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建立有效教學機制—教師發展是高等教育評鑑的核心議題
文/李振清
  世新大學英語系教授兼人文社會學院院長

隨著大學數量快速增加,臺灣大學生的品質已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影響所及,臺灣極可能因現代經師與人師的缺乏,加上政府「人才培育」政策失焦、倫理教養失序的現實,造成菁英人才的逐漸短缺,終而在國際競爭中被邊緣化。因此,如何藉由大學新進教師的輔導、大學生的人格養成,以更進一步培養學術研究精神與國際宏觀,實是高等教育評鑑任務中首要考量的基本核心問題。

美國教育理事會在一年一度出版的「評鑑認可大學校院名冊」中開宗明義指出,經由高等教育認可審議會(CHEA)評鑑通過的大學校院,均被認為「品質與表現符合可被接受的標準」。此中的關鍵「品質」,最重要的無非是指大學教師的「教學與研究品質」能量。因此,歐美及亞太各國(如澳洲、紐西蘭、新加坡及我國等)熱烈討論的「Quality Assurance」(品質保證),就是以優良師資為大前提。

評鑑認可的基礎
在教學品質與優良師資

某些表現亮麗的公立學府,如紐約時報在今(2006)年8月10日特別推崇的美國德州大學系統(The University of Texas System),以25.6億美元(約為845億新臺幣)進一步提升教學與科學研究的品質。這個計畫將是公立大學規模最大的擴充研究與教學投資。

總校長尤道夫 (Mark G.Yudof, Chancellor)表示,為了保持德州大學系統(九所大學)的競爭力,需要改善科學研究和教學,因為「這是一種競爭。就像各州努力吸引工業界到他們的境內投資、發展一樣,須吸收優秀人才」。的確,生動有效的教學,是提升高深研究的基礎。全球各著名大學沒有不著重教學成效的,尤其是對大學部學生的啟蒙與引導。

若進一步以高等教育評鑑的基本原則來審視德州大學系統,會發現德州大學系統更強調教學卓越,以提供不分種族、文化、社會階層及社經地位的大學部學生、研究生及在職專業人士,獲得方便、合理的受教機會,以便培養出展現毅力、品德教養、能接受挑戰的現代公民,使他們能有效因應變幻莫測的全球化社會。

德州大學在接受「南方大學校院協會」(Southern Association of Colleges and Schools, SACS) 的評鑑中,更提出「品質提升」(Quality Enhancement),以有別於目前各國大學校院評鑑使用的「品質保證」,可見其強烈企圖心的積極展現。

教師有效教學機制蔚為風潮

一般人較為忽略的大學評鑑基本項目,是教學品質的提升與保證。德州大學系統與教堂山北卡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Chapel Hill)在大學評鑑中,特別把師資與教學列為首要任務:「大學在審查教師資格時,必須審視其內在能力、對大學部及研究所進行教學的成效、實務經驗,以及卓越教學,以便保證學生的學習成效。」

為了確認教師的有效教學,各評鑑機構認可的大學校院,及全球各國的重點大學,均已開始設立以「教師發展與協助」及「新進教師養成與輔導」的機制。新加坡國立大學的網站 (http://www.cdtl.nus.edu.sg/cdtlhome/centres.htm)詳列了世界上15個國家類似「教學卓越中心」(Center for Teaching Excellence),或「教學與學習輔導中心」(Center for Teaching and Learning)等相關名稱的大學機制,主要就是強調教學品質的重要性,以及其對大學評鑑及社會貢獻的直接影響。由此可見,臺灣各高等學府為了因應多元評鑑,提升大學教育品質、教師發展與輔導,已經成為評鑑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項目。

「教師發展」為高等教育評鑑加分

有關教師發展與輔導的制度化,及其對學術品質提升與評鑑的關係,應參考哈佛大學的「波克教學與學習中心」(Derek Bok Center for Teaching and Learning),及1990年5月哈佛大學代表在波特蘭舉辦的「全國外籍生輔導學會:國際教育學者聯盟」(NAFSA: 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Educators)全國大會上的報告。

在這項吸引全球各國高等學府負責國際教育交流的大會中,哈佛大學的代表分享了哈佛自1975年創立的「波克教學中心」,以及該中心常年舉辦的「新進教師輔導與協助」機制。哈佛的理念與認知是:沒良好的教學成效,就不可能有理想的學生學習表現,更遑論進一步的學術研究訓練、人格教育、品德培養、國際宏觀與視野。

過去,獲得博士學位而應聘為大學助理教授的學者,並非像中、小學教師一般的經歷教師養成教育,或懂得如何進行有效教學與學生輔導的基本方法。因此,很多新進教師在缺乏教學理念、引發學習動機、學生輔導、教室經營等經驗的情況下,往往因不諳傳道、授業、解惑的「教學藝術」,而造成大學生的學習困難與障礙。

