用功程度、組織能力、思考整合,還能觀察其表現態度,有別於一般的測驗。

魏哲和說,評量工具只評量學生於該階段是否有效學習,觀察每個學生對該領域的興趣及做事的態度,各種評量工具都有優缺點,並非適合每個學生。他舉例,考試成績好的學生,研究不一定做得好;有些人不喜歡運算、推理,卻很有創意,這都是性向差異,所以,教授選擇何種測量工具,便相當重要。

為保財源不退學 助長打混歪風

不過,國內學生有一項嚴重的問題,便是對學習沒有興趣,不夠用功。彭森明記得自己剛回國任教時,有個學生上課經常遲到,問他為什麼?學生回答因為想多玩玩,即使被當掉,再重修就好了。

一些調查資料也顯示,臺灣學生沒有讀書風氣,沒有閱讀習慣,懶散不積極,鮮少上圖書館。彭森明惋惜地說,時間不會回頭,不利用大學這段黃金歲月好好讀書,相當可惜,而這似乎是很多大學生的相同態度。

面對這種學生,教授們的態度變得相當重要。彭森明說,美國教授對學生要求相當嚴格,很多學生應付不了功課的要求,會自動休學。反觀臺灣,很多學校退學條件變得寬鬆,部分學校擔心招不到學生或學生中途跑掉,還會要求教授不能太嚴格,間接地造成學生隨便混過,不認真學習的現象。彭森明說,這種現象將成為臺灣高等教育的隱憂,對臺灣高等教育的傷害很深。

教授心態需要改

魏哲和則認為,現在大學教授還要發揮預警功能,當學生可能被當時,就立即通知,加上部分學校沒有「二一退學制」,讓長期準備升學考試的學生,一進入大學就開始放肆的玩,結果影響教師的授課與評分方式。

魏哲和說,考試可讓教授了解學生學習的問題,不過,對學習成就不夠好的同學,建議教授們了解原因,協助他們學習,會比找出更好的評量方式更重要。

周逸衡也有相當感觸,認為評量工具問題不大,重要的是「教授的心態」。網路時代來臨,學生隨便剪貼網路文章,報告亂寫,教授不仔細看內容,只看份量多不多、色彩豐富與否,根本不知道學生學習結果究竟如何。

批改作業不認真 學習回饋難察覺

不過,據周逸衡的觀察,大學內只有不到二成的教授會認真批改學生作業、報告及考卷,多數教授都推給助教批改或自己隨便看看,不想花太多時間批閱。

周逸衡認為學生的答案就是學習回饋,最能檢視教學目標是否達成,並提供教授改善教學,若教授只是想給一個分數,根本無法了解其中透露的訊息。

他舉過去自己開「企業倫理」課程為例,該課程學習目標為培養學生正確態度與觀念,因此得先了解學生態度,進而建立其正確態度與想法。他要求學生每周寫幾項心得、感想、疑問或新發現後交回,先由助教看過後自己再看,最後自己於每份作業上寫下對學生的評語與建議後發回。

四星期後,學生寫得越來越多,他也給予更多評語與回應,這份作業成為教師與學生最好的觀念溝通與互動平台,同時記錄學生的學習軌跡,當然,也讓教授隨時掌握學生的學習狀況與觀念變化,並適時加以引導。過去,他曾想推動這種評量方式,但部分教授覺得很瘋狂,無法有效落實。

可惜的是,這種觀念在大學中無法引起共鳴,因為任何評鑑都不重視這部分,加上長期重研究、輕教學,更使得教授們不重視學生學習。如果訪視只看教授是否給上課大綱、教材、教幾堂課的表相上打轉,卻不重視教師教學、或學生學習成就評量或教師的用心程度,教學評鑑就只是隔靴搔癢,觸不到問題核心。

評量多層次能力 納入教學規劃

想要提升學生學習興趣,找到最好評量學生學習成就的辦法,彭森明認為,學習評量是教與學過程重要的一部分,能促進學習成果,也能引導學生學習方向與培育正確學習態度,並檢測學生整體學習成效,診斷學習缺失,指引學生努力方向。所以教授們應將評量列入教學規劃中,讓教學目標與成果評量相互結合。

不過,學習是一種相當複雜的現象,彭森明建議,未來對學生的評量,應採多元方式,以評量多層次能力,包括最低層的記憶與認知以及高層次的分析、整合與運用,以降低單一方式可能造成的學習偏差。

而周逸衡也說,管理類科很多是傳遞觀念、態度與價值觀的課程,若教授想影響學生價值觀,就得先知道學生想法,並透過溝通與學習方式傳遞給學生,隨便閱卷根本無法達到目標。

周逸衡說,若教授願意投入更多心力,把教學當成一種使命,一定有願意學習的學生,與教授產生共鳴,扭轉偏差的學習態度,而這就是教育的目的。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