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專訪教育部長談大學評鑑 杜正勝:大學參與評鑑 是建立聲譽的第一步
文/陳曼玲
圖/葉陶軒

為推動大學評鑑政策,教育部長杜正勝接受評鑑雙月刊專訪,強調評鑑是借助專業客觀機制為學校發展做診斷,促使學校品質提升及改善,唯有接受評鑑,大學才能贏得社會信心。評鑑結果應該清楚呈現,對優劣有明確劃分,不宜模糊,不好的地方更應明白說出,不必掩飾。

杜正勝並透露,未來當評鑑的信譽建立起來,政府應退出評鑑的指導與規劃,改由各大學自行出資,接受民間公信力團體的評鑑,「就像病人找醫生看病,當然要自付醫藥費一樣。」而這個「評鑑自由化」的時間點初估應在五年後,第一輪大學系所評鑑全面完成時。

以下是訪談紀要: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國內高教環境正面臨許多衝擊,請部長談談辦理大學評鑑的意義與重要性。

杜部長答(以下簡稱答):先從市場經濟的觀點來看。大學數量普及化之後,學生挑選大學的行為就好像顧客購買商品,必須先了解商品是否符合自己的需求。在此情形下,大學評鑑對學生而言變得更為必要,透過評鑑提供給各大學的客觀資訊與建議,可以當成學生選填志願的重要參考。

評鑑另外一項意義在凸顯責任。教育部推動大學自主後,大學擺脫過去權威式的管理,越來越獨立自主,但公私立大學依然受教育部經費補助,教育部便有責任監督大學。

然而,大學既已走向自主化,教育部不可能介入大學的發展方向,與實際的教學研究,只能靠客觀、公正、專業的團體,給予大學客觀的評量,因此,基於責任的角度,教育部必須推動大學評鑑。

評鑑=看病 系所生病就應治療

問:國內首次大學系所評鑑今年開始上路,您對此次評鑑結果有何期待?

答:受評大學應特別注意心理調適問題。我國以前的文化傳統,靠知識吃飯的人不喜歡被品頭論足、指指點點,但對學校發展來說,評鑑是借助專業客觀的機制替學校看病,診斷結果該割除就割除,該開刀就開刀,讓健康的部分更強壯發展,因此,學校不應該把評鑑當成負數。

然而,大學評鑑雖然已是世界各國趨勢,在臺灣仍是一個新制度、新風氣,教育部願意帶頭來做,對於所有不滿意的責備與批評,也會有所承擔。

目前大學系所評鑑由教育部委託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辦理,雖然它是超然中立的民間組織,但既然評鑑經費由教育部出資,評鑑中心即具有某種公權力,評鑑仍應擁有行政上的目的,鑑結果表現好的學校,獎補助款將優先考慮,表現差的學校,就得革除問題,並且減招或停招。總之,適度獎懲是必要的。

大聲說出缺點 評鑑才有效

至於評鑑結果應用何種方式呈現,教育部尊重評鑑中心的專業思考,但希望不要讓社會覺得太模糊,也要讓學校覺得合理,對優劣宜有明確的劃分,真正不好的地方就要明白說出,不必有所顧忌或為其掩飾,不然何必勞師動眾辦理評鑑?

之前教育部辦理的各項評鑑,成績不通過的數量很少,現在若標準變嚴格,可能會被質疑前後不一,因為評鑑結果涉及學校的聲望與招生排名;但從現實面考量,評鑑不做則以,要做就一定得發揮實際的功效,等第應該區隔明確,不宜太含蓄。

問:部分大學對於教育部此次辦理大學系所評鑑仍有所質疑,部長的看法如何?

答:我不明白不願意接受外部評鑑的學校,如何能夠取信於民?如何贏得社會公信力?大學一定要加入評鑑行列,無論成績好壞,願意接受評鑑就是禁得起考驗,尤其當未來有一天,評鑑經費改由學校分攤,不再由教育部出資時,主動加入評鑑更是建立大學聲譽的第一步。

問:要求大學付費參加評鑑,會不會難以被大學接受?

答:評鑑大學就如同醫生診斷病人:身體哪個部位生病了,需要請醫生來診斷;學校經營健全與否,也應請外部人士來評斷,看看哪些地方需要改善、哪些地方發展良好。病人看病要花錢,大學接受評鑑自然也應付費。 

五年後評鑑改採付費制

目前大學評鑑所需經費全數由教育部負擔,未來當大學評鑑的信譽建立起來,通過評鑑的大學不僅可提高聲望,對招生、延聘師資、研究計畫的申請等各方面都會有所助益,在此情形下,學校自然就願意出錢受評,而不願意主動接受評鑑的大學,將會被社會質疑,不被大眾所認可。

付費評鑑趨勢在國外早已行之多年,國內大學系所申請國際高等商管學院聯盟(AACSB)、中華工程教育學會(IEET)等團體的認證,也一向採取收費制,其評鑑的公正性依然不減。由政府出錢辦理評鑑,終非長久之計。

目前大學系所評鑑以五年為一周期,教育部的規劃是,當第一輪的大學系所評鑑全面辦理完成,第二輪開始就將改採收費制,由大學付費接受民間專業團體評鑑。

問:這意指五年後,教育部不再主導大學評鑑事務嗎?

答:評鑑工作應回歸民間辦理比較好。現在是半民間性質,實際上仍是教育部出錢,有教育部的方向和要求在裡面;這就好像是教育部在拉車,不是車子自己發動,結果難免會有人不服氣。

未來當教育部能導引學校做到自願接受評鑑,教育部就可退出評鑑的指導性規劃與要求,但前提是學校本身應負起責任,樂於主動受評。

期待評鑑自由化

只要大學願意出錢接受別人評鑑,評鑑就是心甘情願的辦理,結果也一定可以讓大學心悅誠服的接受。現在每當大學評鑑結果出爐,表現不佳的學校就會提出抱怨,問題即出在評鑑由教育部主導;但當民間的方式出現,背後又有市場機制在運作,學校若不主動加入評鑑,必會影響招生並使聲譽受損,學校就會積極加入,即使評鑑結果不好,也會坦然接受並儘速改進,甚至自行停辦退場。

問:未來大學評鑑轉為民間自辦的收費制之後,評鑑工作應如何進行?評鑑結果該如何運用?

答:當「評鑑自由化」的時代來臨,評鑑團體也應更多元化。系所評鑑是專業性的評鑑,不同學門的系所,可以交由各自專業的團體來評鑑,評鑑中心不必自己跳下來做,若要進行大規模的校務評鑑計畫,再由評鑑中心執行即可。

未來評鑑中心還應扮演一個角色,即負責評鑑這些評鑑機構是否中立客觀、是否符合評鑑大學的條件,就像美國的高等教育認可審議會(CHEA),專門認證全美的高教評鑑機構。希望臺灣的高教評鑑團體能夠蓬勃發展,屆時評鑑中心應注意各評鑑團體的競爭性及多樣性,設法扶持新的評鑑團體,讓評鑑業務越辦越多。

一旦評鑑自由化的良性競爭出現,評鑑結果就可完全回歸市場機制,評鑑不佳的大學或系所,必會失去社會信賴而招不到學生,到時就會被自然淘汰,關門退場。走到那個地步,教育部也不必再介入大學評鑑事務了。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