在提升教學品質與學生學習成效的大前提下,哈佛大學透過設在文理學院的「波克教學中心」,除了傳授新進教師基本的教學方法與理念、師生互動策略、多媒體科技運用外,並由具有卓越教學經驗的教師,擔任新進教師的教學顧問。

教學中心遍布全美大學

如今,全美三千六百多所評鑑合格的高等學府,幾乎都設有以「Center for Teaching and Learning」為主軸的正式單位,以便多管齊下的輔導新進教師、提升學生學習成效,及推廣永續性的在職教師與行政人員之專業能力精進。以哈佛「波克教學中心」為例,強調其目的在於提高哈佛大學的教學品質,及提供各式教學資源來幫助校內教師、學生,和對教學有興趣的參訪者。

為了直接協助全體教師,「波克教學中心」將教學卓越、經驗豐富的教授之課程錄製下來,並post在網站上供全體老師參考。另外,外校的菁英教師,也應邀成為「波克教學中心」的「訪問學者」,分享教學經驗與方法。學生則可隨時上網參考、複習名師及任課老師的教學。這種創新的教學方式,跟國內的蹺課、共筆、上課睡覺等惡習,簡直不可同日而語。這也是為什麼大學評鑑宜從基本教學面著手。

美國各州立大學在90年代以後,也普遍追隨哈佛「波克教學中心」的腳步,開創教師發展以落實教學成效的機制。以密西根科技大學(Michigan Tech University)為例,該校對新進教師的輔導,側重在下列六項方案:(1)教學法與教學技巧(Teaching techniques)、(2)反思教師的角色(Rethinking our roles)、(3)在教學中包容個別差異(Accommodating differences)、(4)善用科技於教學活動中(Teaching with technology)、(5)教學創新與追求卓越(Innovations and advances)、(6)培養當代的學生(Educating today’s students)。這種高等學府的教師天職,很值得國內在進行評鑑時,加以參考。

哈佛透過「波克教學中心」的多元運作,培養出無數活躍國際的菁英教師與學生。在1987年6月11日的哈佛畢業典禮中,波克校長對全體師生、家長及貴賓強調,哈佛的傳統是教學卓越、學生跨國學習;因此,哈佛學生不應在哈佛連待四年。在老師的輔導下跨國學習,已成為進德修業的基本精神。這也是為什麼過去有那麼多哈佛菁英學生前來臺灣深造的原因。這種串聯教學卓越與國際化研修的理念,也已成為去(2005)年我國大學全面評鑑的重要指標。臺灣的大學校院宜在這方面加以深化,才能有效地培養真正的二十一世紀創新人才。

教學中心為培育優質人才加分

哈佛大學的「波克教學中心」對全美,甚至全球的高等學府人才培育理念有直接的正面影響。耶魯大學在「教師手冊」中,列出「有關於教學與研究的大學政策」專項,責成「系所主管必須要求所有教師在課堂教學中,善盡學生完整、有效的正式教學之責任。」

耶魯大學的另一項教學特色是:所有得過諾貝爾獎,或國際性學術榮譽、院士頭銜的教授,都會自發性的開設大一課程,讓心儀名師的新鮮人在大師的薰陶下,快速培養起追求學術的精神。這種與教學卓越相關的措施,也已在全美其他學府如加州理工學院、杜克大學、哈佛等數不盡的名校,普遍推動。臺灣的高等教育評鑑,似乎也應在這方面加以著墨。

國內大學競相成立教學中心

可喜的是,經過去年全面的大學評鑑及相關評鑑委員建議後,國內已經有至少14所大學(中原、世新、東吳、東海、元智、逢甲、東華、政大、海洋、高醫、暨南、輔仁、臺大、淡江)正式設立了以提升教學與新進教師輔導,及在職教師研修教學法的正式單位。

例如臺大的「教學發展中心」,即以「創造積極活潑的學習環境、全面提升臺大教學品質」為宗旨。國內大學校院在積極提升教學品質、開創大學國際競爭力的新發展上,令人鼓舞。比起歐美及亞太的星、港、澳國等,雖然我們的起步稍晚,可是這種積極的教育作為,會為臺灣的優質大學開啟一扇嶄新的大門,也為高等教育評鑑平添有助提升國際競爭力的選項。

結 語

美國耶魯大學校長雷文(Richard C. Levin)在今(2006)年8月21日的《新聞周刊》(Newsweek)封面主題中強調,「大學是國家賴以競爭,及促進世界和平的基礎工具,也是培育菁英以便維繫國家競爭優勢、推動經濟與科技發展的處所。開放、多元、研究等品質的提升,是促成全球化與國際合作的基礎。」高等教育評鑑的真正落實,是達成雷文校長揭櫫的高等教育目標之不二法門。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