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大學校長:評鑑是督促大學系所進步的動力
文/陳曼玲

面對今年上路的系所評鑑新措施,大學準備好了嗎?大學校長的觀點又是如何?本刊特地專訪臺大、政大、元智、世新、臺北市立教育大學等多所公私立大學校長,大家異口同聲肯定辦理系所評鑑的功能與必要性,並且提出多項建議。

「系所評鑑是一件好事!」身為頂尖大學龍頭,國立臺灣大學校長兼國立大學校院協會理事長李嗣涔,對國內首次系統性的實施大學系所評鑑寄望甚深,希望藉由此一外部評鑑給予各大學壓力,一方面加速建立學校內部自我評鑑機制,一方面透過國家評鑑的力量,鞭策學校成長與進步,發揮評鑑的真正功能。

李嗣涔指出,評鑑是大學自我改進的重要機制,透過評鑑結果與過程中相關資料、數據的呈現,學校更能清楚自己的弱點,了解自我發展與條件限制,也能與國內外其他大學比較,謀求改善之道。

他與剛卸下私立大學校院協進會理事長職務的世新大學校長牟宗燦皆主張,大學系所評鑑勢在必行,尤其透過政府介入實施的外部評鑑,更是督促系所進步的動力。

QA 認可有保障

「臺灣的大學已經面臨生存危機,再不求進步,一定會有學校退場關門,但誰來關門?」牟宗燦語重心長的問。臺灣高等教育已供過於求,少子化又越來越嚴重,致使生源不斷銳減,未來大學倒閉將不是奇聞,他認為唯有用評鑑淘汰劣質學校或系所,才能比靠市場機制讓學校自然倒閉,更能保障學生受教權。

牟宗燦進一步指出,歐美大學評鑑行之多年,就是以「品質保證」、「認可制」為目的,國內也應由教育部或具公信力的單位,對各大學系所辦學良窳加以檢視,並將結果告知家長、學生,既可協助學生選到好學校,又能加速淘汰不優質的校系,「這樣的評鑑,是現階段臺灣教育刻不容緩的事!」

因此,對於高等教育評鑑中心今年開始啟動大學系所評鑑機制,身為董事之一的牟宗燦認為深具意義,也給予高度肯定,希望各大學能勇於接受這項由外到內的「健康檢查」,以各種方式支持評鑑中心的運作,評鑑中心亦應負起更多責任。

看問題見樹又見林

鄭瑞城

劉源俊

國立政治大學校長鄭瑞城表示,系所評鑑有許多好處,除了可以在合理公平的基礎上比較,還能「由小見大」,從不同系所的評鑑中發現學校共通的問題,加起來就是一個總和的校務評鑑;另外,過去校務評鑑委員兩天看一所學校,現在單評一個系所就得花二到四天時間,評鑑委員可以更深入發掘每個系所的優缺點。

另一項特點是「同中求異」。鄭瑞城說,只有以系所為單位,評鑑時才能意識到不同學校與不同學門應採取不同的衡量標準;但同時也能「異中求同」,或許在做了十年、二十年系所評鑑之後,從經驗累積中,臺灣可以發現出不同學校、不同學門之間,也會有相同的比較基礎,進而發展出一套共同的評鑑標準,「到時我們人文社會大學或許就不能再主張,不可以和理工大學一起比較了!」鄭瑞城幽默的說。

帶動學校自評風氣

被列為今年首波評鑑對象的臺北市立教育大學校長劉源俊也直言,過去國內師範校院鮮少辦理評鑑,此次大學系所評鑑的啟動,正好可以激勵教育大學開始自評,透過自我檢視,想清楚各系所未來轉型、發展方向並改善問題,對評鑑制度的建立也是個試金石。

坦承若不是教育部要評鑑,臺北市立教大可能不會主動做自我評鑑的劉源俊,雖然批評教育部欲藉著評鑑教育大學來檢驗師範校院轉型成果,是「一魚兩吃」,但他仍鼓勵教育大學不妨抱持「正向思考」的態度。

談到自我評鑑,國立清華大學七年前便已自主完成全校首次系所評鑑,當時的「推手」教務長彭宗平,正是目前元智大學校長,他回憶,那次自評對學校的幫助相當大,而此次教育部規劃的大學系所評鑑計畫,與過去清大所做的系所評鑑方法非常近似,對國內高教發展應該可以帶來很大的效益。

破除重公輕私

身為「唯二」入選教育部「頂尖大學計畫」補助的私立大學,彭宗平深信,此次制度性的全國大學系所評鑑,除能提升大學辦學品質,更能讓表現良好的私校出頭,激勵私大超越公大,打破長期「公私分立」的局面;同時刺激優質公大向私大取經,以提早落實法人化的目標。

彭宗平還直言,教育部的高教政策一直是「扶持公立、干預私立」,現在應該放手讓大學去做,就如同成立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放手讓基金會去做評鑑一樣。「當優質私大不斷往前進,教育部給公立大學的資源就不必再這麼多,對私校的管制與干預也可減少,官員就輕鬆多了。」

