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臺灣太喜歡量化了,這樣不好,會讓人將責任歸罪於量化表!」國內醫學界大老、成大醫學院創院院長黃崑巖,不僅是國內醫學教育權威,更是率先引進大學醫學系評鑑認可制的重要推手,他主張,大學評鑑應盡量少量化,否則量化太細、分分計較的結果,反而失去評鑑的意義。

目前擔任高等教育評鑑中心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MAC)主任委員的黃崑巖,多年來不斷在各種場合疾呼道德與品格的重要性,不僅曾受邀在2004年總統大選辯論中,提出教養問題就教總統候選人,他的「黃崑巖談教養」一書亦躍登國內暢銷書排行榜,日前還被國內書商票選為臺灣十大作家。黃崑巖深切期盼,國內正在辦理的各種大學評鑑,評鑑委員都能嚴守「評鑑倫理」,不要讓受評者與評鑑者有利益衝突的機會或藉口。

以下是訪談紀要: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醫學院評鑑委員會成立至今已經六年,請從您豐富的評鑑經驗,談談評鑑倫理應注意哪些部分?

評鑑不是君臨學校 不宜接受餽贈招待

黃主委答(以下簡稱答):評鑑的出發點不是為了「整學校」,給學校添麻煩,而是針對學校的師資、教學、行政、資源、學生選擇等內容有無合乎標準,進行評估與認證。

因此,評鑑應注意以盡量不打擾學校為原則,也不宜經常性的辦理,評鑑委員更應切記不宜抱持「君臨學校」的心態,以為自己是去查學校,而應是協助學校提高教育品質,最後的受惠者將是學生,以及學生畢業後將服務的社會大眾。

另外,學校對於來訪的賓客,經常習慣準備一大袋的資料,裡面除了文件、文宣品,往往也夾帶著領帶、杯子等紀念品或小禮物,即便對前來訪評的評鑑委員,有時也不例外。

若評鑑委員遇到這種情形,應一概拒絕接受任何除了資料以外的禮品餽贈,就連往返交通費、各種餐點等花費,也都應該由評鑑單位自付,不得接受學校的招待。這是必須嚴格遵守的評鑑倫理,受評者與評鑑者不應有任何利益衝突的機會或藉口。

我還要強調一點,就是所有到校的評鑑委員都必須超然、公正,應清楚高等教育的目的在哪裡?根據高等教育的目的去評鑑,不能因為個人對某校的偏見,而偏袒或扭曲評鑑結果。


評鑑委員應超越本行 排除個人偏見

不過,我認為臺灣在這一點上還做不到。例如我已經從成大醫學院創院院長退休,但如果自己仍去除不了對成大的偏愛,這就是不對;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aiwan Medical Accreditation Council, TMAC)有11位委員,以及近110位評鑑委員,這些人許多都是現任校長或院長,他們在心理上應該有所準備,即作為一個評鑑委員,必須要能超越自己的本行,是代表評鑑單位出去評鑑,為病患謀求福利。

問:您所說的評鑑倫理,是否也可擴大適用至其他領域的評鑑?

答:是的,各種領域的大學評鑑都一體適用上述的評鑑倫理,評鑑委員應注意高等教育的目的,是在培養學生「先做人、再做專業人」,不要因為自身立場而影響了對評鑑的判斷。

總之,大學評鑑就是一種同儕訪評(peer review),評鑑委員每次出發前往受評學校之前,帶頭的領隊都應一再提醒團員,不得收取餽贈、不得接受招待,嚴禁利益衝突的事情發生。

若學校於自評期間事先得知評鑑委員建議名單,也不應邀請名單中的委員,前往該校演講或進行任何實質接觸,評鑑委員亦應拒絕學校的任何邀約。這是受評單位與委員本身都應自我規範的。

過度量化讓評鑑失去意義

最後要注意的是量化問題。臺灣社會很喜歡量化,但太量化了、把每一種東西都換成點數也不行,難道85分、80分與75分之間,真的有什麼差別嗎?

