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TA教學助理 讓上課變精彩
文╱陳曼玲

「很緊張的踏入討論教室,迎面接收來自學生排山倒海的凜冽眼神、冷漠表情、無聲之聲,剎那間,我沸騰的熱情頓時降到零度C,雙腳也開始不自覺得往後退…」 這是臺灣大學動物研究所學生王涵青回憶初次帶領小組討論時,內心遭遇的惶恐與不安。

成功大學外文系教授劉開鈴娓娓分享道:「以前的以前,當我是『性別與文學』唯一的授課老師時,舞台是我一個人的,常常隨著課堂的情境或舞或歌,自在隨性;現在,獨幕劇的演員突然變成了導演,台前台後、台上台下,流動在老師和學生、老師與助教、助教與學生之間,忙得不可開交……」

研究生走入教室 翻新課堂模式

讓研究生帶領大學部同學進行課堂討論,在國內大學是較為少見的上課模式,在國外卻行之多年。它不僅促使年輕研究生走出研究室,參與教學實習,深化學習內涵,同時也改變了大學過去傳統的課堂經營模式,讓台上的教師不再唱「獨角戲」,台下的學生也不再只是單純的觀眾。

這些改變都源自於教育部顧問室92年起推動「人文社會科學教育先導型計畫」,其中一項名為「個別型通識教育改進計畫」的子計畫,引進國外一流大學常見的教學助理(Teaching Assistance,TA)制度,由政府編列經費,補助大學通識課聘用研究生擔任教學助理,每25名學生配給助理1名。

教育部顧問室推動 成效顯著

經過四年的實驗,教育部發現,在教學助理協助帶領下,運用多媒體、小組討論、架設網站、校外教學等多元教學法,傳統枯燥無趣的通識課,逐漸變成大學師生雙向互動的有趣課程,不再淪為什麼都學不到的「營養學分」。

「有TA、沒TA真的差很多!」在歷經十餘年一兩百人大班授課的通識教學之後,最近三年半改採TA教學,並榮獲94學年度上學期「個別型通識課程績優計畫」殊榮的臺大生命科學院院長羅竹芳這麼強調。

羅竹芳說,沒有TA的大班通識課,老師必須一人面對百餘名學生從頭講到尾,課程精彩與否全靠個人魅力展現,跟學生的距離也較遠;但有了TA協助,下半場將學生帶往小教室進行小組討論,課堂就立刻活潑起來,不但讓學生覺得有了更親近的學習對象,有被「照顧」的感覺,甚至有學生在教師意見調查表上寫道:「有TA就像是在一流大學上課,接受的是大師級的課程對待!」

TA協助 教學互動更熱絡

除了扮演引導討論的角色,羅竹芳認為,TA最重要的功能是建立與管理網站的討論看板,在下課之後,為學生學習的空間與時間做無限擴充,使課堂上未盡探索的議題,都能被繼續挖掘考察,而絕非重複老師授課內容的「代工」。

東海大學社會系教授黃崇憲也認同,TA課程教學強調教學互動性,必須形成一個有趣、良好的討論平台,讓同學可於任何時間上網進行討論及知識分享,以銜接過去存在於老師與學生間知識交流的落差,創造出不錯的溝通與教學效果。「這種課程知識的活絡討論,將可改變過去學生對知識的僵化想像。」

黃崇憲還發現,教學助理在課堂上負責後備支援,在同學需要時適時提出說明、解釋、補充,不但翻轉傳統以老師作為唯一知識來源的授課方式,達到以「學生為主、教學助理居中、老師為輔」的集體互動學習,尤其分組討論後,教學助理更可以從提出的問題連結到課程主軸,凝聚出課程的相關內容,並敏銳掌握每次課程所透露出來的訊息,協助課程進行與同學的學習。

開設「宗教與多元社會學程」的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所長蔡彥仁認為,教學助理制度比傳統授課方式更重視討論及指定教材閱讀,並充分掌握學生學習狀況,作為改進基礎,對學生的報告撰寫方式也可提供相當多的意見,進而提升小組報告的品質。

TA帶動學術新風貌

「TA制度讓學校的學術氣氛整個活絡了起來!」同時兼任臺灣大學共同教育委員會通識教育組主任的羅竹芳肯定的說,臺大一年約開設150門通識課程,在教育部計畫的影響下,去年就有約40門課採用TA教學,95學年度校方更擬定TA補助準則,大手筆編列1千萬元經費,以專款專用方式受理通識課教師提出TA申請,將TA教學助理制度正式納入學校教學改革措施之一。

她並認為,TA既然是個非常活潑的制度,與授課教師是教學團隊共同體,它的適用性絕對不止於通識課,所有大班授課的課程,也都適合採取TA教學。「教育部點燃的火種,已經開始在臺灣的大學校園延燒了。」羅竹芳充滿了信心。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