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剖析「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大學排行
文/侯永琪
  輔仁大學全人教育中心副教授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兼任研究員

隨著高等教育急速擴張,大學數量激增,高等教育在二十世紀末已正式邁入市場化的新時代,在此激烈競爭中,如何確保大學教育品質,已成為目前社會大眾最關切的問題之一,許多由媒體雜誌、學術團體或政府單位所進行的「大學排名」也應蘊而起。「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 U.S.News & World Report )每年所發表的全美大學排行榜,即被公認為目前最具影響力的大學排名之一。

歷史發展

1983年,「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首次根據全美1308位大學校長的意見調查結果,排名全美各大學,將Stanford, Harvard,Yale 三所大學評選為全美前三所全國性最好的大學(National Best University);Amherst, Swarthmore, William被評選為前三所最優秀的文理學院 (Liberal Arts College)。「聲譽調查」是當時大學排名所採用的唯一指標。1985年及1987年,除了分類方式有所變動外,仍採「聲譽調查」方式進行排名。直至1988年,「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開始每年出版一次排名結果,並將排名指標發展為更多元化的方式,如加重教授的學術研究成果、學生素質及財務資源等等,並將各項評量成績統合成一個可以依序列出排名的總成績。同年也開始採用同樣評量的方式,排名各大學研究所學門,如商學院 (Business)、工程學院(Engineering)、法學院(Law)、醫學院(Medical)/基層照護(Primary Care)等。1994年,教育學院開始加入被排名的行列。直到現今,「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仍採用這種評量方法。

大學排名

目前「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是以三個基本步驟來產出大學排行榜。首先,依據「卡內基高等教育學府分類」標準,以區域性及特性的不同,將所有大學先區分為四類─全國性大學(博士型)、文理學院(學士型)、碩士型大學及綜合學院(學士型)。其次,以七大項指標─學術聲譽、續讀率、教師資源、學生素質、財務資源、畢業率及校友捐贈等(約16項分項指標),作為排名測量依據。每個指標均被指定一個權重(weight),權重高低反映出該指標在整體排名的重要程度。被標準化的指標經過加權、合併計算後,再按各校原始總分重新調整,排名第一的學校得100分,其他學校則按分數高低比率給分,並按照分數多寡遞減式的排名。「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只對四大類約前100名進行排名,其餘則只被歸類為第三、四層級的群組之中(Tier3, Tier4),並不再依次排名。

請點圖片觀看原始圖檔

研究所排名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研究所排名步驟大致與大學排行相同。首先挑選出經相關專業領域協會所「認可」的研究所,並分別針對被評比的研究所學門,蒐集其認為最能反映各研究所學術品質的「輸入」與「輸出」指標資料。指標也是朝多元化方式發展,但因各研究所之間特質不同而略有差異,大致可分為四大項:

一、學術聲望:分別由學界與業界人士對學校辦學整體表現給予評估意見。
二、學生素質:包含錄取率、學生入學成績、畢業率、就業率、平均薪資等。
三、教師資源:師生比、具有博士學位專任教授人數、每位學生平均經費、圖書經費等。
四、學術研究:包含研究經費總預算、每位教授的平均研究經費等。

在指標權重分配方面,各學院也有所不同,但「聲譽意見調查」權重,皆為40%。所有資料均予標準化,標準化的分數被加權、計總,並再按比率決定總分,最佳的研究所得分100,其他則按其所得總分遞減式的排列,除了法學院公布前100名外,其餘四大領域只公布前50名。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每年主要排名對象是「商學」、「教育」、「工程」、「法律」及「醫學」等五個學院。其他藝術、科學、社會科學、人文、圖書館學、公共事務、衛生等學門的碩、博士班,大致每三年評鑑一次,且只依據「學術聲望」調查排名。

