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大學評鑑「推手」 不一樣的黃榮村
文/陳曼玲

 民國三十六年出生於臺灣彰化的黃榮村,一生進出學界與政界多次,最近一次擔任公職為九十一年一月至九十三年五月出任教育部長,隨後沉潛一年多,又於九十四年八月接掌中國醫藥大學,現兼任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

「推動大學評鑑,一定會遇到相當大的阻力,結果也不可能盡如人意,但為了追求大學卓越,再大的反彈,這件事也一定要做成!」

多少次的教育部部務會報、多少次的記者會公開場合,黃榮村不厭其煩,一而再再而三的耳提面命下屬、叮囑媒體,辦理大學評鑑的重要性。而隨著物換星移,人事更迭,這句話已成絕響,黃榮村也從三年前準備「評鑑別人」討罵挨的教育部長,搖身一變成為「被評鑑」、等「放榜」的大學校長,對於大學評鑑的熱情與執著,難道一點都沒有隨著角色不同而有所轉變?

 從部長到校長 評鑑一以貫之

「不會啊!我現在對校內師生,還是講一樣的話,叫他們不要把評鑑當負面,應該當成幫助自己改進的動力,他們都接受了。」

一貫堅定的神情,黃榮村從教育部長大位一路走來,堅持大學評鑑的信念,始終如一,若非他當年擇善固執,撂下「狠話」,九十三年大學校務評鑑不可能舉辦,今日的高等教育評鑑中心不可能成立,整個大學評鑑制度也不可能成形。說黃榮村是臺灣的大學評鑑「推手」,一點也不為過。

對於這樣的加冕,向來「溫良恭儉讓」的黃榮村自然不願領受。但回顧從鼓吹、捍衛大學評鑑,到發生政治大學國際論文排名事件的道歉風波,這段評鑑初始的推動之路,他坦承實在走得辛苦;直到看見後繼者完成大學校務評鑑、成立高教評鑑中心,以及大學系所評鑑終於上路,黃榮村才鬆了一口氣,證實自己當初的堅持「是對的」。

品質保證認可制優於排名制

他說,大學評鑑結果因會影響學校的招生、經費與排名,招來學校反彈與質疑是意料中事,現在國內才剛起步,為減少阻力,應先採取強調「品質保證」的「認可制」較為理想,等條件成熟之後再進行分類排名。

特別鍾愛「槓桿理論」的黃榮村並認為,目前大學評鑑雖然規模初具,但離制度建立完成尚有一段距離,各種評鑑也有不同的方式,尚未整合成一個體系,今後應該以評鑑中心為槓桿,各大學加以協助,否則若大學不能接受評鑑中心的計畫,評鑑怎麼會有效果?

部長格局當校長 放下身段路更寬

現在,中國醫藥大學在這位「部長級」校長的領軍下,已積極展開系所自評,向中部首屈一指的大學邁進;許多人不免好奇,卸下「管人」的教育部長光環之後,還能放下身段當個「被管」的校長,黃榮村是國內第一人,這樣的「突破」實在令人讚嘆,其中的心理機轉究竟如何?

黃榮村坦承在做決定時,身邊親友的異樣眼光,確實讓他出現「心理障礙」;有人覺得他都做過部長了,何必再屈就一個校長?也有人勸他不要這麼累,享清福就好了;但當學心理的他一踏進中國醫大校園,這些障礙全都不藥而癒,「就好像廚師進了廚房就不會怕熱,一定要把菜做好一樣!」

「過去我從搖籃管到墳墓,顧的是『全面』,還要為政策攻防,常常吃力不討好;現在做的是『深入』,真正能夠看到培育英才的效果,回饋也是立即的!」熱愛教育工作的黃榮村,一點也不在乎自己的「降轉」,還坦率說,當過教育部長後再當校長,能貢獻的地方真的很多,容易以大格局做出行動,對學校、對教育界、對自己都好。

「我不是白斬雞, 從來不怕站上火線!」當過大學系主任、參與過教改街頭運動、擔任過民間團體領導人、在臺灣遭逢地震巨變時臨危授命出任九二一重建委員會執行長,又在教改最巨幅震盪時期接掌教育部,被封為教改「最佳敗戰處理投手」,公餘時還不忘當個浪漫的「詩人部長」,黃榮村常常會不由自主的站到第一線,做一個衝鋒先陣的主帥。他直言這或許是個性使然,就像去年八月自己獨排眾議,跳出來當大學校長一樣,是挑戰,也是使命。

個性灑脫無官架 校長不是終點站

現在走在中國醫大校園,經常可以看到一個穿西裝、戴大方框眼鏡的學者,當迎面而來的學生還沒開口,他就搶著先打招呼,問東問西一番;見到有學生圍在一起,他也會忘記年齡的差距,好奇的湊過去看熱鬧;校內社團活動他都不拒絕參與;經常臺北臺中開車兩頭跑,還能技術高超的不漏接電話。

這就是宦海浮沈卻毫無官架子的黃榮村校長,「為人所不能為」的厲害之處。對於未來怎麼走,他仍是一派灑脫自在:「我只做好我這任,後面的事不去想,做了再說」!因為他完全容許自己的人生,與別人有太多的「不一樣」。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