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系所評鑑會失靈嗎?
文/劉維琪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長

今年1月出刊的遠見雜誌,做了臺灣首份設計校院排行榜調查,私立的實踐大學設計學院以15項評比都是第一的突出佳績,贏得壓倒性冠軍,成為業界眼中臺灣TOP1的設計學院。但該院院長安郁茜受訪時卻語出驚人的表示,在教育部大學評鑑中,實踐設計學院總是最後一名。
 
系所評鑑 沒有倒數第一

筆者不清楚過去教育部大學評鑑是否真的把實踐設計學院評為倒數第一,但可以確定,此次大學系所評鑑,絕對不會有系所拿到最後一名,因為評鑑方式是採「認可制」,只有「通過」、「不通過」、「待觀察」三種結果,沒有評比排名。比較需要關心的是,若實踐設計學院的辦學成果真如排行榜呈現的這麼好,那麼有沒有可能在此次系所評鑑中,被評鑑委員評為「待觀察」甚至「不通過」?

此次遠見雜誌所做的排行榜調查,34位國內設計界的受訪菁英,在師資陣容、設計課程、參與設計競賽能力、學生具豐富想像力、畢業生具長期發展潛力、國際視野等項目上,都評實踐設計學院得分最高,而且所得分數遙遙領先排名第二的學校。又根據實踐設計學院的網站,早在2001年至2003年間,該院就得過476個獎,國內外設計展演也多達145項,產學合作計畫共48案、589件。可見該校在設計界受到相當的肯定。

本文欲以實踐設計學院為例,深入探討此次系所評鑑的關鍵性問題:評鑑指標與評鑑委員的觀點。

尺度自訂 教學勝於一切

此次評鑑機制與過去最大的不同,在於尊重系所辦學理念,鼓勵系所多元發展,不用同一把尺去衡量所有學校,也不做校際比較,改用系所自訂的辦學目標來衡量自己,是否照自設的辦學理念來辦學?是否達到預定目標?是否偏離目標?如果有所偏離,有沒有自我改善的修正機制?

換言之,如果系所的辦學目標模糊不明確,對於培養什麼樣的學生,師生都不清楚,也無自我改善機制,這種系所就有可能被評為不通過;另外,若有系所的課程設計不符合辦學目標、專兼任老師的專長與教學科目不相符、系所老師對學生的學習沒有投入心力,也有可能不被認可。

但是,如果辦學目標明確、課程設計得當、老師努力教學,尤其畢業生出路好、口碑佳、實力在業界獲得肯定,這樣的系所,即使老師研究成果少、博士學位師資不足、生師比未達合理比例,以筆者的觀點認為,評鑑結果沒有理由不予通過。

更進一步來說,如果SCI、生師比、博士學位師資的統計數據漂亮,但培養出來的學生能力很差,對於這種系所,難道就要給它認可嗎?

評鑑「活」起來 系所「做自己」

指標是死的,評鑑則是活的。評鑑結果如何,評鑑委員應該根據各種資訊綜合判斷再決定,而不應被刻板、量化的指標所侷限。如果此次系所評鑑,評鑑委員仍然僵化的依靠指標,而不能靈活的綜合判斷教學成果,我認為這樣將會導致評鑑失靈;如果評鑑中心辦理的系所評鑑最後演變成這番局面,那最後不被認可通過的應該不是系所,而是評鑑中心自己。

在教學為主體的前提下,系所評鑑的項目與指標,應該僅作為評鑑委員的參考,面對不同學科、不同領域與不同時空,評鑑委員都應該有彈性處理的裁量權,不應被僵硬的項目及指標,限制了自己的評斷。另一方面,系所也應該認清自己的目標,勇於「做自己」,不要為了求認可通過,而盲目的隨波逐流。

儘管各系所的評鑑結果,是由評鑑委員的專業意見與「認可審議委員會」做最後決定,包含筆者在內,其他人都無權干預,但基於尊重每個系所的那把尺,能夠認識自己、做好自己、培養出優秀畢業生的系所,都應該在此次評鑑中被肯定。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