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認可≠績效責任
文/劉維琪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長

近年國內大學數量蓬勃發展,令外界越來越關心大學的辦學績效何在。許多人期望從評鑑結果得知各校的績效,但放眼世界主要國家評鑑制度,一種是以績效責任(accountability)為目的,一種則是以品質強化(quality enhancement)為目的。過去國內的評鑑目的一直不明確,現在既要建立制度,就應該把評鑑的定位釐清。 

績效評鑑重產出 認可評鑑重品保

以績效責任為導向的評鑑,著重的是「產出」;品質強化為導向的評鑑,則偏重「投入」與「過程」,強調的是品質保證與品質改進。我們的大學系所評鑑採取認可制,認可制的評鑑即是屬於品質保證與品質改進的評鑑,學校必須保證提供良好的學習環境,讓學生獲取應有的知識,且必須有適當機制,不斷改進教與學的品質。

強調「投入」與「過程」的認可制評鑑,目的在激發學校改進的動力,促進自我改進,保證教學品質達到一定門檻,與績效評鑑希望有助於政府分配預算、學生選擇學校、著重「產出」的目的,基本上是不相容的。

品質強化、績效責任宜脫勾處理

根據先進國家的發展經驗,沒有一種評鑑制度可以既兼顧績效責任、又兼顧品質改進。理由是績效評鑑若與經費補助、招生選校連結,學校為免評鑑結果不佳影響招生、經費,難保不會在評鑑過程中粉飾缺點、隱藏真相,這樣就不易達成自我改進、品質保證的目的。

因此我們認為,品質強化與績效責任二者應分軌處理。但或許有人會問:現在的大學系所評鑑既採用了認可制,評鑑結果也仍與政府資源分配的獎懲相連結,不是與上述論點相矛盾嗎? 

協助系所建立自我改進制度

實則不然。正因為現在國內大學鮮少辦理自我評鑑,多數大學也還不清楚如何做好品質保證及品質改進,所以才需要藉由高等教育評鑑中心這個「外部」的評鑑,以及教育部的獎懲措施,來確保教學品質可以達到一定標準。因此現階段的外部評鑑,將更著重在「過程」的檢討,以及系所自我改進制度的建立。

未來若有大學已具備自我改進動力,確定可以做好品質保證及品質改進措施,在績效責任的產出上也表現亮眼,我們認為教育部與評鑑中心就可考慮授權系所自辦外部評鑑,或鼓勵系所申請國際認證,並與獎懲脫勾,屆時大學品質自我改進才能真正落實。

研擬多種績效指標排行榜

至於政府與學生家長仍有藉由了解學校績效,來分配經費、選擇學校的需要,評鑑中心也會在認可評鑑之外,規劃各種以績效責任為主的評鑑指標,並擇優公布學校排名。譬如今年擬開始建立「理工科國際期刊論文質量評比」,將研究績效排名在前的學校名單擇優公布,以檢視那些自稱以研究為導向的大學,是否名符其實。

更重要的是,為了鼓勵大學多元發展,評鑑中心的績效指標不會只用一種,將研擬多種不同的績效指標,來評估大學的各種績效責任。包括大學專利、最受企業界歡迎的畢業生、最適合學生就讀的校園環境、校園國際化程度、甚至學生住宿環境等,也都是評鑑中心可以考慮進行的績效指標排行。

評鑑中心擬採擇優排名,而非將全部學校排名,是因為各大學設校條件、師生結構、投入資源皆不相同,因此各大學應追求不同的績效目標,我們也不能用一把尺去衡量所有學校,而去公布全部學校排名。如此才真正能促進大學多元發展,評鑑制度也能因績效責任制與認可制的切割處理,運作得更為有效。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