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學界觀點:正視社會科學及人文學領域評比的必要性
文/陳曼玲
圖/政大公企中心提供

各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的評鑑與研究評比排名應建立怎樣的指標?國際評比的影響指數又是如何?日前於一場研討會中,與會的人文社會學者大聲疾呼,人文社會科學領域不能再逃避被評鑑的責任,應該透過不同學門領域的學者組成人文聯盟,共同討論出具專業、自律並兼顧開放性原則的評鑑與評比指標,公信力才能讓人信服。

教育部擬補助人社領域發展

教育部高教司長陳德華也表示,教育部正在研擬人文社會科學發展計畫,預計報行政院核定後,於今年度開始推動,希望比照五年五百億的模式,以特定經費協助大學人文社會領域蓬勃發展,扭轉長久以來資源不足的困境。

自然科學領域的學門評鑑與國際評比工具已經發展多年,並在學界建立起共識,相較之下,人文社會科學的評比與排名指標,則尚在起步階段。由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與國立政治大學共同合辦的「公共政策論壇」高等教育系列,首場主題即為探討人文及社會科學領域的學門評鑑與國際評比。

這場重要論壇於去年12月2日在政大公企中心舉行,吸引近百名國內大學人文社會領域的學者專家參與研討,教育部政務次長呂木琳、高教司長陳德華也受邀進行專題演講並參與座談,聽取學界意見。

人文學門評比非做不可

國內大學評鑑制度推手、目前擔任評鑑中心董事與中國醫藥大學校長的前教育部長黃榮村首先坦承,人文社會科學的評鑑、評比指標很難做,尤其是人文領域應該如何評比,連國際間都還找不到一套適合的指標,國內學界也都已經有共識,不宜用SSCI去評比人文學。

但他也認為,許多人對人文學的態度是「盡量給例外」,這樣並不好,這樣的尊重與寬容,對人文學其實是個隱憂,難道人文學者可以接受這種被忽略的對待嗎?至少在有無引導思想風潮、有無被專書引述、對重要學術議題的貢獻等方面,這些人文學的培育成果都必須被評估。

政治大學校長吳思華與中央大學文學院院長熊秉真也主張,即使評比困難,大學使用公共資源,仍然不能逃避外界的檢視,人文社會領域評鑑評比指標除了強調落實專業與學門自律,應同時兼顧開放性的原則,並由人文社會科學中不同學門的教師集結起來,組成聯盟的形式,一起討論出適切的指標,如此評鑑與評比的公信力會更讓人信服。

評比指標宜兼顧個別性與人文性

政大外語學院院長陳超明亦認為,以語言及文化為主要標的物的人文教育與研究,無疑的在跨國性有其侷限,但也不能否認,人文研究仍可以跨文化間的合作與競爭。

他並提出幾個人文評比可用的指標供參考,包括學術同儕評量、教授資源(班級大小、教授薪水、學位、生師比、專兼任)、課程結構(核心課程、知識體系建構、學派、人文通識教育任務)、學術產能(著作、研究計畫、期刊出版等)、國際化程度(含國際師生比例、國際學術合作、國際會議等)、學生素質(含入學程度、錄取率、畢業及退學比例、校友表現等)、財務資源(教育單位成本、研究、教學、學生服務、藏書)、校友捐獻(校友滿意度)、人文學門特殊性評估加分項目(含各學門的特殊貢獻及表現)。

陳超明表示,上述這些指標,從同儕學術評比到學校資源的分配、校友滿意度,已考慮到質與量的雙重性,同時考慮各區域與社群對人文學科的不同重點與特色,增加了加分項目;例如若有學校對各文化資料庫的建立有貢獻,或者產出知名作家、藝術家、培養出影響全人類的偉大宗教人士等,評比時都應該加分,以凸顯出人文指標的「個別性」與「人文性」。

學門分類與評鑑評比指標
宜重新調整

對於目前的大學系所評鑑學門分類,評鑑中心董事、東吳大學校長劉兆玄不贊成將農業學門放在自然科學類別中,因為農業的複雜度不下於醫科,應該獨立出來自成一類;而電腦資訊學門也應從自然科學類改歸至工程科技類。他建議,應開放系所自己選擇學門,不要由教育部或評鑑機構決定。