至於評鑑方式,曾經擔任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副校長的牟宗燦說,目前規劃以五年為一循環周期,每年評鑑十七、八所學校的作法,頗符合歐美國家的制度,且更能掌握評鑑品質與投入的人力素質;評鑑結果採「認可制」,更能讓有缺失、未能立即通過認可的系所積極改進。

不排名比排名佳

▲李嗣涔 ▲牟宗燦 ▲彭宗平

牟宗燦反對排名,他強調,此次評鑑著重在教學,各系所的評鑑指標與加權比重不盡相同,排名有失公平。彭宗平也期許此次評鑑不是為了排名而做,而是真正為了幫助系所而做,尤其對於先天資源、條件不佳,評鑑表現不好的校系,如何追蹤改進,甚至退場機制的執行,教育部都應有明確清楚的作法。

李嗣涔則主張,若結果呈現可以採用最具競爭意味的評比制,而且全國同一個學門、系所同時受評,以排名分出高下,對各系所自我成長、改進的壓力會更強;但現在教育部決定採用不排名的認可制,他也退一步認為,大學有了這次和教育部及高等教育評鑑中心「磨合」的經驗,未來國內的大學評鑑制度應該可以漸入佳境。

評鑑中心回應:
此次系所評鑑以教學為主體,基於各系的成立宗旨、目標、辦學特色不同,相互評比並不公平,因此不做排名比較,當未來本中心進行研究期刊論文評比時,即會使用排名方式公布結果。

評鑑不宜急就章

然而,儘管系所評鑑意義重大,學校也都支持系所評鑑上路,鄭瑞城仍不免遺憾,去年各大學連續辦完校務評鑑、教學卓越計畫及頂尖大學審查,累得人仰馬翻,部分審查甚至還爆發爭議,教育部應沈澱下來,利用今年認真做個總檢討,細細「反芻」去年一連串評鑑的成效,找出問題所在,修正作法,再好好規劃下一步。

「臺灣的高教政策『太急了』,急著馬上要有什麼表現出來!」他說,急不是不好,但有時反而會揠苗助長;不過,現在教育部受到立法院主決議的壓力,已經決定系所評鑑今年由十七所大學打頭陣,無法再轉彎,鄭瑞城只好建議大家抱著「做中學」的態度,邊做邊修正、檢討。

而臺北市立教育大學過去缺乏自評經驗,又在這波評鑑中首當其衝,劉源俊憂心教育部給的自評時間過短,中間還遇到兩個月暑假,學校要找評鑑委員恐怕不容易。

評鑑中心回應:
對於自我評鑑委員,本中心並無特別限制,各校系所可視實際需求酌予聘任。

評鑑委員是靈魂人物

彭宗平建議,攸關評鑑成敗的最重要關鍵為找到「Mr. Right」,評鑑委員必須是真正的「行家」,學術地位、公正性令人信服;但此次系所評鑑委員的遴聘多「就地取材」,以國內校長、學者為主,較少國外委員,在與被評者熟識之下,能否排除「人情」包袱,很中立客觀的「講老實話」,將影響評鑑結果的公正性。 

評鑑中心回應:
因考慮學校準備的評鑑資料都以中文呈現,故現階段並未遴聘不識中文的外籍評鑑委員加入,但也不排除邀請國外懂中文的教授參與評鑑。

國內評鑑委員方面,所有委員均應接受評鑑中心所訂的訪評規範,同時參與評鑑講習,並且認同此次系所評鑑的理念,評鑑中心也會擬定完整的評鑑手冊,作為行前講習重要教材;沒有參加講習或不認同理念者,本中心將不予遴聘。

牟宗燦也提醒,評鑑的程序與素質相當重要,過去參與大學評鑑的委員因為缺乏評鑑經驗,拿捏的尺度有時不盡相同,高等教育評鑑中心應準備完整的評鑑手冊,並辦理行前講習,讓所有委員在執行訪評時能有一致的作法與標準,減少歧異性。

他更建議同一學門的系所評鑑最好都能有兩名以上「常設委員」,由優秀的退休教授或系主任擔任,負責參與每一個受評系所的訪視,如此更能確保評鑑結果具有一致性。

評鑑中心回應:
為使訪視同一學門的委員能盡量固定,此次評鑑特別以學校作為分類單位,讓同一學門委員在一年內只需評鑑全國四分之一的學校,不必疲於奔命,則委員所需人數少,固定性就高;反之,若同一學門於一年內全部評鑑完畢,需要同時動員大批委員,固定性就不易達成。

評鑑機構也應受評

精研大學法的劉源俊主張,國內評鑑制度應先定義清楚,「系所評鑑」要做的是「學程評鑑」還是「學門評鑑」,以利後續評鑑作業的順利推動。他欣喜教育部已採納他的建議,同意性質相近的系所可申請聯合成一個學門來評鑑。

李嗣涔則希望未來國內的評鑑機制可以參考國外先進國家作法,在評鑑機構之上另有一個組織,負責認證評鑑機構是否夠格去評鑑學校,而不是讓評鑑機構只受命於教育部。

評鑑中心回應:
確保獨立性是評鑑中心的基本原則,也需要學界及社會支持。為使評鑑水準與國際接軌,本中心將爭取加入國際評鑑組織,並樂意接受國際評鑑組織的評鑑。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