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虔誠教徒化身律師校長—楊敦和實踐法治教育終不悔
文‧圖/陳曼玲

如同校名「聖約翰」給人慈愛溫暖的感覺,聖約翰科技大學校長楊敦和總是予人一副溫文儒雅、彬彬有禮的謙謙君子形象,與法庭上伶牙俐齒的律師有著天壤之別,但您可能不知道,他可是目前國內唯一擁有律師資格的大學校長,還曾以檢察官作為畢生職志;更令人驚訝的是,性格如此入世的他,曾一度想「出家」當神父。

十歲受洗 每日早晚禱

楊敦和出身中國傳統軍人家庭,卻在10歲的時候,因上學地利之便,經常逗留小學旁的教堂遊玩,後來便受洗成為天主教徒,從此過著每日早、晚禱的虔敬生活,55年來從不間斷,還影響了父親也開始接觸西方宗教。

純真、耿直的宗教性格,讓楊敦和選擇步入法律系。大學畢業,他一心只想做個主動出擊抓壞人的檢察官,但被系主任欽點一定要報考研究所,擔任監察委員的好友伯父也一再要他「務實」點,不要對打擊犯罪、施行正義有太過天真的想法;加上司法官考試又名落孫山,卻不小心在研究所金榜題名,楊敦和只好遵從師命,服完兵役後乖乖回到學校深造。

楊敦和回憶,真正讓他「看破」檢察官非人生最佳選擇的轉捩點,是當兵時令他挫敗的軍中文化,讓楊敦和深切感受到,如何使所有國民乃至行政體系的人都知道自己的權利義務,進而了解制度、尊重制度,比厲行法治更重要。因此退伍後,他的志向也跟著轉變,決定一輩子以教書為職志,做個誨人不倦的法治教育工作者。

春風化雨 夢想不滅

只不過這樣的大轉彎,著實讓岳家有點難以接受,因為當時的社會價值觀,教書匠的地位比不上律師。30歲的楊敦和只好一邊教書、一邊抽空考上律師執照,還不忘允諾妻子與岳母:「先讓我教個30年,30年後退休,我就去做律師!」

這個旁人聽起來像是在安撫人心的玩笑話,楊敦和卻很認真的當成諾言放在心裡,全然不在乎到時他已是個年邁60的「老」律師。沒想到天不從人願,59歲那年,妻子因病去世,岳母也早已不在人間,來不及看到他實現承諾。

痛失摯愛的楊敦和,一度想要在60歲退休後,放下一切去念神學院,然後當個神父,將一生奉獻給天主;但想到孩子需要照顧,只好打消出世念頭,繼續留在紅塵俗世中。重然諾的他在卸下天主教輔仁大學四年校長職務準備退休之際,開始認真打聽轉業事宜,甚至還有當律師的學生邀請他到事務所合夥打拼。

熱愛法律 堅守承諾

但教育界豈能輕易放過一位深具大學治校經驗的重量級校長?消息傳到恩師耳裡,不斷力勸他繼續服務,由基督教臺灣聖公會創辦的新埔技術學院董事會,也力邀他出任校長,帶領學校改制為科技大學。恩師之命難違,楊敦和只好再度打消「淡出」念頭,來到位於淡水河與臺灣海峽畔,風光明媚的新埔技術學院任職。

「我先把老師的職務做完,若退休後體力還夠,當律師是沒有年齡限制的!」對家人承諾始終不死心的楊敦和,如此認真的說。今年年底,他就要屆滿65歲,做完這一任任期更已高齡67,楊敦和至今仍沒有放棄當律師的堅持。

輔大到科大 治校大不同

而新埔技術學院在他四年的帶領下,果然脫胎換骨,改名為「聖約翰科技大學」,完成母校上海聖約翰大學校友在臺復校的心願,並贏得教育部技術學院評鑑全部科系一等的殊榮。

令人好奇的是,在歷史悠久的傳統一般大學與技職體系新興科技大學當校長,有沒有什麼不同?親身體驗個中差異的楊敦和不諱言說道,兩者差別真的很大,普通大學學風自由,主要在培養具有管理能力的人,鼓勵學生自我發展;系所與學院的自主性也高,會要求校方行政人員配合實現學術目標。

反觀技職校院學生,楊敦和坦承比較中規中矩,希望接受老師指導,按部就班學到一技之長,畢業後立即就業;「雖然我們也鼓勵學生自由發展,但學生都很『客氣』,一步步按老師的規劃走」。至於老師與學術單位,也都在等著學校政策確立,將工作分配下去,無法自己提出目標,需要行政上更多的介入。

他直言,一開始轉任技職校長時,摸不到竅門,老覺得下面怎麼動不起來,因此第一年學校沒有進步;直到一位當過臺大教授的東部某技術學院校長,以一句「普通大學行政人員是服務學術,技職校院行政人員則須領導學術,校長也要多花點力氣」點醒了他,楊敦和這才恍然大悟,修正治校策略,終於得以突破改大瓶頸。

掌握契機 扭轉技職辦學

不過,科技大學與普通大學涇渭分明的辦學方式終非良策,楊敦和衷心建議,從技專校院法令的制訂,到教育部政策乃至各校實際運作制度,都應該有所調整,以使技職校院更符合「大學」的格局。

為扭轉全校教職員的心態,楊敦和要求各學院從今年8月起,擬定自己的願景,領導所轄各系提出自己的系所辦學計畫,以提高學術單位自主性,激發教師主動提升學術能量,不要再被動等著學校分配工作。「改大是一個契機,更增加校內教師改變的動力!」楊敦和語氣肯定的表示。

法律人治校 立法從寬 執法從嚴

身為碩果僅存的律師校長,並視法治教育為畢生志業,外界猜想楊敦和治校一定依法行政、一絲不苟,就如同去年大學校長會議,楊敦和當著政府高官及百餘所大學校長的面,放聲批評教育部取消春假後,不少大學以其他名目照常放假,是帶頭作假、教壞學生,有違「誠實篤行」的品德,令人對他的守法精神與道德勇氣印象深刻。

這點楊敦和倒不否認,因為學法律的他向來主張,法律是一種行為規範,「什麼事可以做、什麼事可做可不做、什麼事一定不可以做,必須要有明確共同的準則,讓大家共同遵守,否則就會沒有效率」,因此學校的典章制度也應建立完備,但須把持「立法從寬,執法從嚴」的原則,學生獎懲規範的訂定也宜有彈性空間,站在學生的立場替他考量,學生才能體會出學校執法的苦心與善意。

德以輔才 全人教育

就像聖約翰科技大學校訓「德以輔才」,楊敦和的生活重視和諧、秩序、品德與操守,每週日上教堂望彌撒,每日晨昏唸經、禱告,過著天主教徒嚴謹的律己生活。無論是否具有宗教背景,他苦口婆心建議各大學,應加緊落實「全人教育」,不要培養出只求高分,卻不擇手段追求自我利益、價值觀破碎的小孩,否則將是社會的大不幸。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