我曾經參加過一個圖書館評鑑,所有的指標都量化處理,像圖書館員在館內就給0.5分,最後所有項目全部加起來得到一個評鑑分數。這樣算實在太細了,根本沒什麼意義,圖書館最重要的利用率,反而被忽略了。

評鑑太量化,會讓人將評鑑不好的責任歸罪於量化表。因此,某種程度的量化是可以,例如將結果分成通過、待觀察、不通過等幾個等級,但使用上一定要很小心。

臺灣社會充斥著「聰明的人就可以學醫」這樣的觀念,就是一個量化造成的迷思,也是聯考的遺毒,TMAC正推動十年後,國內醫學系招生將百分百採用面試錄取,不再使用分發入學管道,如此才能避免再培養出像趙建銘一樣的人物。

另一個評鑑不宜太量化的原因,是每天結束對學校的訪評後,當天晚上評鑑委員都應聚會討論對學校、系所的印象,最後以敘述性的方法撰寫成幾千字的評鑑報告,不能用量化的方式,三、兩張紙就草草解決。

遵守評鑑倫理 評鑑威權才得以建立

問:您曾經在澳洲擔任過醫學系評鑑觀察員,請談談國外大學評鑑如何處理評鑑倫理問題?

答:TMAC評鑑手冊主要是以美國與澳洲兩個國家的作法為藍本,再根據我國的社會文化加以修正,因此對評鑑倫理的規範,臺灣與美、澳均十分近似。

不過,有趣的一點,是我於1999年擔任澳洲醫學委員會(Australian Medical Council, 簡稱AMC)主辦的醫學系評鑑觀察員,跟著評鑑委員前往柏斯的西澳大學(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評鑑,實地訪評最後一天的行程,竟然是由評鑑委員的隊長向全體教職員發表實地訪評觀感,並當場宣布評鑑結果,讓學校立即知道,這實在是很特別。

問:國內評鑑目前並未採取這種立即決定結果、當場宣布的方式,您認為澳洲的作法是最好的嗎?值得我們參考嗎?

答:澳洲這種大膽的作法,代表他們國家的評鑑威權已經建立,受評者也有當場接受結果的雅量。反觀臺灣,因為國情差異,國人接受批評的雅度有所不同,並不適宜當著受評者的面宣布結果,否則若結果不如人意,恐會引發強烈反彈,還是等評鑑委員於實地訪評過後,多加討論再評定結果,以書面報告知會學校較佳,程序上也比較嚴謹。

而值得我們正視的是,澳洲當場「宣判」的方式,其背後更突顯出評鑑倫理的重要性,因為唯有嚴格規範並遵守評鑑倫理,評鑑結果才能為人所信服,評鑑委員講出來的話才能被人所接受。

這就是言行一致的品德,也是我在各種場合大聲疾呼「先做人、再做專業人」的重要性。

閱讀與思辯是提升人品二基石

問:從評鑑倫理談到品德教育,您在大學任教這麼多年,念茲在茲的就是品德與教養問題,教育部現在也在推動各級學校品德教育,您認為品德教育該怎麼教?

答:倫理這個東西是沒有辦法教出來的,要看上位者的身教和言教。如果校長遴選時黑函橫飛,帶給學生的榜樣會是什麼?「上行下效」的道理千古不變, 知識份子應該堅持不同流合污。

高等教育的目的,是提升人的品質,人的品質要能提高,得仰賴閱讀習慣的建立與不斷的辯論。根據天下雜誌調查,三成多民眾每年買書費用還花不到新臺幣一千元,比起美國人強烈的閱讀興趣實在相差太遠。而對於讀後感的辯論,乃至於對任何議題的辯論,也是大學各科系亟需開設的核心課程。

很遺憾現在大學教育的最大問題,就是未能建立學生的閱讀風氣與思辯能力。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