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翻開大學評鑑發展史
文/陳曼玲

國內的大學評鑑雖肇始於民國六十四年的學門評鑑,但一直缺乏有系統的制度性規劃。過去擔任高教司科長時,直接負責大學評鑑業務的教育部體育司長何卓飛,與高教司長陳德華便坦言,當時教育部對學門評鑑的辦理,採取「想到就做」的策略,既無定期舉辦,也無完整的構思與計畫,散槍打鳥的方式,毫無制度可言。

尤其評鑑結果均以質性的文字敘述呈現,並未結合獎補助款、招生等機制,只作為學校自我改進的參考,事後也未做追蹤評鑑,辦理經年既看不出實質成效,外界也不了解受評學校的學院、學門品質究竟如何,多數學門甚至從未受評過。

私校中程發展計畫掀爭議 

民國七十九年,教育部開始實施定期性的「私立大學中程校務發展計畫獎助」,首度將評鑑結果結合經費分配,訪視範圍也擴大至整體校務,不再只限於學門評鑑。這可算是大學校務評鑑的濫觴,但評鑑對象並未包含公立大學;且每每結果一公布,媒體根據各校分配到的經費多寡加以排名,引發學校反彈,八十八年更發生有學校到教育部抗議評鑑不公的風波,最後還鬧上法院。

後來教育部雖然打贏官司,但也改變作法,把私校中程校務發展計畫受評學校予以分類,並僅公布各指標項目表現較佳的學校名單,不再全部都排。

何卓飛說,到了民國八十六年,教育部高教司著手試辦以大學整體校務為主的綜合評鑑,首度將所有國立大學與私立大學共六十二校一起受評,評鑑結束還創新實施「後設評鑑」,針對整個評鑑計畫及辦理情形,也就是從開始規劃到結果呈現的過程,做一個評鑑,作為未來再度辦理評鑑時改進的依據。

大學校務評鑑奠立制度基礎

何卓飛認為,此次校務綜合評鑑試辦範圍廣泛,涵蓋教學、國際化、推廣服務、訓輔、通識教育、行政支援等校務項目,還有專業領域,必須勞師動眾,但評鑑結果卻未量化呈現,既看不出各校間的比較與差異,也未與經費補助、招生結合,事後還無追蹤改進機制。直到七年後(民國九十三年)教育部委託臺灣評鑑協會辦理全面性的大學校務評鑑,並於去年公布結果,才真正讓國內大學評鑑走上全面化、制度化的軌道。

至於從整體校務評鑑向下落實到各系所,則是今年開始,由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執行五年一循環周期、以「校」為分類單位的系所評鑑,預計從今年起至九十九年,全面評鑑國內七十八所一般大學二千多個系所。

陳德華說,評鑑範圍不但一網打盡全國大學各系所,評鑑結果更以量化呈現,並首度採取嚴格結合進退場機制的「認可制」,「待觀察」者不得擴增招生名額,「未通過」者必須減招。若連續兩年未通過,系所必須停辦退場。

技職帶頭公開等第

陳德華不諱言,一般大學現在才準備進行系所認可制評鑑,已經落後技職校院的腳步一大截。教育部技職司長張國保說,技職司從民國六十四年即開始辦理技專校院評鑑工作,但結果未分等第。關鍵轉變期在民國九十年,改以「校」為分類單位,辦理各科系評鑑;九十一年技術學院評鑑結果於九十三年公布時,並首度對外公開各科系等第,成為國內官方所做首份列有各校系詳細等第且對外公開的大學評鑑報告,對考生選擇學校具有重大參考價值,也讓學校排名重新洗牌。

但真正結合進退場機制的技職評鑑,則是九十三年十月教育部通過專科評鑑辦法,明定被評為「四等」的專科學校科系,隔年必須停辦退場,並一體適用至科技大學與技術學院。

去年教育部即開始推動為期四年的技專校院綜合評鑑,第一年(九十四年)先評鑑十七所科技大學,結果於今年五月公布;第二年(九十五年)評鑑五所科大與十九所技術學院;第三年(九十六年)評鑑其餘的技術學院,第四年(九十七年)評鑑專科學校。

師培執行退場第一

在提到技職校院評鑑之餘,也不能忘記去年辦理的大學師資培育中心教育學程評鑑,其中有五所學校的教育學程因名列「三等」,成績敬陪末座,被教育部勒令今年退場停招,創下首度有大學校院因辦學太差,遭到退場關門的先例。

請點圖片觀看原始圖檔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