陳德華也同意,人文社會科學評鑑與評比的學門分類該如何調整、指標如何發展,應由相關學門領域的學者凝聚共識,才能推動順利,不是靠教育部或其他機構的指定與劃分。

政大公企中心主任周麗芳則建議,人文領域具有相當高的異質性,包含藝術、中文、歷史等許多不同的學門,評鑑評比指標不應一套通用;而政大許多社會科學院的系所,在此次系所評鑑中發生歸類困難的情況,似乎無法歸屬於經濟、政治、社會等學門,在學門分類上有獨立出來的必要性。

社會科學學門分類
可考量基礎性與專業性

政大公行系主任詹中原也呼應,評鑑學門的分類應注意學科的變動性,雖然英國RAE與紐西蘭的評鑑仍將公共行政放在政治學門,但OECD與加拿大RESEARCH大學研究排行的學門分類,已經出現新的發展,請評鑑中心多給予關注。

政大社會科學院院長高永光進一步提議,無論評鑑或評比排名,社會科學的學門分類應區別出「基礎學門」及「專業學門」,並有不同的大項指標、細項指標,以及不同權重。

他舉例,政大社科院下的中山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勞工所、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研究所,與民族學系、財政學系、地政學系及公行系,應該歸屬於專業學院性質,並可特別建立一個「政府管理」學門或「公共管理」學門、「公共事務」學門,與經濟、政治、社會系等屬於基礎學門性質的系所,有不同的評鑑指標與權重,以免在評鑑時居於劣勢。

尤其在國際評比排名上,高永光認為,專業學院的評鑑指標應有獨立的「專業表現」一項,以納入專業學院對國家政策及人民福祉的貢獻,包括教師兼任命題閱卷委員、擔任公職的比例等,都應該反映在「專業表現」的權重上。

不同學門
宜有不同評鑑評比指標與權重

再者,若專業學院產出一位總統,或者國家行政領袖,高永光認為其對民眾公共利益的影響,不應亞於諾貝爾獎得主對人類社會的影響,因此,有關專業表現所占的分數,應該在評比中給予更多權重,例如100分中占25分,而「學術研究」則單獨列為15分。國際關係學院對於兩岸事務與國際外交人才的培養,在評比時也應給予個別的對待。

政大研發長王振寰與公企中心主任周麗芳均認同這項論點,王振寰也提出疑問,現在有許多跨學科區域研究,在學門上究竟應如何認定?他認為,不同學院應該採用不同的評比標準,例如商學院應特別著重與業界的關係,人文、歷史則應強調專書,不應計算SSCI等期刊論文篇數,因為撰寫中國歷史並不需要用英文發表;要求人文學者投稿SSCI,無疑是將自己的專長變成弱點。

前故宮博物院院長、評鑑中心董事石守謙亦同意,學界應該從重視自己的人文生態出發,經由學門內的討論,用自己的專長發展出人文學界適合的評鑑模式。

催生亞洲人文評比機制

陳超明並提出「建立亞洲人文評比機制」計畫,作法為建立亞洲人文(文化)論壇,結合亞洲知名大學的人文學院,成立亞洲文化論壇的院長級會議,針對亞洲的人文議題及人文研究與教育,發展出有別於歐美論述的研究方法與思辯空間,進而討論建立亞洲人文評比機制的可行性。

他說,目前這個論壇已經獲得日本、韓國、中國大陸共12所知名大學文學院、外語學院院長支持,預計今年7月在政大召開院長級高峰會,甚至不排除未來與日本、臺灣等地的知名媒體合作,共同進行人文評比排名。

兼顧開放性 不宜忽略國際潮流

最後,黃榮村提醒,國內人文社會科學界確實應發展出一套適合自己的評估標準,但不能忽略國際潮流,同儕評鑑(peer review)也應加入國際人士,尤其不要搞一個「臺灣觀點」,到最後變成「臺北觀點」,再演變成「臺大觀點」、「政大觀點」……,則臺灣的大學將加速滅亡。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回應

一、此次系所評鑑項目共計「目標、特色與自我改善」、「課程設計與教師教學」、「學生學習與學生事務」、「研究與專業表現」、「畢業生表現」等五大項,評鑑中心只列出各評鑑項目的參考效標,並無共同的評鑑指標,各校系所仍可依自己特色及需要,增減參考效標或自訂評鑑指標,以呈現多元性與差異性。

二、對於增加評鑑學門的建議,評鑑中心將提交董事會討論,待董事會討論通過後,即可從97年度起付諸實施。

三、各校系所於評鑑時,可依自己的需求選擇歸屬學門。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