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悠遊主客體之間的哲學家校長 鄭瑞城
文‧圖/陳曼玲

「做你不想做的事,你就自由了!」帶領學校五年九個月,即將在本(七)月底交棒的國立政治大學校長鄭瑞城,在卸下重擔前,說出這麼一句很「哲學家」的話……

許多人都說,他看起來實在不像個校長。講話慢條斯理,做事不蘊不火,配上一副永遠掛在臉龐的笑容,還經常自己當司機開車上下班,實在沒什麼校長的「威嚴」,尤其被放在傳統予人「政治威權感」深重的國立政治大學校長室,更是格格不入。

主動縮短任期 政大校長第一人

但說他沒有校長的刻板形象,鄭瑞城卻十分異數的順利連任成功,一當當了六年,而且還是政大史上首位自動「提早卸任」的校長。

原來,鄭瑞城第二任校長任期到今年十月底才屆滿,但他深知新人在學期中「接棒」的辛苦與不便,因而主動向教育部申請提早交接,校長大位便這樣少坐了三個月。

對照當今學界、政壇許多握有權勢者汲汲向上鑽營,或者無所不用其極的設法延長任期,鄭瑞城自願提早「下台」之舉,凸顯出他不戀棧權位的迥異作風,更讓人感受到他「哲學家」的性格,平凡中的不平凡。

「用一種素樸的心去做每一件事情,是最好的方法與態度。」鄭瑞城不疾不徐的說。他常常看到位高權重者極力戀棧著自己的位子,就好奇的分析原因,發現「權力」與「資源」是迷藥,會讓人不捨,但「當你把這些東西都丟開,教育工作就能回歸最單純、素樸的心思,這樣就不會拚命想著自己『得到多少』」。

正因為以素樸的心去看待校長這份工作,不計較自己的得失,只想著為學校、為學生,鄭瑞城六年來沒有住過校長職舍,許多屬於校長的物品也不帶回享用,能自己開車就不勞煩司機;最令外界感到詫異的,是他竟然不用手機,比學生、老師還「落伍」,在各大學校長早被繁忙公務淹沒,以及溝通至上的科技時代,這樣的堅持實在太不可思議。

拒用手機 避免被客體主宰

「政大校長也是一號人物,怎麼會沒有手機?」曾經有教育部官員頗不諒解的問。回想起當時被「訓」的情景,鄭瑞城仍忍不住笑翻,他直言,六年前接下校長位子時,秘書幫他準備了一支手機,當場被他婉拒,秘書即正色告訴他,「校長事情這麼多,不可能不用手機!」而且還打賭「你一定撐不過三個月」;沒想到自己竟然熬了五年九個月,直到卸下重擔的最後一刻,成功超越了被手機主宰的命運。

「校長是客體,鄭瑞城才是主體,客體的位子是短暫的,一轉身就出來了,不用手機,心理上可以求得主體與客體間的平衡。」原來看似簡單的一個行為,竟被鄭瑞城賦予如此崇高的哲學意義。

他不諱言,自己這個「主體」的本質是逍遙、悠閒過生活,不想承攬太多責任、處理太複雜的事情,但校長這個「客體」卻得隨時與眾人接觸。在此情境下,鄭瑞城選擇了拒絕使用與人頻繁接觸的手機,他自剖其實自己的內心,是排斥校長這個職務的,更厭惡那冰冷沒人味、一天到晚抱著電話講不停的樣子。

人生難料 一切隨緣

但主體與客體的矛盾仍不斷出現,不喜歡當校長的他怎麼會走上校長這條路?鄭瑞城自嘲自己的一生是「想做的沒做,不想做的都做了」;原來個性不喜歡承攬複雜責任的他,大學時期被同學封為「名士派」,不但拒當班代,閒來無事還喜歡喝酒爬山看閒書,只求自己過得快樂就好。

後來鄭瑞城學成歸國,應聘回母校政大新聞系教書,仍不改名士作風,一心只想當個陽春教授,不問世事;直到有一天系上老師一句「當老師除了享權利,也要盡義務」,鄭瑞城才「勉強」接下系主任的棒子,三年後進一步獲聘為傳播學院院長;又過了三年,自己乾脆出馬競選,一舉成為政大校長。

坦言若不是當初「不小心」接下新聞系主任,就沒有今日的政大校長,鄭瑞城回憶心路歷程,淡淡的說,當初決定參選校長,是許多複雜因素交織在一起,很難具體分析是什麼原因,但人生不也經常如此嗎?總是在許多錯綜複雜的因緣下突然轉念,就做了一些改變;重要的是,一路走來,心中有個聲音始終叮嚀著他:「做你不想做的事,你就自由了!」

工作寂寞 心卻更自由

年輕時的鄭瑞城從書上讀到這句話,還不能理解它的意義,現在終於能慢慢體會其中意境:只要克服偏好,把視野、度量拉大,逼自己去做、去欣賞應該要做但本來不喜歡做的事,則心開了,人就自由了!

他坦承,校長這個職位,可以讓你去做許多你想做的事,但也會讓你去做許多你不想做的事,不是表面看起來的這般風光亮麗。當初接棒時,一位長者即沈重提醒,「校長的工作是很寂寞的,有骨氣的人及好朋友,不見得想再接近你,你會聽不到真實的聲音!」

這番訓勉,鄭瑞城六年來謹記在心,接任前夕還特地跑回宜蘭老家南方澳海邊靜思兩天,淨空思索如何以哲學的心情,面對這份人人稱羨的職務;如何以慚愧之心,處理三不五時上演的校園攔路告狀、學生陳情、教師抱怨與不滿,而不是拉高防衛姿態,對抗批評、蓄意反擊,只從維護自己的「利益」著眼。

正由於抱持誠心解決問題、素樸親民的哲學觀,儘管鄭瑞城自言不適合也不喜歡當校長,不少政大師生都直言,政大校長與師生的關係,從來沒有像現在般如此的和樂融洽過;鄭瑞城欣慰的說,他與學生相處得非常愉快,彼此溝通、「做中學」,校長遴選委員會的學生代表人數還是全國最多,就連校務會議裡的罵聲也減少了。

「我毫無遺憾且充滿感謝,雖然當校長從來不在我人生的規劃之內,但仍然很高興有機會完成這件事,那種學習、成長的感受真的很強、很深。」深信只要努力、認真去做,就會發揮影響與作用的鄭瑞城,如此感恩的說。

現在即將卸下肩頭重擔,鄭瑞城的下一步,是否又會充滿不可預知的驚奇?他照樣開懷的笑了笑,緩緩吐出再素淨不過卻令人意外的答案:「讓我先休假半年再說!」。重重思緒再度被放空,眼前位高權重的校長,剎那間彷彿變成閒雲野鶴的名士「走派」,在醉夢溪迴繞的山林間重現江湖。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