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認可 vs. 排名
文/劉維琪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長

千呼萬喚始出來,專業獨立的大學評鑑機構「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終於誕生了!這個傾全國大學與教育部之力成立的基金會,不僅背負著學術界的神聖使命,更多的是來自民眾,尤其是學生、家長的渴求與期盼。有幸擔任首屆董事長,我非常樂意接受挑戰,並已經做好準備,有信心在現有基礎上大步往前邁進。

多少年來,臺灣高等教育缺乏的就是評鑑。大專校院數量已經突破一百六十所大關,學生人數也暴增至一百三十萬人,但「評鑑」為何物,社會的認知仍很有限。對於大學評鑑該怎麼做,有人強烈主張「排名」,希望高下立判;有人則偏向「認可」,只要將「不及格」的大學淘汰就好,「all pass」的學校則不必再分名次高低。

評鑑≠排名

而在東方社會對「競爭」與「排名」特別情有獨鍾,媒體也多半鼓吹「評鑑=排名」下,臺灣目前的情勢似乎以「排名派」略占上風,社會對「大學排行榜」一直有著熱切的期待。

但這也使得評鑑的任務更加艱鉅。作為曾擁有十多年主持多項大型評鑑計畫經驗,並且深入觀察、研究歐美大學評鑑制度的教育行政工作者,我深切體認到,大學評鑑應該更細緻的切成「教學」與「研究」兩塊來看。研究成果的評比可以排名,但教學為主的評鑑,則不應以同一指標進行排名。而系所評鑑正是以「教學」作為主體的評鑑,因為系所最重要的任務是招生、是將學生教好,而不是老師的研究成果有多麼傑出輝煌;試問:沒有學生存在,系所能生存嗎?老師又怎能存在?

因此,系所評鑑就是以教學為主的評鑑,評鑑結果不宜排名的理由,在於各系所成立的宗旨、目標、辦學特色都不相同,如何能用同一把尺去衡量?況且大學招生的依據是考試成績,不同學校的學生,素質本來就不盡一致,若能將入學成績在後段的學生「帶上來」,讓他們在畢業時能有顯著進步,根據孔子「因材施教」理論,這樣的大學系所,貢獻度難道會比學生成績在前百分之五的系所差嗎?

既然每個學校系所的貢獻度都不一樣,硬要將大家放在一起排名比較,只會扭曲了教學的本質,讓辦學失去特色。因此,系所評鑑應該回歸合理的評鑑方法,不做校際排名,只看各系所的課程、師資、圖儀設備、學生輔導等方面,有無有效的方法去達成教學使命與任務;有無自我改善機制去修正不適宜的措施,讓辦學理想得以實現。

「認可」不排名 「不認可」淘汰

簡單的說,認可制就是「品質保證」機制,也就是不排名制。只要系所能有嚴謹的品管機制,就能獲得認可,就能在高教市場繼續存活下去。有人以為不排名是姑息表現不佳的「後段班」學校;錯了,因為認可制即使不排名,還是有嚴格的淘汰規則,評鑑成績「不及格」的系所,照樣會被篩選出來。在這場生存遊戲中,沒有被淘汰出局的系所,無論名次高低都可以過關,不需要再一一分出高下。

然而,評鑑中心成立到現在,接到最多的詢問,仍是系所評鑑如何分組、校際之間用什麼指標來比較…等與「排名」有關的問題;身為首任董事長,我希望在三年任期內,將臺灣社會對「評鑑」的觀念與認知加以扭轉、導正,做出一個「不一樣」的「系所評鑑」,與「排行榜」分開對待,別再混為一談。

研究期刊論文排名 今年推動

至於研究期刊論文排行榜,是我三年任期內要做的另一件大事。現在許多大學想躋身研究型大學或國際一流大學之林,研究成果到底如何,確實有必要進行了解。研究成果的項目有很多,評鑑中心將針對研究期刊論文部分先推動,並從今年起選擇有共識的學門,根據過去十年的研究期刊論文發表成果,每年重新排名,但只排前面十到十五名次,後面的學校因差別已經不大,不必全部都排。

至於尚無共識的學門,評鑑中心預計花三年時間,對研究期刊論文排行榜的執行標準與方式建立共識。

決心在三年內突破傳統、做不一樣的事,我的心情就像一個辛勤播種、孜孜耕耘、等待收成的園丁。開拓的工作深具挑戰性,更亟需溝通與準備,歡迎各界貢獻智慧與創意,隨時批評指教,評鑑中心一定會以最開放的態度虛心接納,我也有堅定的信心,憑藉著能力、經驗及智慧全力以赴,與大家共築大學評鑑的新願景!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