 誰在玩排名遊戲?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自從1983年開始第一次公布大學排名結果以來,每年的大學排名結果皆是當期最熱門話題,不僅深刻影響了大眾對各大學辦學品質的看法,也間接提高了該雜誌的銷售率。然而,雖然「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已有20多年的排名經驗,但因資料蒐集方式、指標更動、權重分配、學校配合等等因素,導致其每年只要一公布排名結果,必定引起外界一陣撻伐。

早在十年前,史丹佛大學Gerhard Casper校長就針對其排名方式,寫了一封抗議信函給「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總編,他質疑「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如何能將學術品質完全量化,且區別排名第一與排名第二之間品質的好壞。另外,許多學校並無法提供排名指標所需相關資料,在無法獲得完整資訊的情況下,其排名結果是無法令人信服的。一些學者也提出同樣的批判,並具體的指出「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每年指標的更動而產生排名的變化,並不代表該校教育品質的上昇或下降。如1994年喬治城大學排名25名,由1993年17名遽降了8名,其主要原因是排名指標的變更,而非學校學術品質有劇烈變化。事實上,喬治城大學在「學術聲譽」、「畢業率」、「校友捐贈」、「學生素質」、「財務資源」等項目的排名分數並無變化,但在「教授資源」一項卻由20名降至74名,其原因並非專任教授的人數或研究產量減少,而是自1993年起,教授的薪資被列為排名指標之一。有較多專任教授的大學,自然在排名上有利。而對於專任教授只占全校所有教師三分之一的喬治城大學,當然產生負面影響。此外,也有學者批評運用問卷方式所做的聲譽排名調查,摻雜過多個人的主觀意見,如受訪者可能給予其競爭對手較低的評比。

不公平的人為操縱

當「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大學排名引起社會高度重視時,美國各大學不得不承認其採用指標必會影響其整體排名的總成績。因此,當他們在給予評鑑單位資料時,可能會為了提昇學校聲譽排名,而給予較有利學校或甚至不實的資訊,以期待在排名上可以與其他學校競爭。在主客觀的評量指標相互作用影響之下,自然產生不公平的人為操控結果。

美國拉菲葉大學(Lafayette University)Arthur Rothkopf 校長就批評:「在以前,你將學校資料公開報告,並希望這些資訊非常的正確。但是這又如何?以前這只不過是一個作為自我提昇的指南。現在卻變成了在被評量的過程中你與其他學校競爭的方式。而這卻是競爭遊戲中的一部分」。

對於以上幾點批評,「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也提出答辯。在指標的變動頻繁方面,他們認為指標每年的小變動(比皆無改變),是希望能產生真正符合大眾期待「最好的排名」(the best possible rankings)。對於另一項評分加總,導致各名次差距的問題,「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也已修正為將總分相近的學校,排名在同一名次之中。

雖然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各項批評與建議,「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所做的研究所與大學排行榜,仍是目前美國高中生或大學生選校就讀的最重要依據,許多排名頂尖大學也將其當做辦學卓越與成效的證明,並以此作為招生活廣告。在一項針對全美1400所大學高階行政主管意見所做的大學學術卓越指標調查就顯示,大部分受訪者所列出的重要評量指標,是與「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所採用的雷同,如「師生比」、「續讀率」、「畢業率」、「專任教師比」被認為「相當重要」。「班級大小」、「學術聲望」、「平均花在每位學生的教育經費」等也被認為「很重要」。

結語

為了澄清外界對大學排名的諸多疑慮,1989年,「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清楚指出其公布大學排名的目的,非要建立美國「最好大學的排行榜」,而是協助學生與家長在數以千計的大學中,找到符合其興趣與財務狀況的大學,藉此釐清排名與品質兩者之間的非絕對相關性。然而,不論外界對大學排名的歧見有多大,「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大學排行對美國高等教育品質的提昇的確有其一定的貢獻。雖然其中隱藏了不少媒體商業利益與大學間彼此競爭的弔詭,但每年排名結果的公布,仍是促使美國各大學須戰戰兢兢面對其他大學可能競爭或超越的最大一股動力,因為沒有一所大學願意在此激烈的全國性遊戲中敗陣下來。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