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專訪中央研究院副院長談大學評鑑與教學 曾志朗:做好動態思考的大學評鑑
文/陳曼玲
圖/葉陶軒

「國內大學面臨的重大問題,就是長久以來教授只教自己的專業,不顧學生的養成教育!」

長期關心臺灣教育,並曾擔任國立陽明大學校長與教育部長的中央研究院副院長曾志朗,在接受評鑑雙月刊專訪,提到嚴肅的高教問題時,不禁收斂起笑容,面色凝重的表示。

曾志朗強調,目前開始進行的大學系所評鑑很重要,有助於各校釐清自我定位,將辦學目標與特色明確區隔,不再抄襲教育部文宣及指標大學;評鑑委員則應具有「動態思考」,勿再使用同一個標準去評鑑所有學校,評鑑結果也不宜排名,否則將是「評鑑的錯誤」。他同時肯定此次採取「認可制」的系所評鑑,正是秉持這樣的理念來進行。

以下是訪談紀要: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近來國內開始出現「教學型大學」、「研究型大學」等分類,對大學教學品質有什麼影響?

曾副院長答(以下簡稱答):國內大學現在開始有分類的雛形出來,這是正確的事,但我認為無論哪一種類型的大學,都應該要優先強調教學。教學是大學的宿命,任何一所大學的大學部與研究所,都應具有教學改進措施與提升教學的能量,因此,包括研究型大學在內,所有大學都應追求教學卓越。

教育部現在進行的教學卓越計畫已經發揮帶動效果,許多大學紛紛展開教學改革與創新,接下來更重要的是進行評鑑,透過評鑑去了解學校的教學改進措施與提升品質的作為,是否根據學校宗旨、系所目標去設計。所有學校的建置,都應以達到系所辦學宗旨為目的,全體教師也應設法讓培育出來的學生,符合系所設定的標準。

評鑑不宜有共同標準

問:提到教學評鑑,目前國內正在進行首次的大學系所評鑑,應避免哪些問題?

答:過去評鑑委員常犯的錯誤,就是用同一個標準去評鑑所有大學。而大學與社會也普遍存在這種認知的偏差,以為評鑑要公平,就應有共同的評鑑標準。但同樣是中文系,臺大中文系可能旨在培養作家或文學評論者,偏遠大學的中文系則可能重在訓練學生的閱讀能力,評鑑若一律以臺大中文系為標竿,去比較各校中文系出了幾個作家,作家太少的就刷掉不通過,這樣公平嗎?

之前引發爭議的學術論文篇數排名也是一樣,評鑑委員不能只看各校SCI、SSCI有幾篇,就判定學校的品質好壞。如果評鑑委員只用一套共同標準去評鑑所有大學系所,那就是評鑑的錯誤,這些委員根本不了解如何評鑑一個系所的辦學。

有鑑於評鑑委員往往是主導評鑑的最大因素,我認為評鑑委員隨時都應接受再教育,以達到永遠用「動態的思考」去檢視每一所學校。

問:捨棄共同標準的「動態思考」評鑑應如何進行?

答:評鑑的目的,就是要評鑑系所有無自己的特色與文化,其作為、課程、養成教育,是否符合系所的辦學目標及宗旨。例如某系的目標在培養創意人才,評鑑就應檢視其安排的課程有無激發學生創意。若目標在培養國際化的學生,就應檢視系所有無提出相關的包裹措施,例如鼓勵學生參與國際組織、與國外交換學生、提供出國進修獎學金等,而不是只有教英文,那與其他大學有何不同?

措施配合目標 量身打造特色

從課程與教學措施反映辦學宗旨,是評鑑必須達成的表面效度。系所評鑑就是要檢視系所訂出哪些辦學宗旨與目標、想教出怎樣的學生,而相關課程與配套措施是否足以達成這個目標,甚至連畢業生的表現也要加以追蹤,以了解訓練出來的學生是否達到當初所訂的標準。

既然評鑑在檢視辦學措施與目標的關連性及達成度,各大學系所就應量身訂製屬於自己的辦學宗旨與目標,且應根據學校資源、地理位置、歷史背景,制定合宜的目標與學生特質,一旦訓練出來的學生符合辦學目標,並被評鑑出具有特色,這個學校無論大小,就成功了。

問:國內有一百六十多所大專校院,每校每系都得有自己不同的辦學目標與特色,做得到嗎?

答:高等教育現在的問題,就是每間大學的辦學目標與宗旨幾乎一樣,但臺東的大學與臺北的臺灣大學明明就不同,訂的目標卻都相同,不是很可笑嗎?大學辦學應考量自己的能量究竟在哪裡,而不是大家在抄一個教育部給的辦學宗旨。不要每間大學都想變成臺大。 

教學>研究 排名很無聊

我要再次強調,評鑑可以協助學校定位,釐清辦學宗旨,按自我特色去發展,因為系所評鑑就在檢視系所提供的措施,是否足以達成自訂的辦學目標,而這個目標應可以培育出對社會有用的人才。在此之下,評鑑委員切記不能用一套共同標準去衡量所有學校,而教學卓越也應是所有大學最優先考量的層面,遠勝過研究卓越。

問:既然評鑑標準各校不同,評鑑結果可以排名嗎?

答:當然不行。排名是很無聊的事情,我不贊成將大學排名比較。現在社會還充斥著評鑑就要排名的錯誤觀念,是因為家長希望根據排名讓孩子上學、學生希望根據排名選擇學校。文化是要慢慢形成的,我們現在處於mismatch的階段,必須多多宣導,才能扭轉過來。

很高興高等教育評鑑中心正在進行以教學為主的大學系所評鑑,就是採用不排名的認可制。但未來如果只看學校的研究競爭力,或者想了解某個學門領域的研究能量是哪個學校最好,仍可以進行單項排名甚至跨國比較。

大學教授應進行自我評鑑

問:您一再提到大學教學的重要性應優於研究,到底臺灣的大學教學出現什麼問題?

答:最重大的問題,就是大學教師只教他的專業,不顧學生的養成教育是什麼;只管把自己的物理、數學等專業教好,卻不管學生有沒有人文素養、應該具備哪些內涵,才是一個完整的好學生。這樣的老師,怎麼能夠在我們的大學存在?但多少年來,臺灣的大學普遍存在這種教授。

我覺得很遺憾,大學教授應該是一群會思考、有批判性的人,進入大學就應該自問:我要培養出一個怎樣的學生?若只認為教好自己的專業,其他都不關我事,這種人就不應該在大學工作。

問:如何才能改變大學教師的心態,並改進教學品質?

答:學校發給學生填寫的教師意見調查表中,不能只問老師上課教得好不好,也應詢問「老師有沒有關心學生其他發展」等問題,讓老師知所警惕。此外,學校必須給予教師教學技巧的指導,以及學習心理、學習歷程的知識,不要以為博士都會教書。

大學對教學成效應有強力作為

而老師也應進行自我評鑑,每堂課下來捫心自問:學生感到滿足嗎?有沒有投以理解交會的眼光?還是都在打瞌睡?學生打瞌睡,老師一定要先檢討自己錯在哪裡。學生如果成績落後跟不上來,學校則應強力介入,主動提供輔助措施,不能放任學生自我改進,這等於是課以他們一個不能承擔的責任。

我認為,大學如果不能改善學生的學習成效,那就不該再繼續辦學,除非它只是為了賺取學費。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